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镇启海,机动灵活反“清剿”_关于粟裕的故事

时间:2019-08-25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21 次

坐镇启海,机动灵活反“清剿”_关于粟裕的故事

1942年6月,为削弱苏中区的新四军,同时掠夺这一地区的人力和物力资源,南浦受命对苏中地区进行分区“清剿”。

南浦组成以日军1500多人、伪军2000多人的机动突击大队,配以大批特务,企图寻歼启海地区的新四军主力,彻底摧毁抗日地方武装和基层政权。为此,日军提出了“三分军事,七分政治”的口号,成立了“清乡”队,准备了大量的传单和画报。

“清剿”发动之前,日伪军先行在包场、六甲、吕四等地增筑据点,加修四甲坝到吕四的公路,与海启公路构成平行线,从九门闸至青龙港、四甲至吕四建立起一道封锁线。同时在江上、海上增派汽艇巡逻,封锁水路交通。日军的目的是先将新四军困在启东、海门地区,然后集中兵力攻打,一举将这一地区的新四军消灭。

面对严峻的形势,粟裕将后方机关经三甲由海道北移二分区王家舍地区;抗大九分校先行结业,经二分区北移盐东地区。机关分为前方指挥机关和后方梯队。由粟裕指挥前方指挥机关,而后方梯队一时没有合适的人来指挥。粟裕即调三旅张震东来当一师参谋长,由他指挥后方梯队。(www.guayunfan.com)

12日,日军开始对第四分区海门、启东地区进行第一期“清剿”。日伪军自西向东兵分六路齐头并进,稳扎稳打,每到一地就留下一些兵力修据点。

参谋长张震东刚走马上任时,师部驻在一个叫陈家酒店的村庄。他才到任,日伪军就三面围了上来,想把师部一锅端。粟裕乘敌人包围圈尚未合拢,当即率部向缺口转移。

那天行军路线是侦察科严振衡拟定的,也得到粟裕和张震东的批准。到了下午2点,眼看敌人就要追上来了,严振衡引领部队进入一条小路,路两旁是高高的芦苇,十分隐蔽。但张震东看了看地图,突然发起火来,命令部队停止前进,对身边的参谋喊:“走错了,快把严振衡叫来!”

严振衡接到命令赶紧跑过来向张震东解释说没走错路。粟裕听两人在嚷嚷,快步走了过来。严振衡指着地图说:“敌人已三面围了上来,很快就要到达这里。我们从这条小路直接插到齐安镇南面,跳出包围圈。”

粟裕头脑里有一幅活地图,说:“这条路我走过,没错!”

于是继续前进,安全冲出包围圈。突围后,粟裕命令张震东带机关后方梯队跳出海启地区,转移到敌后通中地区去。

张震东走后,粟裕带着作战科长周蔚昌、警卫连、特务一连、侦察排的一部分短枪班、一部电台、两个给养员仅50余人留在“清剿”区内,领导全区的反“清剿”斗争。

日军每到一个地方,就留下一些兵力修据点。一天一夜,就可以修成一个有两米高围墙的据点,每个村子都会修这样两三个。据点设下后,日军以一部分兵力据守,另一部分兵力“扫荡”,每日轮换一次。

不到一个月,日伪军把通如、海启地区能占领的重要城镇都占了,据点由以前的130多个增加到200多个。

南浦除了进行军事“扫荡”,还从政治、经济多方面着手以彻底摧毁抗日地方武装和基层政权。

据点构筑好后,日伪军在据点成立办事处,特务和“清乡”队进入各村庄反复搜索、清查户口、编制保甲。

日伪军对上层士绅一律采取争取政策,如下委令、送聘书,高薪请士绅当参议;伪造士绅反共谈话在报上发表,挑拨离间新四军和士绅的关系。对乡保长则笼络争取,查问公粮下落以及抗属、农抗人员情况,对不从者以烧杀来威胁。对农抗会员采取逼其自首政策,迫其为敌工作,若拒绝工作或工作做得不好即行杀戮。对抗属中的干部家属,先利诱之,要其迫使子弟回来为敌工作,对不从者就以烧杀威胁;对战士家属则大肆烧杀。对地方武装采取内奸政策,派奸细打入地方武装,组织拖抢逃跑与集体叛变,有时甚至绕过新四军主力专打地方武装,以达到消灭地方武装,孤立新四军主力的目的。

