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名人故事 攻曹家埠,乱敌部署震伪军_关于粟裕的故事

攻曹家埠,乱敌部署震伪军_关于粟裕的故事

时间:2020-08-25 名人故事 联系我们

攻曹家埠,乱敌部署震伪军_关于粟裕的故事

1942年冬,传南京方面敌人对南浦旅团和李(长江)、杨(仲华)伪军在苏中的“扫荡”、“清剿”连遭失败大为恼火,准备调三个师团的日军和参加过苏南“清乡”的伪和平建国军与南浦旅团共同对付苏中抗日军民。

12月1日,汪精卫以“清乡委员会委员长”的名义,发出《民国三十二年度上半年清乡工作训令》,决定对苏中地区实行“清乡”。

“清乡”是日伪对抗日军民继“扫荡”、“清剿”之后采用的一种新手段。所谓“清乡”,日方负责军事,汪伪负责政治,综合运用军事、政治、经济、文化、特务等手段,彻底肃清苏北、苏南的中共势力。

苏中区新四军的发展引起了日伪方面的高度重视,连东京的报纸上都说“扫荡长江下游之匪军是十分必要的”。日伪“清乡”工作委员会确定1943年除在苏南继续进行“清乡”外,还将“清乡”扩展到苏中、浙东等地区,并以对南京、上海和长江下游威胁最大的苏中区为重点。(www.guayunfan.com)

苏中区之所以受日伪重视,除了长江下游富有食盐、棉花、粮食等战略物资外,还与日军的新战略有关。

1942年下半年,日军制定了一个进攻四川以促使国民政府屈服或崩溃的“五号作战”计划。但由于太平洋战场的失利,为了保障太平洋战场的兵力配备和物资供应,日军于12月17日中止“五号作战”计划,令各军加强治安,确保占领区。

日伪方面在决定针对苏中区“清乡”后,苏中区南浦旅团开始做“清乡”的前期准备。南浦除了修筑公路,集结兵力,从各地征集用来构筑封锁线的毛竹外,还有一个大的动作——提出强行整编伪李长江和杨仲华的部队。伪军的动向顿时成为焦点。

伪军成分复杂,内部山头林立,上下内外相互矛盾,相互斗争,纪律败坏,战斗力也弱。这些伪军打家劫舍祸害百姓倒还得力,但打起仗来贪生怕死。南浦命令他们分进合击,他们常常分而不进,或合而不击,看到新四军转移也不敢打枪。有时阳奉阴违,两面讨好。有的伪军奉日军命令去抓夫修筑公路,他们对老百姓说:“你家两个壮丁,白天一个去修路,留一个晚上去破路。”这样做两边都不得罪。

南浦旅团调到苏中后被新四军前后消灭的累计有5000多人,虽累经补充,但只剩3800多人。现在凭这些人,既要对付新四军,又要控制庞大的伪军,肯定是两者不能兼顾。为了笼络和利用伪军,南浦采用放纵腐化和分而治之的办法。结果一方面使伪军在辖区内无恶不作、有恃无恐,人民对其反感日益强烈,反抗情绪更加高涨;另一方面又形成伪军的割据,使伪军之间的矛盾越来越大。加上日军对伪军暴戾骄横,恣意侮辱,日、伪之间矛盾日益加深。南浦左右为难,伪军不强化就不能“清乡”,一强化就会吓跑;又不能加以威胁镇压,因为他不过3000多人,而李长江和杨仲华有3万多人。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一些伪军对日本侵略战争能否最后胜利逐渐产生怀疑。南浦对伪军缩编强化、裁汰老弱和不稳分子已经给伪军带来了危机,影响了伪军的地位。现在南浦提出强迫伪军整编,加剧了伪军的恐慌。伪军动摇后走向两面,一面是靠向新四军,这是其中较少部分;另一面向国民党方面的韩德勤靠拢,向李明扬、陈泰运、张星炳靠拢,这是多数。伪军中有相当一部分是打着“曲线救国”旗号投降日军的国民党军,如李长江部。李长江与李明扬不仅有着密切的联系,还暗中给李明扬提供子弹等军需。再者大部伪军军官都是些贪利之辈,腐化堕落,想的只是升官发财,他们了解新四军,新四军虽然讲信义,但生活太苦,纪律太严,不能升官发财。

1943年元旦,南浦集结兵力3000多人,突然向东台西乡的国民党江苏省保安第三旅张星炳部及姜堰以北的税警团陈泰运部发动“扫荡”。

那天下午,粟裕在周家店给机关做《坚持原地斗争,保持有生力量》的动员报告,晚上得到南浦“扫荡”张星炳、陈泰运的情报。粟裕当即急电各部提高警惕,严防敌人突袭,同时密切监视敌伪和遭袭国民党军的动态

