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名人故事 集结岩寺,八省健儿铸铁军_关于粟裕的故事

集结岩寺,八省健儿铸铁军_关于粟裕的故事

时间:2020-08-25 名人故事 联系我们

集结岩寺,八省健儿铸铁军_关于粟裕的故事

岩寺镇位于今安徽省黄山市徽州区丰乐河畔,是徽文化的重要发源地之一,也是皖南的交通枢纽和商贸重镇。1938年2月6日,国民党政府军事委员会命令新四军各部在该地集结。

接到命令后,陈毅率领一支队最先到达岩寺,驻扎在潜口;由闽北、闽东游击队组编的三支队到达岩寺后驻扎在西溪南。新四军军部机关、特务营及战地服务团于4月5日到达岩寺。粟裕所部到达时已是4月中旬。

粟裕到岩寺后驻扎在西溪南镇芭塘村,此时粟裕从浙江省平阳县带来的陆军新四军第三支队第七团队番号发生了变化。

1938年1月16日,新四军军部上报并下达了全军设四个支队、两个直属大队的编制序列方案。制定这个方案前,军部两次致电刘英和粟裕,要其带部向皖南集中。但两人因为没有博古的亲笔信而回绝。因此军部敲定方案时没有把闽浙边抗日游击总队编入四个支队和两个直属大队的序列中,而是打算将闽浙边抗日游击总队改编为新四军独立大队。(www.guayunfan.com)

之后军部打算将闽浙边抗日游击总队编入张云逸的三支队。编入三支队的还有闽东叶飞部,后据叶飞建议,军部没有把闽浙边抗日游击总队与叶飞部同编入三支队,而是计划将它编入二支队。2月27日,叶挺致电朱德彭德怀,称:“刘英部将来拟编入二支队,现尚在温州附近,已由曾山、云逸两同志前往传达一切,正准备出动。”曾山前往平阳传达东南分局指示时,由于将闽浙边抗日游击总队编入新四军第二支队还只是新四军军部的意向,所以传达的仍然是闽浙边抗日游击总队改编为新四军第三支队第七团队的决定。

4月初,粟裕到达开化,与闽赣边游击队及闽南游击队会合并进行组编,改编后称新四军第二支队第四团第三营,粟裕任新四军二支队副司令。

二支队有1800余人,司令员张鼎丞,下辖第三、第四团:第三团由闽南、闽赣边等地红军游击队编成,团长黄火星,第四团由闽西、闽南、浙南等地的红军游击队编成,团长卢胜。粟裕的副手陈铁君调任军部教导队军事教官,张文碧任四团军法处长,教导队队长刘亨云出任三营副营长。由干校学员组成的随军服务团成员全部分配到第二支队司令部及四团各连队工作。

安顿好后,粟裕即到新四军军部向军部领导汇报情况。

军部设在岩寺镇荫山巷的金家大院,军部机关及其下属机构设在附近的百姓家中,机要科及电台设在军部以东百余米的一座结构精巧的廊桥里。

在军部,粟裕见到了许多熟悉的面孔。军长叶挺是粟裕参军时的师长,副军长项英、参谋长张云逸以前都是中央领导,副参谋长周子昆政治部主任袁国平和粟裕共同参加过南昌起义,而陈毅、袁国平与粟裕是一起参加湘南起义并同上井冈山的。张云逸、周子昆参加了长征,项英、袁国平、陈毅坚守南方经历了三年游击战。三年不见面,一见面都是喜出望外。袁国平家在湖南邵阳,与粟裕家乡怀化相邻,算是半个老乡,见了面,更是别有一份亲切。

最让粟裕激动的还是见到叶挺。叶挺是北伐名将,指挥了著名的南昌起义。粟裕投笔从戎就是在叶挺二十四师教导队。粟裕军事素质高,枪法准,被叶挺提为自己的警卫班长,南昌起义时叶挺又亲自将粟裕选拔出来委以保护周恩来的重任。两人自南昌起义分开,已有十余年不知音讯。

叶挺这些年奔波海外。南昌起义后他又指挥了广州起义。因广州起义失败,叶挺受到广东省委的责难,后来在莫斯科又受到王明的严厉批评和共产国际的冷落,因而脱离了党组织。因为当时南京国民政府还在通缉他这个“反叛要犯”,国内暂时是不能回去,因而去了德国。但叶挺始终心系故土,报国之心不减。“九一八”事变后他即离开德国,回到澳门等待时机参加抗日救国斗争。

