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名人故事 再掀攻势,为开通道攻南坎_关于粟裕的故事

再掀攻势,为开通道攻南坎_关于粟裕的故事

时间:2020-08-25 名人故事 联系我们

再掀攻势,为开通道攻南坎_关于粟裕的故事

粟裕下达南坎战役作战任务时,主攻南坎的七团正在宝应县益林一带休整练兵。粟裕令七团归建三旅,由陶勇指挥参加南坎战役。

6月22日,彭德清率第七团离开益林前往如东县苴镇地区,当天夜抵东台县李堡,第二天进入如中地区。

如中是四分区“清乡”的边沿,情况复杂,敌伪军时常出来“扫荡”。彭德清以一营为右梯队,团部率二、三营为左梯队,两梯队以战斗姿态并排前行,搜索前进。这样如果遇到敌人,七团可以左右开弓,各营互相配合,协同包围歼敌。

上午8点左右,七团两个梯队如两条长龙,奔驰在广阔的如中平原上。七团的左梯队以三营为前卫,团部、侦察连、教导队为本队,二营殿后。进到耙齿凌时,彭德清、张云龙、俞炳辉等人听到左前方传来了清脆的枪声。(www.guayunfan.com)

“脚下已经接近‘清乡’区了,莫非有敌人前来骚扰?”彭德清一边想一边决定使用前卫三营打它一仗。他立即带侦察班策马加鞭赶到前方。然而走到前一看,没看到三营,却看到平原上黑压压的一片日伪军。粗略估计有一百多个日军、三四百个伪军。这股日伪军正在向西匆匆追赶,看情形像是在追击如东县的地方部队。

原来当天拂晓前,驻栟茶据点的日军加藤中队(隶属小林师团菊池联队)与伪二十六师欧阳志诚一部奔袭如东县警卫团及县大队,在大镇港、小镇港一带咬住如东县警卫团。如东县警卫团与敌接火后发现敌强我弱,即分数路边打边撤,在洋涨庵附近甩掉了尾追的敌人。日伪军循迹追到耙齿凌,与南下的七团狭路相逢。

七团打车桥时打得不过瘾,因为他们消灭的主要是伪军,不像廖政国的一团,打死的400多敌人全是日本兵,还抓了24个活的。彭德清想起这心里就痒痒。所以在前往南坎的途中,彭德清下令部队摆出战斗姿态,准备来一个搂草打兔子,活捉几个日本鬼子来弥补车桥战役的遗憾。看到日军和伪军的那一刻,彭德清兴奋了,机会来了。

彭德清决心咬住它,吃掉它。他立即派出三路侦察员传达命令,调右梯队一营由南向东北打,调后卫二营上前正面迎敌,命令前卫三营挡住敌北逃去路并回头打,合歼敌人于耙齿凌。

彭德清领着身旁仅有的警卫员和侦察员,加上来接应他们的女区委书记季玲几个人,登上一座独立家屋房顶监视敌人。

一会儿,副团长张云龙率团部人马赶到。彭德清一看二营还没来,派人通知团部后面的教导队跑步上来正面堵住敌人,团直机关人员则就地展开,占据有利地形。彭德清下令将机枪连的六挺重机枪全部架到前沿,向着日军和伪军“哒哒哒”猛烈扫射。

敌人被机枪一扫后立即缩进一片乱坟包内,随后派出一小队日本兵向彭德清所在的独立家屋杀了过来。一个军官挥着战刀,指着干沟,不停地号叫着。

那干沟横贯东西不见尽头,沟面很宽,沟底很深,两旁筑有高高的沟堤,是地方武装为掩护群众转移、便于对敌作战而挖出来的一条野战防线,也是一条很安全的交通壕。敌人一旦完全占领它,七团整个部队便要暴露在开阔地上,那就很被动了。

当时日军已冲到干沟南面,而二营部队还没有赶上来,幸好教导队队长秦镜及时赶到。

秦镜问清敌人的方向后,拔出驳壳枪,率教导队杀向日军。教导队是七团的骨干训练班,队员全是具有战斗经验的正、副班长。这一百多个队员如饿狼一样扑向敌人。日军用手雷炸他们,他们捡起来不及爆炸的手雷反炸日军。日军害怕了,退却了。那个军官挥着战刀,头也不回地逃到南面去了。

此时躲在坟包里的日军没有增兵干沟,反而派出两个小队,向东北、西南冲过去。

日军开始以为他们遇上的是新四军的地方部队,一交手,立即发现情况不妙,知道遇上了新四军主力部队,慌乱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企图杀开一条血路冲出去。他们派出部队试攻东北、西南两方向,这倒给了七团一个分割、围歼的机会。

