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名人故事 西塔反顽,以其之道还其身_关于粟裕的故事

西塔反顽,以其之道还其身_关于粟裕的故事

时间:2020-08-25 名人故事 联系我们

西塔反顽,以其之道还其身_关于粟裕的故事

1940年5月31日,日军第十五师团第六十七联队吉田中队150多人进攻江苏省江宁县政府。奉命救援的廖海涛(1941年11月27日在溧阳县塘马村对日作战中牺牲)率新四团三营在赤山窦家边村设伏,歼日军中队长以下130余人,缴获60多支三八式步枪、2挺机关枪和2支掷弹筒。此战还缴获1门九二式步兵炮,首开新四军从日军手中缴获大炮的纪录。过了几天,日军动用坦克和骑兵报复,又被三营毙伤骑兵40多人。

随后日军准备从南京和句容调兵南下“扫荡”江南指挥部所在地。时粟裕和钟期光带着一个工作组在句容扩军,得到情报后,他亲自前往句容县毕圩村向新六团交代任务,同行的有谭震林。此时谭震林带着周光华和小张两名报务员,准备到浙江去。

粟裕告诉段焕竞:“你们的战斗任务有两个,一是反击敌人的‘扫荡’,破坏句容—溧阳—天王寺段公路;二是掩护江南指挥部过江。”

段焕竞回答干脆:“保证完成任务!”(www.guayunfan.com)

粟裕十分细心,对如何组织侦察、如何组织群众破路等等作了细致的交代,下达任务后又看望了部队。

段焕竞的新六团是在镇江、句容、丹阳、金坛四县人民抗敌自卫委员会地方武装的基础上成立起来的,段焕竞原为二团一营长,他受命过来当团长时,陈毅只给了他一个特务连和一个政委。地方武装大都战斗力不强,但在段焕竞的带领下,只半年时间,新六团就已能与射击精确、善拼刺刀的日军正面交战了。去年11月7日在延陵地区贺甲村全歼日军守敌160余人的战斗中,新六团表现出来的战斗力不输给王必成的二团。

粟裕又看了看附近的地形,一直到下午四五点钟才离开,临走前又叮嘱段焕竞说:“你们现在不是游击队了,是一支主力部队了。你也不是一名游击队长,而是一个团长,不仅要会打仗,而且要抓好部队建设,今后要准备承担更重的任务。”

粟裕、谭震林走后,段焕竞连夜率领新六团到句容城南进行大规模的公路破袭战,随后返回句容二区的李家棚、吴家墩、东西宋庄一带宿营,同在这一带宿营的还有“四抗会”常备队和苏南特委通信队的两个排。

段焕竞的妻子李珊带领句容群众参加了破路行动,完成任务后她住到了宋庄附近的丁庄。黎明时分,李珊被屋外大路上众多的皮鞋踏步声惊醒,爬起来一看:大队日军正向团部驻地宋庄突袭。李珊立刻从田野抄近奔向团部报警。当时段焕竞考虑部队执行任务后十分疲劳,没有连夜转移;打了胜仗,又产生骄傲轻敌思想,忽视了警戒。当时情况十分紧急,日军的信号弹都落到他们电台上了,更严重的是当他们冲出村庄后,发现日军已经在他们眼前。因为李珊及时报警,团部得以利用丘陵地形和松林,抵挡住了日伪军的合围。团部机关和地方干部好几百人,边打边撤。幸好在当地都是丘陵地,要通过的道路都是田埂小路,他们走得很习惯,跑得也快,而日军穿着大皮鞋,走在田埂上东倒西歪,行动极为困难。新六团得以成功分散向东突围,避免了一场毁灭性的灾难。

段焕竞率通信排在向东突围时与日军短兵相接,左大腿中弹负伤。日军翻译看到后大喊“抓活的!”一个日军小队长冲上来挥起指挥刀要砍,被警卫员小刘用快慢机一扫当场击毙。段焕竞的伤没有触及骨头和大筋,还能奔跑——这样才得以脱险,跑到了金坛境内的阳山里。

