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名人故事 沦陷时期有惊无险_小德张的故事

沦陷时期有惊无险_小德张的故事

时间:2020-08-25 名人故事 联系我们

沦陷时期有惊无险_小德张的故事

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日军对英美不宣而战。12月8日凌晨日本宪兵队占领天津英法租界,英租界工部局从总办、督察到监察一律被解除武装变成俘虏。我从英租界老警察口中得知:英国工部局区域督察长肖志纯因下令关闭警局大门,拒接日本宪兵,被逮捕送往宪兵队;电话局交换台女接线员范某经常偷听日方机密告知抗日爱国者,12月8日当晚受到日本宪兵西谷的严刑拷问,以后下落不明。

英法租界一片恐怖,家家紧闭门户,唯恐大祸临头。我家也终未幸免。12月11日早晨8点,日本宪兵队内野准尉坐着一辆小轿车,后随两辆载重汽车,率领宪兵两名,翻译一名,便衣特务六七名组成所谓的检查队,气势汹汹地闯进我家。翻译传达命令,全楼人到院中集合听候检查,各屋门及箱柜全部打开,交出私藏武器、大型收音机等。我们全家万分惶恐,不知所措。那时在祖父的居室里挂着两大张相片,一张是马鸿逵身着国民军戎装照片;一张是以蒋介石居中与马福祥蒙藏委员会全体委员合影的照片。一个名叫近藤的宪兵看见这两张大相片,没有言语就摘下来放在墙边上。紧接着,内野发现祖父的立柜旁有一把宝剑,他拔出剑看后很欣赏,叽里呱啦地说:“这个很好,心交的给。”当即交给翻译说:“没收的给。”内野又从小客厅步入中客厅,突然他的目光落在祖父身着宫服、头戴二品顶戴花翎的一张巨幅彩色大像片时,惊恐地回过头来对翻译说:“检查的不要,康德(宣统皇帝)的一样。”又说了几句日语,翻译用汉语对我说:“你们和满洲国一样,不检查了。”说完宪兵队全部撤出了张府。其实祖父与伪满洲国毫不相干,但他的大清官照使我们全家意外躲过了一场劫难,这是祖父始所未料的。这次抄家仅把他一口最心爱的七星剑和一台胜利牌大型收音机掠夺走了。

不久日本翻译又找上门来,他自报身世说:“我是东北讲武堂的毕业生,名叫李国安。宪兵队长内野对你们很保护,完全是我从侧面说好话对你们相助的结果。”话里话外让我们知他这份“情”。我马上明白他的用意:他的拜访无非是为了敲诈财物而来。客厅的墙壁上挂着一张宫内如意馆画师仇英精绘的《海天旭日图》,李国安一进屋两眼就不断地打量这幅精品,不时地赞美说:太精美了。我心里想,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别等你张口,干脆送个爽人情。于是对李国安说:“送给你做个纪念吧!”他立即喜形于色,嬉皮笑脸地回答:“我也别客气啦!”赶紧命他随来的便衣特务将画摘走,我们家才得以平安

我家险些被抄的风波刚刚平静下来,12月15日英租界工部局英籍督察长爱德森先生突然在深夜前来我家与祖父辞行。我把他领进祖父的客厅,爱德森很窝火地对祖父说:“日方只准许我们几个人离开中国,由日本领事馆发给护照,在塘沽码头坐船回英国。我们现住在安利大楼,所有财物统统被日本宪兵队扣留,现在如不快走,就有被押送山东潍县集中营的危险。”祖父听后对他所处的逆境深表同情,随手摘下自己最喜爱的一块名牌手表送给爱德森先生,说:“留着做个纪念吧!”这位外国友人走后,祖父对我讲:“他是不是要向我借点旅费钱?你代表我去看看他们。”我在安利大楼里见爱德森先生及其妻子和两个未成年长得非常可爱的男孩,他们全部家当是两床毛毯和随身的简单衣物,处境维艰。回到家后,祖父闻听此情此景,便让我给他送去一万元伪联币,爱德森先生对祖父及我真是感激涕零,但他说:“伪联币出了沦陷区花不了,中交票可以使用。”我又马不停蹄地换成中交票及时地送到他的手里。爱德森先生两眼含泪地对我说:“谢谢张老人,日后我一定奉还。”事后祖父语重心长地对我讲:“人在难处,拉他一把还是应该的。”(www.guayunf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