彭德清立即命令二营由西南向东北追歼日军,三营掉头负责吃掉向东北前进的一个小队,右梯队一营负责向西南方面前进的那个小队,教导队守住干沟不让日军脱身。

战斗激烈进行时,彭德清正全神贯注地用望远镜观察敌情,对面房子里突然冒出一个日本兵举枪瞄准彭德清。警卫员一边大叫“团长”一边举手用力拖了彭德清一把。彭德清回头一看,只听“噗啦”一声,子弹从彭德清耳边擦过去,将警卫员的手掌打穿了。其余的人一齐开枪还击,打死了那个日军。

日军全是一副顽抗到底的样子,战斗极为惨烈。

二营林少克指挥部队进攻一座有三个日军的草房。战士们用日语喊着,要他们放下武器。日军没有回答,但等战士们靠近草房他们就投手榴弹、开枪,死不投降。

逃到干沟南面的那个日本军官带着三个兵慌慌张张地向南逃跑时,被追上去的秦镜用手榴弹炸伤了三个。这三人在逃跑无望的情况下冲进一间火焰熊熊的房子集体自杀。剩下那个军官拉开架势瞪着秦镜,瞪了有一会儿后提刀与秦镜拼命,后被秦镜一刀击杀。

东南战场上,三营副吴景安带着九连的一个班去侦察情况,半路上和一小队日本兵遭遇。吴景安毫不畏惧,带着人杀了上去,在战斗中以身殉国。

所有战斗结束后,秦镜从挎包里掏出了那名日军军官的帽子递给彭德清。彭德清看看那顶军帽,发现里面绣着四个字:“加藤大尉”。

一战打了不到三个小时,七团消灭加藤大尉以下100多日军、100多伪军,生俘小队长以下日军14个、伪军200多个。

遭遇战枪声刚停,七团顾不上休息,直奔南坎方向。当晚七团绕过丰利,到达苴镇地区,在那里,彭德清将那顶日本军帽交给三旅长陶勇和政委吉洛。

陶勇和吉洛对七团这一仗十分满意。陶勇告诉彭德清:“内线同志报告说,日军召开了紧急会议,正在商讨如何加强防御问题。”

政委吉洛说:“这就是说,他们顾不得再搞什么‘扩展清乡’,快完蛋了。”

按战前部署,七团在南坎战役中的任务是攻打南坎,但陶勇告诉他,七团的任务改为打援,原来的攻坚任务由程业棠的特务四团担任,如皋警卫团负责解决鲍家坝和八总庙等伪军据点,掘东游击队民兵则负责运送弹药、救护伤员等。

彭德清领了作战命令,怏怏地回到驻地部署下一步的作战方案。

按常理应当用七团主攻南坎,因为七团的攻坚能力是最强的。他们打车桥前曾正经八百地练过攻坚,又有打车桥的实战经验。陶勇和吉洛改变部署,估计是想让经过一场血战的七团有个缓气的时机,同时让生力军特务四团攻坚以增加胜算。耙齿凌一战,七团取得大胜,但也牺牲吴景安副营长以下97名官兵,另有80多人被刺刀刺伤。

特务四团接到作战命令后,团长程业棠、副团长舒雨旺、参谋长康昌荣等人,根据地方党组织提供的情报,对南坎据点守敌的兵力、工事设施、武器装备及地形,反复进行了侦察核实。

南坎靠近黄海,是一个有200多户人家的海滨小镇,也是日伪篱笆封锁线最东面的一个重要据点。这里设有一个大检问所,驻有日军一个小队,伪军一个连,兵力不到200人,加上一些伪“清乡”机构办事人员,共有300人左右。南坎敌人不多,但工事坚固,武器精良,弹药充足,加之东有鲍家坝,西有八总庙、七总、掘港,南有兵房、九门闸等日伪据点作为支撑点,互为依托,的确是颗“硬钉子”。

但程业棠胸有成竹,与舒雨旺、康昌荣召集连以上的干部根据情报排兵布阵。

1944年6月26日天黑以后,程业棠率特务四团从苴镇、长沙一带悄悄插向南坎。到南坎后,各营、连按原定计划进入自己的阵地,开始悄悄构筑工事。

27日凌晨1点,程业棠手臂一挥,三颗红色信号弹划破夜空,一营向日军碉堡、二营向伪军碉堡同时发起攻击。

敌人仓促应战,根本挡不住新四军的攻势。战斗打响后,二营五连攻占西北角的碉堡,四连攻克了东北角碉堡、东面一幢营房和镇东的大检问所。战斗至天亮时,伪军中心碉堡及南面两座高堡里的敌人固守待援,拼死顽抗,与二营形成对峙。