可能是张星炳和陈泰运二人完全没有防备,南浦突袭得手,张、陈二人被打得落花流水。六天时间,张星炳被南浦歼灭2个主力支队共2000多人,陈泰运则损失3个支队,被俘几百人。

就在南浦发动对张星炳、陈泰运打击的同一天,汪伪苏北地区“清乡”主任公署筹备处在苏州成立,拟定《苏北地区第一期清乡工作总纲》,明确规定“清乡”的范围是:西从天生港沿运盐河(通扬运河)到丁堰,北从丁堰沿串场河经掘港再东延至南坎,东抵黄海岸,南至长江边。这个地区面积为3600平方公里,人口270余万。同时,日华中派遣军司令畑俊六任命六十一师团长小林信男为苏北“清乡”地区最高指挥官。参加“清乡”的日伪军有第六十一师团,汪伪和平建国军第二十二师、三十三师、三十四师,共计1.6万余人;另有3个警察大队和大批特工、行政人员。确定1943年4月10日开始“清乡”,以苏中四分区作为“苏北第一期清乡地区”,对三分区则实行“清剿”;第一步军事“清乡”2个月,第二步政治“清乡”4个月。

参加此次会议的伪三十四师副师长施亚夫是新四军的人。会议一结束,施亚夫就将此次会议的全部有关情报和“清乡”计划、方案经交通员送到粟裕手中。粟裕立即根据情报相应地调整部署。

这个时候的粟裕夜以继日地精心研究敌情,包括江南“清乡”的许多资料,以及日伪军的战略部署和战术特点。他发电给中共中央,指出:“今后苏中形势将空前严重,但在总的有利的形势下我们有充分条件克服困难”,“但为粉碎敌人‘扫荡’、‘清乡’,达到坚持原地、原地保存,仍应从坏的方面作充分准备”。

为断伪军后路,南浦继续发动针对国民党军及其游击部队的打击。春节前后,南浦派一部佯攻一旅叶飞的旅部,对三、四分区进行小规模的“扫荡”,同时散播日军3个特种师团将来苏中“扫荡”的消息,造成“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效果,暗里却从二、三分区抽调石井、宇土、木村、加藤等大队的大部分、苏中伪军3000多人北上,与日军第十七师团4个联队、第十五师团2000余人合力进攻韩德勤部。一个星期不到,日军就将韩德勤部彻底打垮。随即日军“扫荡”盐阜地区的新四军部和三师,但没有得手。

南浦在北线给苏北地区国民党军歼灭性打击时,粟裕先后驻四分区周家店、西于家园、沙家坝、六总张宅、周家园等地。南浦在北线对国民党军的进攻使粟裕和四分区反“清乡”斗争得以从容部署。

华中局对日伪“清乡”高度重视,给粟裕发来电报,明确提出反“清乡”必须坚持原地斗争的总方针,后又指示“苏中只要能控制了大部分伪军就能取得反‘清乡’的胜利”。

事实上伪军也的确是关键

如果任南浦整编伪军,淘汰老弱病残,清洗流氓地痞,势必会增强伪军的实力,增加其牵制和打击新四军的力量,从而达到以华制华的目的。为了使已有矛盾的日伪之间关系更加恶化,达到分化瓦解敌伪关系、孤立南浦的目的,粟裕立即作出部署,提出“维持现状,反对改编”的口号,帮助伪军想办法出主意,鼓励伪军反对调防整编,策动伪军离开据点,不参加“清乡”,并划定适当区域让其生存,以达到离间日伪的目的。

李长江和杨仲华手下的伪军官怕整编,害怕失去升官发财的本钱。即使整编后侥幸保留职位,也会被派去“清乡”,要挨新四军的打,还可能被调到南太平洋当炮灰。哪条路都是死路,所以他们千方百计抗拒整编。

到了2月份,张北生到四分区视察,令通、如、海、启四县的伪县长、区长去苏州受训。这引起原来的伪组织——苏北行营的不满。苏北行营的头目以命令的形式禁止伪县长、区长参加受训。各伪县长、区长也怕张北生借培训之机削弱他们的权力或撤他们的职,也群起与张北生对抗。李长江和杨仲华及下面的伪军官乘机更激烈地抗调抗编。

