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备反攻,北上曹甸建基地_关于粟裕的故事

时间:2019-08-25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24 次

准备反攻,北上曹甸建基地_关于粟裕的故事

1944年4月中旬,粟裕骑着陶勇送给他的那匹东洋大马离开东台县三仓河,踏着春风来到宝应县西安丰镇固晋村一户人家门前。

房东叫乐夕,没见过大官,初见粟裕有些拘束。

粟裕看他紧张,就请他抽烟,和他拉家常。警卫员和楚青将房子收拾好时,粟裕和房主两人已如同老朋友一般亲密了。

住在固晋村的还有陈丕显、叶飞、钟期光,其他军政干部如管文蔚、季方、刘先胜、朱履先、陶勇住在祁吉村。(www.guayunfan.com)

粟裕住下来后,白天开会、训练,晚上批阅文件。测绘参谋秦叔瑾、毛瑞洧得知粟裕到固晋后,特意来向粟裕汇报了草荡、水网地区地形与地图严重不符的情况。

一般来说地形会有一些变化,但不会太大。秦叔瑾估计是以前草荡土匪很多,国民党国防部测量局的工作人员不敢或是不能实地测量,就估计加统计地画了交差了。

粟裕知道后要秦叔瑾他们集中力量调整测绘。因为除了苏中军区和一师机关单位外,还有一团、七团、五十二团等主力团近万人也要进入这个地区整训,迫切需要数据准确的地图。

秦叔瑾等人立即发动各乡有关人员通力配合,主要修正娄王庄、湖垛以西,沙沟、射阳镇以北,西安丰、涧河口以东,东沟、益林以南近十幅五万分之一地图。

随后苏中区党委、苏中行署、苏中军区暨一师师部等机关进驻西安丰镇后,苏中党校、《苏中报》报社、江淮印钞厂、华中印钞厂、华中军机处第一总厂、榴弹厂、香烟厂等近30个单位也迁入西安丰镇。西安丰镇成为苏中区新的政治中心和军事指挥中心。

各机关单位安顿下来后立即进行整风运动。区党委党校以抽调县、团级干部为主;各地委整风队以抽调区、营级干部为主;抗大九分校则以调训连、排级干部为主。领导干部先是学文件,交流学习心得和体会,然后是对照检查、自我反省。

学习的内容是毛泽东和刘少奇的22个文件。干部们除了学习规定的文件外,还相互传阅苏联作家肖洛霍夫的小说《静静的顿河》,考涅楚克的剧本《前线》。

粟裕多次和陈丕显去党校和九分校做辅导,与大家交流整风学习的心得体会,西安丰的原野留下了粟裕奔波的身影。粟裕的苦心经营,也使这个地区成为他日后渡江南下进军苏浙和转入抗战反攻的重要基地。

时值田里麦子黄熟,老百姓都在发愁。固晋村落后、百姓贫穷,眼下正青黄不接。再有就是小麦收获后该种水稻,老百姓缺少稻种。

粟裕得知后就和苏中区的“财神”朱毅一起为群众想办法。

朱毅是湖北汉阳人,时任苏中行署的财政经济部长。他这个部长是科班出身,曾在日本明治大学学习,专攻政治经济。“九一八”事变后,他弃学回国抗日。他财经知识渊博,办事豪爽,被陈毅称为“理财专家”。

朱毅受命成立工作组,从苏中区挤出资金,贷给老百姓,让老百姓买种子。

那时农业科技不发达,庄稼收成都很低,棉花只收几十斤;麦子有的100多斤,有的200多斤,收到300斤就算好的了;水稻一般300 ~ 500斤。为了减轻农民负担,根据中共中央“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指示,粟裕号召开展大生产运动。

大生产运动在其他抗日根据地早就开展得如火如荼,以王震的三五九旅和南泥湾最为著名,连毛泽东都在延安亲自种辣椒。但大生产运动得有一个条件,那就是稳定的环境。以前因为敌伪“扫荡”频繁,苏中机关驻地经常转移,环境很不稳定。现在估计在宝应至少可以住几个月不必移动,有条件进行生产。因此,粟裕和苏中区其他领导制定了《苏中区垦荒条例》,开荒种地一时蔚然成风,单苏中公学就开垦了50亩荒地。

粟裕自己动手,利用田边隙地种了一些西红柿、茄子、豆角之类的蔬菜,一有空就除草施肥。

附近百姓知道粟裕虽是新四军的高官,但人非常的和气,好打交道,而且西红柿是他们没有种过的蔬菜,所以常常来看稀奇。他们看到个子不高的粟裕始终精神十足,好像有用不完的劲,干起农活来样样在行时,常常流露出惊讶和佩服的表情。

粟裕很快就和当地百姓交上了朋友。他发现很多贫苦人家没有水车、农船。没有水车,生产有困难;安丰区地处绿草荡,七沟八叉,没有船等于一个人没有腿。他找到了村长乐立伟。

乐立伟说:“有什么办法呢?买种子的钱都是贷款买的,哪里还有钱买木料夹车、钉船呢?”

