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名人故事 挥师东进,击陈歼何夺黄桥_关于粟裕的故事

挥师东进,击陈歼何夺黄桥_关于粟裕的故事

时间:2020-08-25 名人故事 联系我们

挥师东进,击陈歼何夺黄桥_关于粟裕的故事

1940年7月25日,苏北指挥部兵分三路,叶飞的一纵插到黄桥以北营溪、老叶庄一线,二纵插到黄桥以东,三纵由西向东正面攻击前进。

先头部队出发后,司令部和政治部等机关部队也离开彭家庄,经吴家桥、刁家铺,开始向黄桥进发,一个参谋拿着地图,跟着向导带队。陈毅和粟裕两人一前一后骑马向前,但见沿途村庄、农舍的墙壁上,留有先头部队张贴的标语:“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坚持对外抗战,反对内部摩擦!”“抗战是生路,妥协是死路!”“拥护蒋委员长抗战到底!”落款为“挺进纵队政治部宣”。

新四军在26、27两日通过口(岸)泰(兴)线上的寺港口、缪湾。这是李明扬和李长江的防区,李部如约让路,并朝天鸣枪,以掩韩顽耳目。

李明扬是安徽萧县人,自号“师广”,意思就是以汉代守边名将李广为师,做一个保家卫国、青史留名的英雄。叶飞、管文蔚为首的挺进纵队遇到困难时他力排众议将郭村借给新四军。后来他迫于李长江和韩德勤的施压,勉强同意由李长江全权指挥部队进攻郭村的新四军。虽然如此,他临去兴化韩德勤总部开会前,一再指示部下:如打赢,把这支新四军赶跑就行了,勿穷追,更不准乱杀战俘。(www.guayunfan.com)

李明扬、李长江得知新四军从他的防区通过后长长地舒出一口气——他们不仅没有损失,反而还增加了收入,扩大了地盘。

先头部队过宣家堡后进到何克谦的地盘。何克谦赶紧将情况报告给省主席韩德勤。据说韩德勤得到消息后亲自打电话给李明扬,问是否有新四军大举东进?人数多少?为什么不加阻拦?李明扬回答说有此事,缪湾一带正在激战,据报新四军“伤亡惨重”,一部绕道东去等等,并请求“副总座”给予补充弹药。

韩德勤下令驻在曲塘的陈泰运率两个税警团和何克谦保安第四旅一北一南夹击新四军。

二纵队行至北新街以南时,陈泰运部已进到薛家垡、北新街一带。陈毅和粟裕命令二纵队掉头北上,在老叶庄、薜岱桥一线击溃陈泰运的两个团,歼其一个多营。

陈泰运是贵州人,黄埔军校出身,抗战之初任国民党军八十八师副师长,参加兰封大战并立有战功。其后为两淮税警团主任,率4个团5000人。韩德勤曾想吞并税警团,于1939年冬将陈泰运软禁在兴化,企图收买其部下控制其部队。他因此和韩德勤积怨颇深,曾暗中联合李明扬、李长江反对韩德勤。

陈泰运属争取势力,所以陈毅和粟裕立即如数遣还了俘虏,还主动送了部分枪支给他。陈毅要被俘军官转告陈泰运本人:上当受骗仅此一次,不要再为他人火中取栗,充当炮灰。不要跟着韩德勤制造摩擦打内战,应该团结抗日。

何克谦部就没有这么幸运了。他的保安部队是由土匪等混杂人员凑成,在黄桥横征暴敛,欺压民众,民愤极大。何克谦辖区有如皋县政府特别委员会委员兼农工商部长季恺的如皋抗日自卫队靖江市人祝惟干的抗日自卫队,陈玉生的抗日救亡大队,但这几支抗日性质的队伍和组织均遭其包围缴械,季恺本人还差点死于何克谦之手。其排斥和迫害抗日力量已在苏北地区引起公愤。他还勾结日军,国共双方都掌握相关证据。

就在对付陈泰运的同时,按照粟裕的部署,王必成第二纵队攻打黄桥以北及东北的蒋垛、古溪、营溪,叶飞第一纵队攻打搬经,截断何克谦的退路,陶勇的第三纵队攻打黄桥及其以南地区,然后将何克谦团团围住,准备将其彻底歼灭。