正当粟裕分化南浦和伪军关系稍有进展时,南浦突然改变了主意。原来日本中国派遣军总部提出“清乡”时,南浦也深感“清乡”之必要,十分支持,他想借此一手把持苏中军政大权。可是日本中国派遣军总部与南京汪伪政权商讨的结果是四分区的“清乡”由汪精卫代表张北生来主持,必要时还要派新的部队来从事“清乡”工作。南浦对此十分不满。因为南浦本人在江北公司内有巨大投资,占有江北公司全部资本的五分之三。四分区富庶,油水多,南浦属下的各级军官也同样不想有人来插足分肥,更怕新的日军调来后要调他们到太平洋作战,所以更想维持现状。

此时东条英机到南京视察,听说南浦、苏北行营与张北生发生矛盾,就将南浦召到南京亲自调解说服。事后决定军事归南浦管,政治党务归张北生管,南浦仍极不满。张北生对原有伪军也构成权力上的威胁,所以他们也反对张北生。粟裕不失时机地提出“反对新派(指张北生),支持旧派”的口号,成功地进一步分化了伪伪之间的关系。南浦希望伪军帮他反对张北生,也不再提整编伪军的事。

伪军退路被断后,对新四军的敌意和行为有所收敛。不过南浦对伪军整编的事一松,一部分伪军又嚣张起来。

为了打乱敌人的部署,鼓舞群众的斗志,粟裕决定采取先发制人的策略,发动一轮针对最凶狠最反动伪军的攻击波。

攻击的第一个目标是在四分区与三分区南北交通通道上的曹家埠。由张震东的教导团负责攻坚,严昌荣七团打援。因为曹家埠工事坚固,粟裕决定动用山炮。

战前,粟裕亲自给教导团作战前动员:“现在敌人‘清乡’尚未准备就绪,强攻曹家埠可以打乱其计划,挫伤其士气,迟滞其行动,造成其混乱。群众在过去很多次反‘扫荡’中,已认识了我们的战术。敌人‘扫荡’开始,我们转移;敌人‘扫荡’结束时,我们就重重打击敌人。因此过去反‘扫荡’中,群众都怀着胜利的信心期待着我们打击敌人。可是这次‘清乡’不是一个月两个月的事,而是长期的斗争。同时伪军守据点也比过去强了。伪军在‘清乡’过程中,等了很久看不到我们的行动,便以为我们已无力量而会再次靠拢敌人。群众则可能在长期紧张状态下坚持而失望。这些对我们都不利。我们要打就要打狠,能使其他参加日军‘清乡’的伪军感到震惊,不敢轻易下乡单独活动。我们拂晓进攻,必须于当日上午一定拿下,否则敌人的增援部队就会赶到。”

2月23日夜,张震东率领特务团踏着白霜进入指定地点。天亮后,山炮连对进攻路上的碉堡连轰了三炮。山炮连放的第一炮只在碉堡上钻了个洞,将伪军营长炸死。第二炮炸毁了敌人的机枪。第三炮将这座碉堡炸塌。随即教导团发起冲锋。

因为还有数道障碍未能破坏,伪军依仗工事拼死反抗。战士们攻不进去,只得又退了回来。张震东到前线望远镜观察伪军的阵地时又遭敌冷枪射击而负伤,只能暂缓攻击。

中午,粟裕听说进攻受挫,张震东受了伤,立即带着作战科参谋周蔚昌、薛元恺跑到前线亲自指挥。他察看了地形,调整部署,将山炮转移到伪据点以南,同时令部队进行土工作业,掘战壕向敌人迫近。教导团再次做好进攻准备。

下午3点,山炮连再次发威,连发六炮,为进攻的战士开出一条道路。教导团的战士冲进据点,将一个营伪军全歼。

晚上,粟裕和钟期光就住在曹家埠。第二天,老百姓烧掉曹家埠的伪据点,彻底拆毁了碉堡。师直机关也从曹家埠转移到兴隆灶秦宅,过两天又转移到双墩。

曹家埠战斗后,第一旅一团和第三旅七团乘胜相继攻克孙家窑、三阳镇、悦来镇等日伪军据点12处,摧毁敌军碉堡40余座;还以部分兵力挺进长江北岸,掩护群众烧毁日伪军用以构筑篱笆封锁线的大批毛竹。同时加强对伪军的分化瓦解工作,促使南通伪军500多人逃亡海门伪军中立。

这一系列凌厉的军政攻势,虽不能阻止日军“清乡”计划,但震慑了伪军,增强了苏中军民反“清乡”斗争必胜的信心。

这时,日本中国派遣军总部终于认识到:以南浦现有的力量和南浦保持现状的态度,南浦要主持“清乡”工作是不能收效的。他们当即调整部署,由新编的小林信男第六十一师团派4个大队到四分区负责“清乡”,由菊池联队长负军事之责,南浦旅团长则负责其他分区的警备、“扫荡”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