张治中简介资料_张治中生平介绍_传奇故事

时间:2017-03-07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571 次

张治中简介资料_张治中生平介绍_传奇故事

现代中国历史上,在国民党的元老级人物中,有很多人与中国共产党保持着良好的关系,张治中就是其中的一个。全国政协原主席邓颖超曾经就说过:“文白(即张治中)先生是与共产党有长期历史关系的好朋友。从1924年开始,他在黄埔军校与周恩来、恽代英、熊雄等同志时相过从,曾为维护国共两党团结而努力。”

真诚友谊黄埔奠定

1911年,当时的中国,大革命正进行得如火如荼。而当时才21岁的张治中对于社会上所酝酿的急剧变革似乎一无所知。张治中刚刚从警察学校毕业,当了一名正式的警察。有了工作之后,张治中非常高兴,他给家人写了封信,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父母。www.guayunfan.com

当上警察后不久,张治中就发现这个工作并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样。张治中当时在警察分局住宿,但是连个睡觉的地方都没有,他就在巡警局厨房的一个茅草堆上睡觉。警察晚上要站岗。那时正是冬季,晚上起来很冷,而张治中却连一件像样的棉服都没有。冻得他直打哆嗦,但他也只能咬紧牙关,孤独地站立在寒夜的街头。

在凄凉暗淡的夜晚,张治中百感交集,他心想:我绝对不能这样过完一辈子。

张治中对所有有字的东西都非常感兴趣。一天,他在巡逻的时候发现街道拐角处贴着一则广告,上面写着:英语专修科夜班招生。张治中从来就没有学过英语,所以决定去登记处报名。从那以后,张治中除了要站岗,还要抽出时间去学习英文。他的同事们都不理解,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喜欢折腾自己。

由于执勤警察的空闲时间很多,别的同事在闲暇时间不是逛街就是打牌,但是张治中则埋头看书。张治中有个毛病,就是“捡字纸”,只要地上有一张带字的纸片,被他发现了肯定会捡起来看完。和张治中一起当警察的那些人,对张治中的这个毛病非常好奇。每天,巡警局里都会有大量的纸片被作为垃圾扔掉,这时候,张治中就拿着一个篮子,把那些纸片都捡起来。

许多人都把张治中的这个毛病当做是“不正常”,还有人经常借此恶作剧,他们故意把字纸扔在那里等他去捡。巡警局里的伙夫也打趣张治中说:“字纸有很多。你还不去捡吗?”其实,张治中之所以这么干,是因为他始终牢记私塾先生的一句话:“敬惜字纸。”

在那段时间里,张治中生活的全部就是:站岗、学英文、看报纸、读杂书、捡字纸……

终于,轰轰烈烈的革命让张治中的生活不再平淡。在某一个晚上,扬州燃起了革命的火焰。许多人都上街游行,宣告自己支持革命、推翻旧社会的心声,张治中也非常兴奋,他参加了热烈的游行。

张治中喜欢捡字纸的习惯在关键时刻让他的命运发生了扭转。因为他捡到这样一个纸条,上面写着:上海已经发动了革命,革命军已经武装起来,准备推翻旧社会。

当时,在扬州的大街小巷上,人们都在谈论光复,一时间“人心思汉”,革命军受到了人们广泛的支持。张治中觉得自己留在扬州站岗是在浪费大好的青春,在看到那张纸条之后,他决定前往上海。

张治中在来到上海之后,看见成群结对的学生军抬头挺胸、英姿勃发地走过去,感觉非常羡慕。所谓的学生军,指的是全都是由学生组成的军队,与一般三教九流参差不齐的军队当然有很大的不同。张治中也觉得,如果能够成为这样军队中的一员,肯定是一件非常自豪的事情,所以他便报名参加学生军。

经过筛选,张治中终于成为了学生军的一员。

差点被开除

1912年,“中华民国”正式成立。当时南京临时政府命令上海学生军调往南京,并且对他们进行了改编。国民政府将从各地来到南京的学生军混合编为陆军部入伍生团,张治中被编进了这个军的一营。有一次,张治中和一些战友在操场上踢足球,不慎被一个战友用钉鞋踢破了腿,几天之后引发了感染,伤口出血、化脓,不能上课也不能出操,张治中心中非常焦急。

这样一个学生拖了整个连队的后退,连部曾经有人提议:鉴于张治中很久都没有出操,建议将此人开除。幸亏张治中平时的表现非常好,有几个排长不同意开除他,这才化解了这次危机。

直到晚年的时候,张治中的腿还是经常会有毛病,张治中感慨地说:“这一条烂腿,险些误了我的前途。”

过了快半年之后,张治中的腿才完全好了。这时,南京临时政府也被取消了,张治中所在部队准备并入陆军军官学校,调到保定去。当这批学生从南京来到保定后,入伍生团并入保定陆军军官学校一事遭到了抵制,合并搁浅。