7月27日,王必成二纵打下蒋垛、古溪后,借助夜幕的掩护,从不同方向将营溪团团围住,何克谦部负隅顽抗。

营溪处黄桥东北方向,相传宋时岳飞率兵北上,在一小河边扎营路宿,故名营溪。这是一个军事重镇,国民党军修有坚固的工事。

粟裕带着参谋和警卫员连夜前往营溪。在接敌运动中,随行的两名参谋人员被冷枪打伤。粟裕处险地而不慌,依然坚毅沉着,双目炯炯注视周围,机敏前进。天亮时,粟裕靠近到距敌三四百米的斜坡上,用望远镜仔细观察敌人火力点和兵力配置。敌人的碉堡阻碍了部队的进攻。如果有炮的话对付这些工事很简单。王必成攻打蒋垛时从顽军手里缴到一门八二迫击炮,不过有炮却不会操作。粟裕琢磨了下,了解到王必成抓了许多顽军的俘虏,估计里面肯定有能操作这门炮的人,于是令王必成去找俘虏或投降过来的战士来操作这门炮。二纵当初缴获这门炮时就是连炮带人一起抓的,那几个炮兵还有一个排长。王必成立即派人将那炮兵排长找来。

一会儿,那名炮兵排长来到阵地,经过做工作后接受了这个任务。他仔细看了看地形,架起炮,目测了距离,然后定标尺,试射了一发炮弹,没击中目标。接着他修正标尺,又打一发。打了四发,摧毁了围墙上的碉堡。王必成立即命令发起攻击,很快就打下营溪。

陶勇率三纵于29日凌晨攻克黄桥,争取何克谦的特务团陈宗保起义。何克谦本人逃往韩德勤处。何克谦与日军暗相勾结,证据确凿,何克谦部被歼,国民党政府方面也无话可说,后来何克谦本人也是因勾结日军被韩德勤枪毙。

此战抓了何克谦部几百俘虏。但何克谦部士兵成分复杂,队伍不纯。虽然现在打日本需要人手,但粟裕抱着宁缺毋滥的态度,经陈毅同意后下令全放了。

粟裕从前线回来后,到泰兴东北老叶庄的指挥部与陈毅会合,对着地图与陈毅商讨以后的工作。突然,一阵激烈的枪声打断了两人的交谈。往外一看,一股敌人正向他们冲来。

陈毅命令警卫连冲上去,但警卫连长蒙了,在那里不知所措。

情况万分危急,粟裕果断地命令司号员吹冲锋号,并立即拔出手枪,高喊一声:“警卫连跟我冲啊!”说完,一个箭步冲了出去。

陈毅一面命令教导队跑步上来,一面拔出手枪,扬起手对参谋人员喊:“跟我冲上去!”

粟裕和陈毅两人一左一右,身先士卒,带着警卫员分队和机关人员向着敌人冲去。

当时康林正在安排警戒,听到枪声,心头一惊,连忙带人向着枪声方向冲过去,老远看到是粟裕、陈毅带头冲锋时,头皮一炸,红了眼,不顾一切地跑到粟裕、陈毅前面边打边冲。

敌人在粟裕和陈毅率领的人马勇猛冲杀面前惊慌失措,乱作一团,争相逃命。这次战斗结束后粟裕抓了一些俘虏,缴了一些枪,胜利地回到了宿营地。当被活捉的敌人看到打他们的不是大部队而是一些机关干部时,一个个目瞪口呆。

战后审问俘虏得知,这是被陶勇三纵击溃逃窜的顽军保四旅一部。这股敌人在高粱地里躲藏着。不知道是临时休息,服务团长朱克靖以为要在这里住上一个晚上,就找参谋处的曾若空,要求给他们安排住地。曾若空告诉他们:“上级没有指示在这里住,只是暂时休息一下。”顽军听到了,就打起来了。

此次战斗,指挥部人员无一伤亡,但陈毅战后当场将警卫连长撤职。随后机关驻扎老叶庄。

那时吴强从军部调到苏北抗日军政干部学校当指导员。那天傍晚,吴强来到指挥部看望粟裕。他刚进屋,看到他的偶像粟裕在一张桌子前看文件。粟裕知道吴强分配在干校,看到他来了,便笑着问:“在干校开始工作了?”

吴强应了一声,看着粟裕消瘦的面容说:“两个多月不见,首长身体怎样?”