这次突围,新六团损失不小,伤亡94人,地方政府工作人员被抓走了一部分,群众死伤几十人。谭震林准备带到浙东去的周光华负伤,小张牺牲。突出包围后,段焕竞当晚给江南指挥部发电报,报告了敌人“扫荡”和他们突围的经过,并告诉陈毅司令员,粟裕和谭震林于前一天晚上就离开了新六团,要陈司令放心。

粟裕当时还在句容,当天就知道了新六团遭受日军突袭。得知段焕竞负了伤,立即派人看望他,数日后又到段焕竞团,和段焕竞一起总结这次战斗的经验教训,肯定了部队作战勇敢,素质较好,在敌人优势兵力的合围下,能安全突围,并及时收拢归建,同时也指出他们未注意隐蔽行踪,对敌情估计不足。后又把和新六团一起突围出来的“四抗会”常备队和苏南特委的通信队上升主力,补充到新六团,改编为一营二连和二营五连。这样,新六团每营都有三个连。后又把林胜国的丹阳独立支队改编为新六团第三营。

此事真正的祸首是冷欣。就在新六团行动的当天晚上,冷欣部钟中山团的侦察分队故意引诱宝埝的日军进攻,让日军追踪而来,引着日军向新六团驻地前进,他们则悄悄撤离。日军互相通报,茅山周围的镇江、丹阳、句容、金坛、天王寺、白兔、上党、珥陵、直溪桥、薛埠等据点的日伪军倾巢出动,共有3000余人并有骑兵一部前来奔袭合围段焕竞部,先分四路,后来又由四路分成九路对驻地进行合围。好在新六团平时训练有素,战时反应快,又占有地利人和,才没有遭灭顶之灾。

此时国共矛盾越来越激化,新四军在苏南才遭国民党军暗算,在江北又起风波。上个月中旬,叶飞、刘炎、管文蔚为首的挺进纵队在江都吴家桥地区粉碎了日伪军各500余人的“扫荡”后,为防止敌人报复,暂时北撤到郭村休整。郭村位于泰州西北15公里,原是李明扬、李长江的防区,实际是“二李”与日军之间的缓冲区。李明扬同意将郭村借给新四军暂时驻扎,为期一个月。因为挺进纵队立足未稳,势孤力单,时时面临被日伪军和韩德勤顽军包围夹击的危险,所以挺进纵队没有再撤出郭村。同时,为了生存,挺纵又设卡收税征粮,招收新兵,宣传抗日。李明扬、李长江认为挺进纵队是刘备借荆州,便多次派人交涉,要求挺进纵队撤离郭村。韩德勤原来与李明扬、李长江有矛盾,现在见有机可乘,便许诺与李明扬、李长江捐弃前嫌,共同行动,用武力解决处于弱势的新四军挺进纵队,李明扬、李长江二人态度顿时变得动摇不定,叶飞部在郭村处境十分险恶。

当时的形势是新四军要在大江南北同时对付顽固派的进攻是不可能的,与其苏北、苏南两方受损不如过江到苏北地区去。陈毅当机立断,部署江南指挥部移往苏北。

苏北地区有2000多万人口,盛产粮、棉、盐等战略物资,是控制日军沿江进出的重要侧翼;又是连接新四军与八路军的重要纽带。苏北抗日局面一旦打开,向南可以与江南抗日根据地相呼应,扼制长江下游,直接威胁设在南京的日本侵略军总部和汪精卫伪政府;向北、向西发展,可以与山东、淮南、淮北抗日根据地连接,分别直通华北中原。控制苏北,对于我发展和积蓄抗战力量,更沉重地打击日军,以及制止国民党顽固派反共投降都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

决心一下,陈毅就发电报给项英,说江南新四军指挥部要按照中央的方针向苏北发展,希望你们能到苏南敌后来发展。我们决心等你们到几月几日,如果你们再不来,我们就过江了。项英那里的情况已经比较紧急,处于顽固派的包围之中,他们发电报一直说要来,陈毅和粟裕就一直在那儿等。可他们就是没有过来。