粟裕说:“我们一起想办法搞木料,给你们夹车、钉船。船钉起来,平时给你们种田用,打仗的时候给我们军队用,你看行吗?”

乐立伟一听高兴地说:“行!行!”

粟裕微笑着拍拍乐村长的肩,嘱咐他明天派几条大些的船跟部队去装木料。

第二天一大早,粟裕集合一部,分派人员和船只,下令说:“方圆几十里范围内,所有无人看管的寺庙、庵堂,统统给我拆光。木材我们自己留一点,其余给乐村长。”

“是!”

战士们四散而去,很快就将搜集到的木材装到乐村长派来的船上运回固晋村。

乐村长召集木工,将拆下的木材,能夹车的夹车,能钉船的钉船,小一点的打制成饭桶、水桶、面盆、澡盆等。结果一下子钉了好几十条木船,夹了几十部水车,全部分给最贫困的农户,解决了种田和交通的困难。

粟裕特意嘱托木工给每家打一把木锹,平时作为农具(小泥合子),战时作为划船的工具。

车桥战役结束后,粟裕想在二、四分区发起对日伪的新一轮反攻。他这是在做战前准备。

车桥战役后,驻徐州的第六十五师团长甲渊四郎恼羞成怒,曾派出部队进行报复。因为六十五师团被一师击毙大队长、中队长数名,且尸体都无下落。但他们行至离车桥几里路的地方,从望远镜观察到苏中部队正严阵以待,就不敢再向前走了,只是派来3架飞机到益林、东沟、凤谷村上空盘旋做侦察,随后对益林以东地区进行轰炸。第二天,又派3架飞机轰炸西安丰、马家铺、青沟等地。

此时苏中区敌人调动频繁,船引师团调走,取而代之的是山本旅团长,正在交接防务。东台集结敌人2000多,兴化、临泽至界首线集结敌人1000多,泰州海安线集结敌人达2000多,如皋、黄桥、靖太地区敌人亦大有增加,有于最近对苏中第一、第三分区进行大“扫荡”,并于“扫荡”后进行“扩展清乡”、对第二分区进行“强化屯垦”的企图。

粟裕说:“我认为敌人已无多大兵力增调苏中,我们对敌人的‘扩展清乡’、‘强化屯垦’应采取打破的方针。至于第四分区的反‘清乡’,则仍提‘坚持反清乡’,不提‘粉碎反清乡’,因为过早地提‘粉碎’容易引起轻敌和急躁,导致敌人的报复,使群众遭受不必要的损失。同时,这时我们的领导重心,已经转向准备反攻,第四分区形势如再度紧张,对全局会有干扰。”

为了稳定四分区的形势,粟裕将三旅七团和特务四团归建,回四分区参加反对敌伪的“扩展清乡”。

粟裕、叶飞将特务四团的程业棠叫到固晋,令程业棠率特务四团回四分区作战。

程业棠受命后率特务四团离开西安丰镇,南下插向四分区,突破日伪封锁线,进入串场河以南“清乡”区。5月19日夜间,天空飘着毛毛细雨。特务四团全副武装,不顾天黑路滑,靠着雨夜的掩护,一路急行军,不声不响地直插日伪据点——童家甸。

童家甸地处如皋、南通两县交界处,只有数十户人家。那里位置偏僻,反“清乡”斗争初期很少为外人注意,是如皋县掘马南区抗日军民秘密活动的中心和南通县警卫团经常落脚的地方。1944年初,日伪进行所谓的“高度强化清乡”后在此构筑碉堡。