为了离间新四军与老百姓的关系,日伪特务及“清乡”队向老百姓宣传日军“只打新四军,不打老百姓”,“不交公粮给新四军,皇军就不来扫荡”,“赶走了新四军才能得太平”,“中国人不打中国人”,并夸大日本在太平洋的战绩,造成日军战无不胜的假象来迷惑民众。日伪还把新四军的战绩列了一个表,但在每次胜利底下都画个“?”,用东台、盐城、海安、丰利等地已被日伪占据来暗示新四军丧师失地,民众跟着新四军没有出路。

日军所到之处大捉壮丁,同时设立“统制委员会”掠夺物资,只要是日伪可利用的东西就全部抢去,甚至桌子等家具也运往上海,没用的就地销毁,甚至将门板、屋梁拿去填坝塞河。还在某些地区实行“三光”政策。

为了进一步欺骗民众,他们把抢掠来的物资或从日本运来的大批日货进行倾销贱卖,而且宣传说:“新四军打走了,才有便宜货买,民众才有福利。”

20日,粟裕根据敌情,以苏中区党委、一师、苏中军区联合名义提出反“清剿”的总方针:立即全面动员,团结党政军民开展以反“清剿”为中心的群众运动,以政治重于军事的原则,坚持苏中斗争,争取反“清剿”胜利,粉碎敌人的“清乡”企图。

粟裕让身边的参谋带上侦察员分别下到武工队里指导工作,并了解和收集“清剿”区内的情况。留在启海地区的三旅七团、八团和南通警卫团按粟裕的指示就地坚持,展开游击战打击敌人。七团和八团与敌人捉迷藏,反复纠缠,不断予以袭扰,常常以连、排为单位尾随在“清剿”的日伪之后,捕杀日军和伪军小股部队或掉队落单的士兵、特工人员和汉奸。日伪军白天出击,却找不到新四军的影子,只看到空旷的田野和坚壁清野的村庄。等一松懈,开始撤回据点时,新四军却找上门来,迅速吃掉他较弱的一股,日伪被打得焦头烂额、首尾不能兼顾。等日伪的增援部队赶来,新四军早已无影无踪。南通警卫团在梁灵光率领下化整为零,打游击战。敌人搞堡垒政策,他们白天修据点,新四军就晚上破据点。

为了粉碎日军的“清剿”计划,粟裕又命令各部队向日伪军发动一次反“清剿”的总攻势。二分区部队袭击了李堡、角斜的据点。25日,三分区一旅二团和三团攻克泰东唐洋区的小灶据点,毙伤日伪军60余人,俘日军1名、伪军60余名。28日,四分区南通警卫团在政委张文碧和团长梁灵光的率领下,以4个连的兵力冒雨奔袭海门县城茅家镇,并攻入城内。毙敌伪近百人,俘伪军警70余人,日本商人2名,缴获枪械数十支。此战抓的伪军俘虏经教育后全部放掉,日本商人则送到军区。

经审问,两个日本商人中一个是日本某大财阀的儿子。一师以此与日方谈判,成功用这个日本人换取了一大批紧缺的战略物资(此事据当事人张文碧回忆)。此战胜利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扩大了我军的影响,创造了新四军抗日地方武装攻入县城的先例。

这仗打完没几天,政委张文碧被一个电报召到师部。

粟裕对他说:“张文碧,交给你一个新任务。中央、华中局决定开辟浙东敌后战场,谭启龙已去主持创建根据地工作,你去配合他工作。”

粟裕在6月5日发了一个给华中局及军部建议电,建议发展的地方也不止浙东,还有皖南、苏南、浙西、浦东。军部收到粟裕的电报后十分谨慎,于21日报中央,认为“目前仅可准备,不宜轻动,看清大局再动”。24日,中央复电新四军部:“所见甚是,皖南浙西只可发展游击,我主力不可南进。”随着浙东局势明朗,军部经过研究后采纳了粟裕发展浙东的建议,决定从军部、一师抽调干部加强浙东的领导力量。