“八一三”淞沪战役爆发前,叶挺看到日军上海步步紧逼,战火一触即发,便从澳门抵上海入住新雅饭店,希望在战火爆发时能助当局一臂之力。在这里,他意外遇上周恩来。

那时周恩来正为南方红军游击队的事发愁。西安事变后,国共和谈,两党关系和到达陕北的红军都得到了妥善安排,但在南方红军游击队的问题上双方僵持不下。蒋介石拒绝承认南方红军游击队,坚持要对南方红军游击队“实行编遣”,想把他们缴械、瓦解掉。见到叶挺之前,周恩来在南京与何应钦就南方红军游击队改编问题进行谈判。在谈判中,何应钦提出由陈诚来改编和领导南方红军游击队,遭到周恩来断然拒绝,坚持要彭德怀或叶剑英来负责。由于侵华日军步步紧逼,周恩来深知关于南方红军游击队的谈判不宜久拖不决,当务之急是如何尽快找到双方都能接受的条件,迅速使散布在南方各地的红军合法地集合成一支中共领导的主力部队。当周恩来看到叶挺时,眼前不由一亮:叶挺既加入过国民党,也当过共产党员,或许是国民党方面能够接受的解决南方红军游击队改编问题的合适人选。

周恩来提出由叶挺来改编游击队,叶挺立即答应,并提出改编后部队沿用北伐军第四军的番号,称新四军,意在继承、光大北伐时期老四军的光荣传统。周恩来立即电示何应钦,何应钦上报蒋介石,蒋介石欣然同意。就这样,国共双方各退一步达成协议,南方八省的红军游击队改编为国民革命军陆军新编第四军,简称新四军。

叶挺上任后向第三战区司令官顾祝同申领18万元作为集合开拔费和整理费,但只得了5万元、每月16.6万元经费的方案也没得到批准,只批准每月各种费用为6.5万元。新四军规模相当于国民党军队一个师,但给养仅相当于国民党军队的丙种师。新四军的编制问题上,何应钦不同意周恩来提出的“两师四旅八团”建制,只批准新四军编为四个游击支队,还不发给新四军棉军衣,说什么新四军打游击,不需要军衣。虽然困难重重,但叶挺表示要抗战到底。

粟裕得知上述信息后才明白失去踪影的叶挺为何突然出现并任新四军军长。时势的复杂令粟裕发出一声长叹。

回驻地时,粟裕见芭塘村其他新四军部队气氛活跃,歌声嘹亮。相比之下三营则气氛沉闷。其时三战区在20日左右要派员来点验部队,军部派服务团的李友声、林圣伟等十余人来帮助部队搞整编工作。当时战士们有的在理发,有的在洗补衣服,还有的在柴堆旁捉虱子。粟裕看到他们过来,很高兴,和他们一一握手后说:“你们来得正好。我们二支队是由闽西南红军游击队和浙江平阳游击队编成。闽西南的已整编就结,平阳部队因刚到,正忙于整编工作,迎接三战区来点验。你们除帮助整编外,还应该向部队宣传抗日救国的道理,帮助教歌、出墙报,使部队情绪活跃起来。”

没几天,赣粤边、闽赣边、闽西、闽南的红军游击队在张鼎丞、邓子恢的率领下来到岩寺入驻芭塘村。张鼎丞曾任福建省苏维埃政府主席,现任二支队司令员。粟裕随叶挺和项英等军部领导前往芭塘看望他们。叶挺和项英都针对未来的战斗发表了讲话。

叶挺说:“我们今后是要同日本侵略者打仗的,要有过硬的本领。你们要利用时间加强军政训练,提高他们的政治水平和军事、技术、战术水平。”

项英说:“我们的战术基本上是游击战,过去你们打的是山地游击战,将来打的可能是平原水网地区的游击战。时间、地点条件变化了,我们打仗也要变。我们虽然改编为新四军,但是,我们还要保持和发扬红军的优良传统。”

粟裕在闽西和闽南一带活动过,二支队政治部的王直以前是中国工农红军福建军区独立第九团政治部的干事,与粟裕打过多次交道。1934年4月,粟裕率领红十九师攻打福建省三明市永安城,王直所在的红九团配合粟裕打下永安城,歼灭国军两个团。事后,粟裕把这次战斗中缴获来的重机枪和200条长枪送给了红九团。那时部队的装备都很差,战士手中只有长矛和大刀。粟裕送给他们的可是一份厚礼!7月上旬,粟裕与先遣队到达红九团活动的地区时,红九团奉中央军委命令掩护先遣队过闽江,还收留了先遣队的一批伤病员。

在王直的印象里,粟裕可敬、可亲。现在归他的领导,王直心里十分高兴,说:“你现在是我们二支队的副司令,成为我们的直接首长啦!我们一定像兄弟一样亲密!”