午夜时分,部队到达目的地,团长程业棠亲自察看地形,立即部署战斗。

攻击开始后,整个战斗过程简直就是车桥战役的翻版。先是突击组员偷偷越过壕沟,突过篱笆缺口,冲进圩子。被敌哨兵发现后立即开火。经过三小时的激战,特务四团彻底解决了敌人的中心碉堡,守敌仅有6名伪军逃窜。童家甸战斗打响后,二窎日军警备队长中根正秋闻悉带领日军、伪警察12人,携带步枪8支、轻机枪1挺、掷弹筒1个,赶来增援。拂晓时分,增援的日伪军在童家甸以南陷入了特务四团预设的伏击圈,被全歼。

打下童家甸后,四分区东南警卫团攻克竖河镇日伪据点。但由于敌据点较密,敌各路援兵迅速赶到,特务四团和东南警卫团打下童家甸、竖河镇后又被迫撤出,敌封锁线被撕开的口子又被敌人堵上。

同日,二分区为了粉碎敌人的“屯垦”计划,台北独立团在东台七灶附近的河流拐弯处设伏打击敌人从东台经白驹、刘庄镇至大中集装运物资的汽艇。根据敌情,团长彭寿生的部署是,一连担负伏击敌汽艇的任务,二连两个排(欠一个班)阻击大中集可能增援之敌;西团游击连配合二连一个班埋伏阻击从白驹经西团可能增援之敌,小海游击连的两个班和团部侦察班阻击新团可能增援之敌,并在敌汽艇到来时,设法袭扰,迫其靠近南岸;团部指挥所随一连行动。

下午1点多,敌汽艇驶入伏击圈,团长彭寿生乘敌尚未上岸下达了攻击命令。战斗打响后,团书记申易一面用日语喊“缴枪不杀!”“新四军优待俘虏!”一面投出两颗手榴弹炸坏了汽艇的发动机。敌人在我军突然打击下,有的跳水,有的慌忙还击,还有十几个敌人上岸抢占滩头,妄图抵抗。副连长张新体带部队抢占汽艇,连长严明带部队解决上岸之敌。经半小时激战,击毙日军13人、伪军22人;俘日军6人,内有日棉统会东台库库长清水亥三郎、日特机关负责人浦和及翻译官柬俊卿,俘伪军14人,其中有伪东台县县长吕景颜、秘书、副官、伪军分队长等;缴获轻机枪2挺、步枪21支、快慢机4支、各种子弹300多发、指挥刀4把、望远镜1架、照相机1部、伪币21万、敌“屯垦”计划文件2包,还有很多其他物资。

随后,各县警卫团、区队、民兵攻克日伪据点28处,歼灭日伪军近千人。

这一天,侦察科严振衡向粟裕汇报最新的敌情:新来的山本旅团长26日到宝应巡视,如皋的伪第三十四师召开团长会议讨论“清乡”事宜,并决定该师每团抽一个营参加“清乡”。

粟裕说:“敌‘扩展清乡’何时到来虽未能完全断定,但我对其企图与部署已大致明了。为更有力地坚持苏中斗争与巩固苏中根据地,必须予敌以惨重打击,使其不敢轻易尝试‘扩展清乡’,进而完全打破其‘扩展清乡’的计划。”

6月3日,粟裕发电给军部,提出以二、四分区力量组织一次较大的战役,军部复电表示同意。

抗战到了这个时期,反据点斗争是一切工作的中心环节。要用一切办法来达到反据点斗争的胜利,使敌人被逼放弃小据点,集中到大据点,并使大据点一个个处于孤立局面。

粟裕为此制定了详细的作战方案:战役以四分区的南坎据点为攻占主要目标,得手后可乘胜打下八总据点,最终目的是打开敌封锁线上的缺口。以彭德清和张云龙指挥的七团附炮兵连为主攻部队,程业棠的特务四团担任阻击歼灭掘港援敌的任务,吉洛、梅嘉生指挥二分区特务团担任阻击丰利出援的敌人的任务。同时,四分区挺进支队及各地方部队、民兵积极行动,适时乘机攻占“清乡”圈内薄弱据点。在如皋地区的部队应在掘港、马塘、岔河之线进行破击战,以阻挠如皋出援之敌。三分区特务团全部及如西、泰州两地方团在通如线上或如皋至石庄线上选择薄弱据点,同时实行攻击,使通如地区的敌人无法出援。联抗部队转向堤东,向富安、安丰之线攻击,使敌人不能向南增援。一团佯攻台南线之日伪据点。

粟裕原打算亲自指挥夏季攻势,因突然接到华中局、军部的电报,要求粟裕立即赶到盱眙的新铺去,商讨要事。粟裕决定原战役计划不变,由副师长叶飞按既定方案部署战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