程业棠得讯立即派通讯员到二营传达命令,要求二营集中火力,迅速解决伪军的中心碉堡。二营长接到命令后,迅速调整了兵力和火力。两排战士用方桌和湿棉絮制成“土坦克”,顶着敌人的猛烈火力,奋不顾身地冲过开阔地,迫近中心碉堡。突击组的张诚架起竹梯,第一个登上碉堡,向射孔里扔进几颗榴弹,炸死炸伤数名伪军。伪连长见大势已去,遂率残敌投降。至此,伪军据点内碉堡被二营全部占领。

程业棠立即派人通知二营迅速撤下所有伤员,补充弹药,稍事休息,准备配合一营对日军碉堡发起总攻。交代完毕,便和参谋长康昌荣离开指挥所向一营阵地走去。

一营的阵地仍处于紧张的战斗状态,日军的几挺机枪交替扫射压制着一营。一营火力稍一暴露,敌人的机枪、掷弹筒立即跟踪过来,一营的任务是先拖住日军,不让他们腾出手来支援伪军。赵云鹤营长采取弧形包围,拉开距离,轮番向敌人碉堡射孔打冷枪,不让日军有喘息的机会。

程业棠一到营指挥所,赵云鹤便火急火燎地问什么时间总攻。看了看敌情,程业棠把总攻时间定在了下午3点。

下午3点,总攻开始后,一营阵地上所有的轻重机枪一齐向日军碉堡开了火,将敌人的火力压了下去,掩护迫击炮迫近50米向碉堡开火。连续几发炮弹打中了敌人的高堡,导致高堡起火。随后一营战士们端着刺刀,拿着手榴弹,如狼似虎扑向敌人的据点。

战斗打响后,驻掘港的日本警备队丹木中队长率14名日军和1名翻译赶来增援南坎。他们窜入南坎西南边,企图从背后偷袭特四团,不料进入七团的伏击圈。七团官兵先是击毙敌机枪手,后又将日中队长丹木打死,将余敌团团包围。七团官兵挺着雪亮的刺刀冲了上去,一个冲锋,不到5分钟,将12名日军全部刺死,将翻译活捉,缴获了1挺崭新的歪把子轻机枪及10多支三八式步枪

一营经过血战,顺利攻下了南坎镇。此战成功将敌人的封锁线撕开了一个口子。

攻克南坎据点后,坚持在“清乡”区内斗争的军民极为振奋。7月,活跃在吕四、环港一带的海防团以奇袭手段,缴获日军运输艇2艘,活捉日军9人。

为了防止日伪集结兵力报复“清乡”区的军民,粟裕命令一、二、三分区在其防区发动军事政治攻势,以转移敌人视线与牵制敌人兵力,从而减轻“清乡”区的压力

接到命令后,第三分区主力一部与如西独立团攻占石庄,俘伪军150多人。区队、民兵收复新市、新生港、攻势,以转移敌人视线与牵制敌人兵力,减轻“清乡”区的压力。

第二分区于7月中攻克兴化南的戴家窑,俘伪军营长以下180多名,强攻西团伪屯垦警备第一纵队第五大队,击毙伪军30余人,俘246人,平毁了13座碉堡,接着又收复谢家庄、洪家垛、河口、墩头、湖北庄、万来庄、朱家舍等日伪据点。

这一轮攻势过后,日伪果真不敢从其他分区抽调兵力增援“清乡”区力量。后来敌在“清乡”区集中3000多的兵力向如(皋)中、丰(利)东地区进行报复,但只两天就草草结束了。

南坎战役和之后到8月底的一系列对敌攻击的战斗在新四军将领的回忆录中被称夏季攻势。6、7月间,“清乡”区内的南通、海门、如皋各地地方武装、民兵和群众5万余人,发动了为时20多天的大破击战,破坏公路700余公里,炸毁桥梁50余座,连克八总店、鲍家坝、六甲等地,敌人被迫放弃兵房、三余、北新桥等据点。

“清乡”区各地敌伪异常恐慌,纷纷加强防御工事,深居简出。伪组织方面中层极为动荡,南通地区一天就有7个伪区长辞职,伪乡保政权、伪自卫团大部瓦解,很多人向新四军自首,并帮助新四军攻打敌人据点,汪伪派给老百姓的苛捐杂税也大部分被免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