粟裕笑笑说:“这一阵,休息少一点。”

吴强说:“瘦了,这样的大热天,不要太累了。”

吴强看粟裕在忙,就没有多待。粟裕一边送吴强一边说:“韩德勤不让我好好休息呀!”

吴强说:“怎么样?他还想再跟我们较量较量?”

粟裕说:“较量还没真正开始哩!思想上要做好准备,说不定有大仗打。”

虽然中原局给苏北指挥部的指示很明确:只有在韩德勤攻击陈毅、粟裕情况下,新四军才可以对韩德勤采取军事行动。也就是说,如果韩德勤不进攻新四军,那仗就打不起来。但因为何克谦部在名义上归属韩德勤管辖,而陈毅、粟裕二人歼灭了何克谦,估计韩德勤也不会善罢甘休。从苏北在国共两党的战略地位来说,韩德勤负有守住苏北、限制共产党新四军发展的责任,所以肯定会对陈、粟采取政治和军事行动。在事态尚未明朗之际,粟裕就看到即将到来的这场军事冲突及其对苏北命运的作用,体现出其不凡的战略眼光。

第二天,陈毅、粟裕率指挥部开往黄桥。指挥部机关人员到达黄桥镇郊后,陈毅下令各部检查军风纪律进入黄桥。

因为何克谦部对黄桥地区的人民征收苛捐杂税,绑票勒索,无恶不作,百姓恨之入骨。有个军官赌红了眼,用拉出了弦的手榴弹向当铺银元。有个团长应地方士绅招待宴饮,团长的马弁却钻进后房强奸了士绅的女儿。所以这支队伍被消灭后百姓拍手称快,新四军入驻黄桥受到老百姓的热烈欢迎。

新四军进驻后,出安民告示,组织镇政府、民众团体和自卫队。

抗敌报》发表了陈毅同记者的谈话,大意是:国民党投降派在江南向新四军进逼,顾祝同、上官云相的军队尾追我军之后。我军为团结抗战,多方忍让,避免摩擦,因此到苏北沿江一带继续抗战,觅求抗日之地,而何克谦部阻我东进抗日之路,故解除其武装

进入黄桥后,苏北指挥部机关设在镇东一所中学里。这座青砖大瓦的工字形两层楼,是黄桥最气派的建筑物。

8月10日,陈毅向中共中央报告:“我占领黄桥以后,便分兵发动群众,清剿散兵游勇,委派了泰县、如皋、靖江、泰兴、江都五县县长,筹建苏北临时行政委员会,成立苏北军政干校,出版石印的《抗敌报》(苏北版);建立四个税卡,十天内扩大新兵一百余名。”

粟裕则命令部队向南至沿江一带搜索,乘胜攻取靖江东北的孤山、季家市、西来镇等日伪军据点。

西来镇上有一个40多人的日军小队和一个连的伪军,负责攻打西来镇的是一团二营,指挥是团长乔信明。

乔信明以四、五两个连攻打西来镇,六连负责阻击从长江来增援的敌人。战斗在夜半时分打响,战至天明,日军大部被歼灭。来援的一股日军则被六连阻于长江边。

随着惠浴宇、陈同生、梁灵光、刘万里分任泰县、泰兴、如皋、靖江四县县长,泰县、泰兴、如皋、靖江等地政权的宣告建立,以黄桥为中心的根据地已初具规模。

当地百姓兴起一股参军热潮。后来粟裕召集各纵队司令开会,检查8月份参军人数,结果各部分人数均有增加,具体为:一纵扩大了120多人,二纵280多人,三纵500多人,师直属队150余人,共增加1200多人。江南指挥部人马已由6000多人增加到7200多人。以后又把部队散开做民众工作,努力扩大自己。同时建立地方武装,通如靖泰行政委员会警卫队有200多人,如皋县有200多人,靖江县有100多人,泰兴县有五六十人,区里建立有二三十人的武装组织。

韩德勤在军事失利的情况下与陈毅、粟裕划定防区,韩部驻姜堰、曲塘、海安一线不再南下,新四军驻黄桥、蒋垛、营溪、花园桥一带不再北进。但韩德勤实则调兵遣将,调整兵力,补充弹药,同时在北边阻断八路军南下的通道,准备消灭立足未稳的陈毅、粟裕。得到情报的刘少奇电示陈毅、粟裕:省韩集中20个团向你们进攻,望你们尽可能固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