过了两天,张鼎丞、粟裕率二支队在岩寺镇北文峰塔与新四军一支队、三支队、军部直属机关部队接受国民党第三战区的全权代表罗卓英的点验。

军队的点验,就是清点枪械数量,核定编制员额。按常理,点验是军队的一项正常工作,但蒋介石常用“点验”的办法削弱非嫡系部队。国共合作后,蒋介石又故伎重施,但是八路军不同意,令蒋介石很是恼火。改编新四军时,他指示:南方游击队必须派人点验。考虑到为了改善部队的装备,增加军饷,新四军方面接受了蒋介石提出的要求。为了迎接点验,叶挺等人命令各班虚报两人,为此,参谋长张云逸做解释工作:“国民党的点验其实是卡我们的脖子。我们要针锋相对,国民党军队虚报冒领、给军官们中饱私囊,发国难财;我们多报虚额,是为了队伍的发展壮大,是为了更好地抗战。”

20日,罗卓英带了一批军官来到岩寺。稍事休息后,在叶挺陪同下到岩寺镇文峰塔前点验新四军。

接受检阅点验指战员共有7000余人、3500余支枪、4挺轻机枪及不能连发的重机枪3挺。第四支队有3000余人,奉命集结江北霍山县流波疃,不在点验之列。全军共计1万多人、6000多支枪。

这些新四军战士高矮胖瘦不一,老弱病残也有,大都出身贫苦劳动人民的家庭读书不多,他们的武器大都是些老套筒、“汉阳造”,还有大刀长矛,甚至赤手空拳。但是,无论农民、工人、学生、职业军人,还是其他行业的人,无论年老的还是年少的,都不怕牺牲,随时准备拿起武器投入到与日军的战斗中去。

罗卓英检阅时说新四军老弱较多,武器装备少,要叶挺等人缩小队伍规模。叶挺和项英回复说:新四军是打不垮的英雄,武器好办,军委会和三战区可以补充。罗卓英其实是执行上级命令为压缩新四军编制找借口,见新四军方面如此回答,也不好再说什么,压缩编制也就不了了之。

新四军全称陆军新编第四军,长江以北高敬亭部归国民党第五战区司令官李宗仁指挥,长江以南部队受国民党第三战区司令官顾祝同指挥。

第三战区辖区为浙江和江苏,战斗序列为:第十集团军,司令官刘建绪;第十九集团军,司令官罗卓英;第二十三集团军,司令官唐式遵;第二十八集团军,司令官潘文华;新编第四军,军长叶挺(独立);独立第六旅,旅长周志群(独立);游击总司令黄绍竑,共辖24个步兵师,6个步兵旅。当时新四军兵员规模在第三战区所占比例很小。

岩寺集结意味着新四军组建的完成。新四军军部成立时,红军游击队还分散在江西、福建、广东、湖南、湖北、河南、浙江、安徽的深山老林里。在国共两党合作抗日的时代背景下,红军游击队在很短的时间内,跋涉千山万水,克服路途遥远、交通不便、日军飞机轰炸、国民党的刁难等困难,终于胜利会师于岩寺,汇成一股抗日的铁流。这在中国抗战史上是具有战略意义的重大事件

日军打下南京、芜湖后,进攻目标是江苏省徐州市,意在打通津浦线。国民党方面集中主力组织徐州会战。由于李宗仁在台儿庄取得胜利,迫使日军抽调大量兵力到津浦线上去,江南大地只以不多的兵力控制。国民党军政当局命令新四军开赴敌后战场,牵制日军,以配合国民党军队主力保卫徐州。

新四军军部随即着手深入敌后开展游击战,决定组织先遣支队前往苏南进行侦察,为随后主力部队挺进敌后创造条件,并将此意图上报中共中央

4月24日,项英接到中央军委主席毛泽东电报:“(新四军)主力开泾县、南陵一带,先派支队去溧水一带侦察甚妥,惟须派电台及一有军事知识之人随去。”

项英接电报后,迅速与叶挺、陈毅、张云逸、袁国平、周子昆、邓子恢等新四军领导研究,确定由陈毅领导抽调第一、第二、第三支队的侦察连及部分团以下干部组成先遣队,由粟裕任司令员率领开赴苏南进行战略侦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