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名人故事 救场有功得赏蟒袍_小德张的故事

救场有功得赏蟒袍_小德张的故事

时间:2020-08-25 名人故事 联系我们

救场有功得赏蟒袍_小德张的故事

祖父说:“庚子回銮后,我升为御膳房掌案的,论份儿就不怎么唱戏了,可是我没有一天撂下武功和吊嗓子,我对京剧已成了迷症。后来,真没想到又用上了,这也是我给老祖宗唱的最后一出戏。那是在被称为万寿大典的她73岁生日时(1908年),我那年32岁。西藏活佛十三世达赖喇嘛到北京朝圣,觐见老祖宗,达赖喇嘛在颐和园内仁寿殿以西藏活佛最高三宝典礼,为老祖宗跪诵万寿经。按藏礼能得活佛念经,是为皇太后增福增寿,很得老祖宗的喜欢,赐宴紫光阁,赏听戏,问达赖喇嘛听什么戏?达赖喇嘛指点《雁门关》——八郎探母南北合。

定于十月初九日在乐寿堂唱这出戏,传外班名小生王楞仙、陆华云入宫应差。王楞仙说:‘奴才唱文的可以,武的城楼一场没有此功,应不了这个差。’可巧陆华云又病了。《雁门关》城楼这场是武小生繁重的摔打戏,僵身、吊毛、踝子、抢背、倒插虎、甩发,没有过硬的功夫唱不下来。这时老祖宗很着急地说:‘已经答应赏达赖听这出戏,非唱不行。’传旨南府戏班接这个差事,并点名叫我唱。我连忙跪下说:‘回禀老祖宗,内府戏班没排过这出戏,现钻筒子,城楼那场是武小生的重头戏,摔、翻、扑、跌、哭,大部分都是对口活,奴才心里没有根,恐怕给老祖宗误差。’老祖宗说:‘叫王楞仙给你说说戏,一定把这个差当好了,后天一定唱出来。’我心里一直犯嘀咕,贯口活太多,唯恐忘了词冷场。灯前就是火,这回非砸了不可。

接着又传外班王瑶卿入宫承差饰青莲公主。我们两个人拿着戏本子,现念现对词。王瑶卿害怕地说:‘张老爷这出戏不是现来来得了的,您可别把我给裹了(即二人同时张嘴唱),老戏子都怕唱这出戏,误了差事担不起。’我对他说:‘老爷子,咱爷俩豁出干吧!撞运气,只要别楞在台上就算行了。’一至八本的唱词对白,一天半的时间要强用脑子记下来。吃饭时看本子,上厕所时看本子,在夜间打寝宫更时也看本子。正当夜,老祖宗睡了一觉醒来时还问我:‘你念熟了没有?’我回答说:‘奴才还没有。’直到演戏时.下来一场,看着本子记一场。老祖宗听戏时,拿着本子对,在演到第八场时忘了一句台词,把我吓了一跳。万幸,老祖宗没听出来,就算把这出戏唱下来,交了差。

在后台,拉胡琴的梅雨田和王瑶卿说:‘张老爷福至心灵,把这出戏能拿下来,我们还真没想到。’说实在的,我是强用脑子记的,过了这一阵,一句也想不起来了。固然,老祖宗点我唱,事挤在那里,不唱不行。尤其那些老唱戏的,他们瞧不起宫内太监,说行话是‘飘’,就是没有幼功,应付差事,我顶死也不服这口气。老祖宗点戏,他们照旧不敢应差,我把它拿下来啦,他们一声也不敢吱了。(www.guayunfan.com)

达赖喇嘛对老祖宗说这个武小生演得很好,哭城这场戏武功很扎实,并问了我叫什么名字。老祖宗更喜欢了,并对外班的说:‘你们这些外学的,还不如内府的啦!’第二天传旨:赏小德张蟒袍一件。”

诚然,祖父的官运亨通,纵有千条道万条理,最根本的一条是他在清宫里以南府戏班为阶梯,入了“后党”。倘若把宝押在“帝党”上,那就一定完蛋无疑。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