6月15日,陈毅和粟裕率江南指挥部及第二团、新六团离开水西村,过溧(水)武(进)公路,开始向苏北转移。

第二游击区总指挥冷欣得到陈、粟转移的情报后,令中央军方日英第四十师尾随于后,又派第六十三师开进高淳,形成对新四军的包围之势。又令四十师一一八团与六十三师旅长钟中山率领的挺进军第五团插入金坛、句容县一带,造成南北夹击新四军的态势。

陈毅和粟裕收到后卫部队关于顽四十师尾随于后动机不明的报告后,为防不测,命令部队摆出战斗姿态,不解背包,不进村庄,就在地里、树林宿营。有时,两军宿营地竟隔村相望。

此时日军也由丹阳等地出动“扫荡”,北移新四军顿时处于夹击、被歼的危险境地。

江南新四军与国民党军之间以合作居多。首先挑起并把事端并展到摩擦程度的是镇江县长。去年11月份,镇江县长庄梅芳利用二团在贺甲村一带与日军激战的机会,以设宴为名将二团独立营营长马烽一家诱骗到自己家里杀害,吞并独立营300多人枪。事后陈毅将庄梅芳镇压。此事过后国共合作未受影响。粟裕四团辖区有国民党一个团(番号不详)进入活动,四团廖海涛让出一部分地盘供其活动。当日军来“扫荡”时,廖海涛立即将敌情告之,在其被围困之时又侧击日军掩护其突围。陈、粟二人说到国民党军总是以“友军”名之。就是3月份国共摩擦加剧以来,陈毅和粟裕仍从多方努力,主动谋求缓和,防止摩擦扩大加剧。但冷欣步步紧逼

为了打击顽军的反共气焰,陈、粟随即命令廖海涛率黄玉庭的新四团、巫恒通的新三团进行自卫反击,并命令段焕竞新六团协同新二支队坚决粉碎顽军的进攻。

6月18日,顽军两个团进抵西塔山时,新四团和新六团在新三团的配合下对挑起战端的顽军坚决予以还击。战斗打响后,廖海涛首先将六十三师旅长兼镇江地区委员钟中山所率挺进第五团击溃,随后又将第四十师一一八团打垮。

钟中山团被击溃后没有向溧武公路以南撤退,而是直奔有日军据点的天王寺方向逃去,以期引诱日军出击,他再率队脱离,让日军攻击新四军。

段焕竞团在宁杭公路上破坏公路时遭过钟中山团的暗算。这一次钟中山又想故伎重演,但他这次失算了。

粟裕看透他的用心,命令部队紧追不放,不让他们有抽身溜走的可能。到了晚上,粟裕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命令一支小分队在前来“扫荡”的日军和国民党部队中间发起攻击。战斗打响后,由于天很黑,日军和国民党部队混战起来。小分队则按计划来了个金蝉脱壳,急行军离开金坛,半夜1点多,到了茅山附近归队。

日军和国民党军乒乒乓乓打了几个小时,直到上午10时,日军将国民党军打垮,双方才发现自己打的不是新四军。

冷欣得到消息后气急败坏地说:“粟裕真厉害,打仗真有一手,我们上了大当,吃了大亏。”

江南还未摆脱危险,江北又出现了剑拔弩张局面。李明扬、李长江在韩德勤的挑唆下,向叶飞的挺进纵队下了最后通牒,限三天退出郭村,并以十倍于挺进纵队的兵力将郭村四面包围。

叶飞将情况同时发给中原局刘少奇和江南指挥部陈毅。刘少奇复电要叶飞选择适当的地形位置,以固守或游击战的形式坚持一两个星期,等李明杨、李长江进攻时采取自卫,造成对新四军有利的政治理由,然后调动八路军与新四军四、五支队援助协力侧击顽军。陈毅则复电要叶飞尽量避免与李冲突;不能避免也要尽量拖,以抑止战端。要打也要退到吴家桥打,迫不得已时才在郭村打。同时为争取时间,派苏北代表赴泰州与“二李”谈判。