昔日在江南指挥部时,粟裕反对新四军向浙江发展,是因为其时浙江境内第三战区国民党军实力雄厚,去浙江会与国民党军争地争利;现时势转变,从浙江沿海到福建再到广东,沿海都被日军占领,成了敌后地区,现在去浙东是向日军要地。将来一旦扎下根来,在反攻时直接威胁宁、沪、杭。有战略眼光的粟裕自然明白其中利害。

华中局做出开辟浙东敌后战场的决定后,粟裕在苏中区尚极度缺乏干部的情况下抽出得力部将予以支持。除张文碧外,粟裕抽调的干部还有刘亨云、余龙贵、罗百桦、余旭、张季伦、张浪、戈阳等人。他们在军部抽调的何克希率领下踏上了奔赴浙东的征途。张文碧、刘亨云也没有辜负粟裕的期望,他们配合谭启龙、何克希对浙东敌后战场的建设起了极为重要的作用。

在抗日军民的打击下,日伪被迫于7月初停止对海启地区“清剿”,将重点转向三分区。

7月6日,粟裕作出组织第二次攻击战的部署,令三分区按其原有部署以一团一部配合地方武装原地坚持,二、三团转移到适当地区休整准备在二分区范围内对敌发动攻击;三旅准备向敌反攻,王必成二旅、温玉庭十八旅做好准备配合行动。未几,日军集中6000兵力于7月10日开始对第三分区靖江、如皋、泰兴地区进行第二期“清剿”。8月9日转至一分区江都、高邮、宝应地区进行第三期“清剿”。

如此一来,四分区又只剩下保田大队了,四分区顿感压力缓解。三旅发动反攻以策应其他分区的反“清剿”斗争。

8月9日,七团和南通、东南警卫团向石港守敌伪第三十二师曹立江部发动攻击。经过两天一夜的激战,俘伪该部副团长以下500余人,缴获轻重机枪6挺、长短枪345支、电台1部,拔除据点16个,将碉堡全部平毁,同时击退金沙、马塘、孙家窑增援之敌。

这个时候,身处启海“清剿”中心区的粟裕处境极其危险。一天晚上,粟裕带指挥所隐蔽在一个村子的一角,村前村后都有敌人在行进。日军还跑到粟裕住房后面一户人家,砸开房门,抓了一个人当向导。粟裕不动声色,你不挑门帘,我就不打。

到了9月,粟裕决定带七团跳出敌人的“清剿”圈。他率七团经过一夜的急行军,来到了六甲镇东北方的范公堤边上,在那里休息了一天,准备晚上转移到二窎镇休整。

傍晚时,侦察参谋来报告粟裕:海面上发现敌人的几艘大帆船,还有钢板划子,在急速向范公堤开进;与此同时,六甲镇据点的敌人,集结了三四百名,也有出来骚扰的征兆;西北方向的大同镇,敌人也增加了200多名。

粟裕一言未发,沉思片刻,断定这是敌人想从水陆三面合围我军。此时,新四军在堤内,日军在堤外,当中只隔着一条范公堤。这时谁先占领大堤对谁有利。粟裕立即命令七团抢先占领范公堤。

6点左右,日军靠岸登陆。粟裕在堤上一声令下,刹那间,枪声大作,打得日军纷纷倒地。日军也向堤上猛烈开火,掷弹筒发射的炮弹在堤里、堤外爆炸,子弹在空中尖叫着乱飞。七团占着有利地形,居高临下;而日军没有任何可以掩蔽的地形和工事,因而死伤惨重。

战斗中一颗子弹击中了作战科长周蔚昌的膝部,在他腿上穿了一个洞。粟裕听说周蔚昌受了伤,先是一惊,知道没什么大碍后才放了心。等到枪声渐稀,粟裕登上大堤举起望远镜一望,海滩上日本兵倒下一大片,剩余的日本兵还不死心,正组织再次冲锋。这时,侦察员又来报:“大同镇、六甲镇的敌人也已出动了。”

粟裕让七团集中轻重机枪向海滩射击,然后全团悄悄撤出范公堤,继续向二窎镇进发。粟裕让受伤的周蔚昌骑上他的小黑马过了“清剿”区,顺利转移到二窎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