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名人故事 反伪整编,武斗文攻奏成效_关于粟裕的故事

反伪整编,武斗文攻奏成效_关于粟裕的故事

时间:2020-08-25 名人故事 联系我们

反伪整编,武斗文攻奏成效_关于粟裕的故事

粟裕回到吴家桥几天后是1943年10月10日,中华民国成立32周年。

至此,粟裕的一师在大江南北坚持抗战已有6年。粟裕和一师诸领导对本师6年来的战绩作了一个盘点:作战5386次以上,毙伤日军13541人、伪军官兵18000多人,俘日军96人、伪军11800多人。

客观地说,从数据上看,这个战绩并不值得称道,因为国民党军在抗战之初组织的大型会战所取得的战绩便足以掩盖上面这个数据的光芒。但从作战双方实力对比来看,这支部队毙伤日伪军的人数是自身的两三倍(还不包括毙伤的反共国民党军),而且这个战果是在装备不全、军事技术上也没有很好训练的基础上取得的,所以,这个数字是值得骄傲的。

粟裕及一师官兵本着“军人守土有责”的精神,不畏艰险,成立没多久即向日伪统治的核心南京城下挺进,以一系列的积极攻势作战,在已处于无政府状态下的江南大地重启民族抗战的局面,发动人民武装抗战,粉碎了日军控制大江南北的迷梦。(www.guayunfan.com)

此时,苏中军区反“清乡”斗争已进入新的时期。9月份敌人没有什么大动作。原因有两个:一是小林信男和船引于8月30日到上海参加日华中派遣军总部召开的师团长级的会议,两人受命各自抽出两个大队的人马调往江南参加对国民党军的“扫荡”,并在9、10、11三个月内保证他们辖区内维持现状;二是日军上海宪兵队特高科长冈村将江苏伪省长李士群毒死,敌伪忙于处理内部矛盾,无法集中力量对抗日根据地进行“扫荡”。

据说李士群是国民党特工机关用了反间计借日本人之手除去的。对其死因众说纷纭,但粟裕认为是李士群个人野心太大,他借苏北“清乡”之机,想建立自己的军队,而且羽翼渐渐丰满,慢慢自成系统,日军无法容忍,难以控制,所以毒死了他。李士群是在上海被毒死的,但影响波及苏中,负责苏中“清乡”的张北生是李士群的亲信,李士群一死,张北生很快就失宠,据传将由一个叫项致庄的人代替张北生来主持苏中“清乡”事务

敌人内部矛盾爆发对粟裕他们来说是一个机会。粟裕开始集中主力兵团及地方兵团开展冬季练兵,研究攻坚打援的战术。粟裕的部队长于野战、游击战,在攻坚方面积累的经验不多,在这方面不如八路军。从敌伪回归的汤景延部也在这时上调师部,编为新四军苏中“联抗”第二团。

姜颂平、张北生对汤景延产生怀疑后决定对汤团加以改造控制。当时反对日伪第一期“清乡”已胜利在握,汤景延长期打入日伪内部已无必要。为了避免造成损失,汤景延受命率部于9月29日夜暴动,胜利回到了根据地。

苏中四分区司令员陶勇在旅部驻地刘家园已为汤景延召开了祝捷大会,由于汤景延胜利归来意义非同小可,所以粟裕和苏中军政领导在师部再次召开庆功大会。

伪军的生活待遇比新四军好,差距还不只是一个档次。去时汤景延团上下衣衫褴褛,鹄面鸠形,回来后,穿着焕然一新,全吃得油光满面。

粟裕高兴地握着汤景延的手,风趣地说:“听说日军师团长小林气得要命,拿伪苏北清乡公署主任张北生和汪伪特工总部江苏实验区南通分区区长姜颂平出气,张北生、姜颂平受了严厉训斥不说,还几乎丢官丧命……”

小林信男的确气得差点吐血。李士群之死对他来说已是一个很大的打击,汤景延的“回归”对他而言更是雪上加霜。

小林信男在常熟地区“清乡”取得“丰功伟绩”与李士群密不可分。两人的合作可称日、伪合作的一个“成功典范”。李士群平时对小林信男唯命是从,颇得小林信男好感。李士群中毒后,小林信男不知道这是他们日本人干的,还曾带着他师团的军医官和华中铁道会社的一个铁路医官去看李士群。李士群不知道中了什么毒,是小林信男的军医检查并证实他是中了阿米巴菌的毒——这种东西是用老鼠屎培养出来的,只有日本有。李士群死后,日军华中派遣军总部命令各地严防李士群党羽暴动,小林信男下令南通全城戒严,事发当天还城门紧闭,禁止行人出入。不想还是发生了汤景延部的武装暴动。