叶飞接到相矛盾的两封电报后权衡再三,命部队积极备战,准备在郭村与顽军决一雌雄,同时把自卫作战计划发给陈毅。

此时新四军政治、军事态势急迫。一方面挺纵兵力单薄,顽、我兵力对比悬殊,如作战不利,新四军将失去大江南北交通的枢纽地带,势必严重影响江南主力北上。另一方面,即使打败了李明扬、李长江,但如果处置失当,李明扬、李长江倒向韩德勤一边,造成韩、李反共大联合,对新四军在苏北发展也极为不利。

陈毅收到叶飞的电报后急火攻心,一面令在仪征、扬州地区的苏皖支队陶勇部星夜赴援,一面电示叶飞:他将立即渡江北上,亲临决策。电报发出后,陈毅连电台也顾不上带就匆匆向江北赶去。陈毅还未赶到郭村,战斗就于6月28日打响。陈毅退至长江中的新老洲,连夜派人送信给粟裕:“速派主力部队,克服一切困难,渡江支援。”

29日夜,奉命增援的苏皖支队在陶勇、卢胜率领下跨越天扬路,夜渡邵伯湖,穿过日军封锁线,日夜兼程200余里,突然进入了李明扬部防区郭村西面的杨家桥、麻村一带,与挺进纵队取得了联系。挺进纵队经过一天的激战,击退了李部陈中柱、陈才福,苏皖支队二营也将颜秀五部击退,并于当晚进入郭村,分担了部分防务。

郭村战斗打得很险。战斗时叶飞只有一个多团,尚不足“二李”兵力的十分之一,所以陈毅连发三次急电明令指示叶飞等“切不可在郭村孤军御敌”。但叶飞与其他挺进纵队领导及苏北特委从实际情况出发一致同意保卫郭村。郭村之战预计固守一星期就可有八路军五纵队、新四军五支队和江南部队的支援,但后来都没有实现。幸好陶勇带着苏皖支队及时赶到,李长江部陈玉生、王澄(1943年12月在启东县竖河镇遭日军特工伏击时牺牲)、姚力率部起义,兵力增加到5个团。

结果打了8天,共歼灭李明扬、李长江部3个整团,击退李长江其余的部队,缴获大批装备,俘700余人。

反正的姚力、王澄原在南通、海门一带组织民众自发抗日,后来抗日义勇军指挥部及一个连被省保安部队缴械,领导人费一夫、瞿犊、王进惨遭杀害,姚力和王澄幸存的两个连,走投无路,于是投奔颜秀五部,后被编为李明扬、李长江下辖的二纵五支队四大队。

陈玉生是泰兴县人,抗战爆发后他与陈进觉等人在靖江、泰兴一带成立了靖泰抗日救亡协会,成立抗日救亡大队,有200余人。南通专署保安司令袁国宝和保安旅长何克谦以发军饷、给番号诱使陈玉生带队到南通整训,然后趁陈玉生去理发之际,以训话为名集合陈玉生部队,收缴了抗日救亡大队的全部枪支。谁知次日早晨日军侵入南通,袁国宝闻风而逃。陈玉生冒险赤手突围出来重新组建游击队,并发展到六七百人。后投入李明扬麾下,任八支队支队长。

郭村保卫战最终获得胜利,陈毅与李明扬、李长江重归于好。但陈毅在江北仍担心“二李”继续进攻,接二连三地发来加急电报要求粟裕继续增援。

粟裕将新三团、新四团和独立一团、独立二团及各县区地方武装部队共约3500余人交给二支队参谋长罗忠毅和三团政委廖海涛打理,然后率领江南指挥部机关、王必成的第二团和段焕竞的新六团近2000人渡江北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