1912年12月,张治中所在部队被命令开往武昌南湖。

政治风暴时代

后来,张治中又被调往黄埔军校任军事教官。而此时黄埔军校的政治部主任正是周恩来,在共事的过程中,周、张两人相识相知,并且保持着良好的关系。周恩来对张治中完全拥护孙中山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三大革命政策,并身先士卒的行为十分赞赏。张治中则被周恩来渊博的学识和谈吐、气质、风度所倾倒。相近的政治观点与共同的理想,让周张两人成为了莫逆之交。

黄埔军校是国民党和共产党联合创办的,但它从创办之初就存在着派系之间的激烈斗争。张治中与周恩来、恽代英、邓演达等共产党人比较亲密,并且受到了马克思主义的影响,因此思想“左”倾,经常站在共产党人一边说话,国民党人则以此为借口多次批评他:立场不坚定。但张治中认为自己是孙中山革命思想的拥护者,自己的一言一行都无可厚非。

在黄埔军校的这段时间里,张治中曾经向周恩来提出参加共产党的请求。周恩来当然非常高兴,但还是不无忧虑地说:“共产党当然欢迎你入党,不过你现在已经是国民党内的重要人物了,而国共两党则有共同的规定:共产党不吸收国民党高级干部入党,但我可以保证以后我会全力支持你,让你在工作中得心应手。”

在那之后,蒋介石发动了“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屠杀了全国各地许多共产党员和爱国人士。共产党人则组建了自己的军队,用暴力手段对抗蒋介石的反动行径,从此国民党和共产党更是水火不容了。作为一名国民党高级将领,张治中也被国共斗争推到了艰难的境地中。在这非常时刻,张治中只能把精力转移到国民党军校,继续从事军事教育工作,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避免在两党正面厮杀的战场上与共产党人兵锋相见。

在国民党和共产党针锋相对的时候,日本侵略者趁机对中国进行大肆侵略,中国军民在极其艰难的情况下抵抗外敌的入侵。张治中主动请战,率领部队到淞沪抗战前线,与十九路军一起抗击日本侵略者,重创了来犯之敌。

西安事变爆发之后。由于共产党和平解决的正确方针,而且派周恩来前去调停,终于使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张治中认为中国共产党在这个事件中所处的立场是完全正确的,所以大力支持。

机场冷遇

到了1949年,国民党在内战中节节失利,企图和共产党讲和,给自己的反攻争取时间。当时,张治中被南京政府任命为首席谈判代表,来到了北京。

在谈判失败后,张治中并没有回到南京,而选择留在了北平。新中国成立后,张治中被任命为西北军政委员会副主席、国防委员会副主席,并当选为第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

关于张治中为什么会留在北京,其实与周恩来副主席有着很大的关系。

当时,南京代表团20多人来到北京,按照以往的惯例,周恩来副主席作为共产党一方的首席代表,应该到机场去迎接,但这一次周恩来没有去,其他共产党的谈判代表也没有去,去的是北平市副市长徐冰和东北野战军参谋长刘亚楼等人。张治中认为这是周恩来在冷遇自己,所以非常不高兴,也不理解。

到了晚上6点,周恩来和中共代表团其他成员赶往到六国饭店去看望张治中,并设宴招待,这时张治中心中的不快才烟消云散。

在吃过饭之后,周恩来问张治中:“你是南京政府的代表,还是蒋介石个人的代表?”张治中说:“我当然代表南京政府来的。”周恩来又问:“你既是南京政府的代表,为什么离开南京前还要到溪口去见蒋介石?”要知道当时蒋介石已经“下野”,退居溪口,按道理张治中在临行前根本不必去和他见面。张治中回答说:“蒋介石虽然表面上下野了,可是依然掌握着军政大权,和谈如果得不到蒋的同意,即便是和谈达成协议也没有用。”

听完张治中的这番话,周恩来当即指出:“张先生,不知你有没有想过,你这样做,等于无形中加强了蒋介石的地位,让别人认为蒋介石有能力控制南京代表团,控制和谈。”周恩来叹了一口气,接着说:“这种由蒋介石导演的和谈,恐怕我们不能接受,已经饱受战乱之苦的人民也不能接受。”

其实,张治中也对蒋介石有诸多不满。在和蒋相处的25年中,张治中以敢言被称道。最值得一说的,是张治中三次上蒋介石万言书。

第一次是1941年,张治中就“皖南事变”向蒋上万言书,痛陈对中共问题处理的失当,力主国共合作,共同抗日。

第二次是1945年11月,张治中上万言书,主张用政治方式解决问题,反对重新挑起内战。

第三次是1948年夏天,张治中三上万言书,痛批国民党政策失当,并将之归咎于“领袖”独断专行,甚至称蒋“为世界各国领袖中脾气最坏之一人”。

由于对蒋介石不满,再加上周恩来又对张治中温言相劝,对他阐明了当前的局势,规劝他不要在回南京为蒋介石服务了。张治中深受启发,遂决定留在北京。从那之后,张治中再没有离开过北京城,1969年,在北京病逝。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