汤景延在他这里白吃白喝几个月,还又吃又兜,带走了重机枪1挺、轻机枪2挺、步枪百余支、子弹10余万发。这些倒也罢了,关键是汤团曾是小林信男在四分区“清乡”成功的一个“典型”,曾大肆宣传,不料到头来却是一起诈降。小林信男主持的“清乡”本已受挫,现在局面更加难堪,伪军内部也是乱上加乱。国民党的特务在李明扬、陈泰运的掩护下乘机利用李士群死后伪军混乱的机会拉拢分化伪军。

这一时期,小林信男的同僚船引师团长同样为伪军的原因也大伤脑筋。

船引和小林都隐而不发,但到了10月22日,参加江南“扫荡”的日军回防苏中后,船引师团即对李明扬、陈泰运进行小规模“扫荡”,击溃陈泰运的特务团,击毙李明扬部二支队长杨善夫,警告二人不得乱动。小林信男师团则开始对四分区通西、通中发动“清剿”。11月3日,又对海中地区进行“强化清乡”。三旅长陶勇率部反击,攻克丰利,全歼伪军1个团。4日,小林信男集结兵力向丰东地区“扫荡”,企图追歼陶勇的部队,没有得逞,于6日收兵回防。

粟裕判断船引师团将对一、二、三分区发动“清剿”,对李明扬、陈泰运“扫荡”的目的不过是防止李明扬、陈泰运二人在背后捣乱罢了,随后小林信男对四分区的行动证实了他的判断。

船引师团兵力不足,要发动新的军事行动还得依靠伪军。粟裕先下手为强,动用主力部队打击最顽固不化的刘湘图、徐容、潘干臣等伪军,拔除了一些据点,以警告伪军不得与新四军对抗。对伪军的军事打击很快产生了效果,伪军对新四军产生惧怕心理,不愿与新四军对抗,并影响到船引师团的行动。

船引师团企图于11月初报复二分区,计划对盐东以南,岔河、马塘、掘港以北的如中、台南及台北地区发动“清乡”,并借机对二分区实行“屯垦”,已开始着手部署。但这个计划因为伪军不配合而实行不了。二分区是粟裕一师的领导机关和主力所在地,船引知道单凭他这个师团的力量要想在二分区实行“屯垦”是不行的,必须有伪军的支持。伪军数量虽多,但质量太差。船引与南京日伪头目商量后,决定先强化伪军,进行缩编。苏中伪军再次成为焦点。

12月23日,日军在扬州召开伪军师长以上会议,宣布对二分区的“屯垦”计划暂停,强迫伪一集团军司令李长江去南京,取消伪第一集团军。苏北伪军编成第五集团军,辖2个军7个师,由项致庄任总司令。会后改编即行开始,限于明年2月份前结束。

在南通,小林信男开始整顿伪军的排以上军官,伪军的一切全由他说了算,一旦发现可疑分子,立即秘密处决。此时小林信男对伪三十四师参谋长兼一三五团施亚夫产生了怀疑,因为有人向他告密,说施亚夫早年当过红军十四军的营长。施亚夫确实是中共打入日伪的高级特工。打入日伪后不久便成了汪精卫家的座上宾和常客,后又任南通地区日伪军棋社社长,他认识汪精卫属下72个师的大部分头头,几乎参加了南通日军所有重要的军事会议,几乎每一次,他都把情报送给了新四军,使小林信男追杀新四军高级干部计谋屡屡落空。施亚夫本来还要继续潜伏下去,因敌人有所察觉,只好提前反正,于1944年1月3日率一团人马回到抗日根据地。

为了不让船引和小林顺利整编伪军,粟裕命令各军分区乘伪军整编调防的混乱时机开展新一轮打击伪军的春季军事行动。

在一分区,三旅第七团和十八旅第五十二团联合行动,攻克宝应县大官庄、高邮县王家营、永安镇等据点。三分区一旅攻克运粮河后,又收复蒋垛、张甸、古溪、季家社、钱家荡、南新街、鞠顾庄、丁家桥、港湾、孔家桥等地,解放土地面积2700多平方公里。二分区亦攻克西团、安丰、黄庄等地。15日,全部伪军调防大致完成,打击伪军的军事行动告一段落。

“武斗”过后是“文攻”,16日,粟裕以苏中军区司令员名义发表《告“和平军”将领书》:

汉奸是没有好下场的,当“和平军”也决无出路。……你们要知道,最近这次鬼子对你们的‘改编’,一半是为了要送你们到南洋去抵挡英美的飞机大炮,一半是为了要你们更积极地来和我们作战。不管是国内战场还是国外战场,总而言之,是为了要你们做鬼子的替死鬼。你们想一想吧:鬼子自己已无办法和我们作战,你们又有什么用呢?我们反“扫荡”、反“清剿”、反“清乡”的光辉胜利你们不会不知道吧?至于国内的战场,那就更不必说,如果去参加,你们就会弄得“回不得家乡,见不到爹娘”,连骨头也不会留下一根的。为了你们的前途,为了你们的生命财产,特别是为了你们不至于完全失去做中国人的资格,你们应即时猛醒,千万不要再上鬼子的当,不要再受项致庄的欺压蒙蔽,立即行动起来,反对“强化”、“改编”,拒绝“调防”,不接受作战命令,赶快和我们紧紧携起手来,重新回到中华民族的怀抱中来吧!

这些攻势过后,伪乡长、保长、自卫团和部分伪军纷纷向新四军靠拢。然而也有部分伪军因与日军混编,觉得靠山硬,嚣张依旧。

三仓以南20多公里的角斜、李堡、丁所、海安一带的敌伪军最为反动,常常下乡骚扰抢劫。三仓一带的老百姓都提心吊胆,家家锅不动、瓢不响,蹲在家里不敢外出,一点过年的气氛都没有。

粟裕了解这一情况后立即召开会议,决定打击伪军,让老百姓过一个太平年。距离根据地最近的是李堡、角斜,这两个集镇驻敌多,守备严,而李堡以南七八公里的丁家所,虽然也驻有上千名日伪军,但思想麻痹,防守不严。因此,粟裕决定避实就虚,攻打丁家所,从敌人的心窝里掏出这块“肉”。

腊月二十九,吴家桥一片草地上,鹅毛大雪刚停,草地上一片银白。粟裕站在用方桌垒起的高台上,对数千军民高声问道:

“同志们!你们知道今天为什么要开这个大会?”

“要打仗呗!”台下异口同声地回答。

“对!是要打仗,老百姓要过太平年,部队要打个漂亮仗。春节即将来临,群众巴望着过个太平年,敌人却掠夺更加猖狂,下乡抓鸡、牵羊、抢猪……闹得人心惶惶,鸡犬不宁。人民军队为人民,这就是我们的宗旨。赶走日本侵略者,打垮敌人,让人民过上安居乐业的日子!我们一定要给敌人一个下马威,让老百姓过个太平年。”

当天晚上,粟裕和陶勇带领部队摸黑出发,经过4小时的急行军,在天亮前全部分散隐蔽到丁家所四周的村庄里。粟裕在一户贫农家里住下来。

第二天上午,粟裕身披棉大衣,在村头转了一圈,发现还是没有一点过年的气氛。

回到司令部后,粟裕对陶勇说:“这样不行,要告诉老百姓,今天是大年三十,要跟往年一样蒸团蒸糕,敲锣打鼓,放鞭炮。”

陶勇派人分头传达,很快村庄里就恢复了节日的气氛。

天黑以后,各路部队纷纷向丁家所四周运动,截断了通往海安和李堡的公路、电话线。晚上9点整,3颗红色信号弹飞向天空。霎时间,枪炮声响成一片。正在过年的日伪军遭到突然袭击,仓促应战,很快土崩瓦解。到拂晓时,仅剩下西南角上的一个大碉堡的敌军还在顽抗。

粟裕在丁家所东边的一个高坡上,用望远镜注视着战场的动态。他看到部队几次向那个碉堡发起冲锋,都没能攻进去,伤亡较重,立即下令调集几门迫击炮,一齐向碉堡轰去,将其彻底摧毁。

龟缩在海安、李堡等地的敌人,一动也没敢动,眼睁睁地看着新四军把丁家所的1000多伪军吃掉。

这一仗打得敌人胆战心惊,一连好多天都不敢离开据点,老百姓确确实实过了一个太平年。人们在欢度新春佳节时,无不称赞说:“多亏粟司令带兵,掏了敌人的心窝肉,我们才能过上一个太平年!”

年底时粟裕做了一个盘点:从1943年4月1日开始,四分区军民经过了6个月的反“第一期清乡”(“军事清乡”“政治清乡”)、3个月的反“延期清乡”和反“高度清乡”,共作战2100余次,毙伤敌伪军、镇压“清乡”人员2400余名,并争取了1700余名伪军、伪人员向我自首投诚。我军民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据不完全统计,群众死难上万人,县、区、乡干部牺牲104人,部队指战员伤亡近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