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建东北抗日联军总指挥部_关于杨靖宇的故事

时间:2019-08-24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7 次

组建东北抗日联军总指挥部_关于杨靖宇的故事

正如杨靖宇所指出的,进军辉发江南的目的之一就是“广泛联合各抗日军,造成全民统一战线,夺取无产阶级领导权”,在辉发江南地区的激烈战斗中,杨靖宇仍然尽最大力量团结教育各路义勇军,实现各路抗日武装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大联合。针对当时“南满日军势雄力强,枪械精良,高垒固守,我等欲战而力不胜”[57]的实际情况,杨靖宇对症下药,指出:“在这一带有上万群众性的抗日队伍,就是需要组织起来,扭成一股绳儿!但是那些头头,还不相信党的力量哩!要争取他们,团结他们,必须显示一下我们的力量。”[58]

杨靖宇的分析十分恰当,进军辉发江南的胜利,令各路义勇军对共产党刮目相看,争先恐后地向杨靖宇领导下的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一军独立师靠拢,“如老常青说:‘我就信服共产党了,他不但公正而且还能干,没错。’现在,老常青和我们,以及他的队伍和我们的部队一点隔膜都没有。赵参谋长得到我们的宣传品不放手,口口声声说:‘真对真好’。”[59]甚至有的义勇军部队还主动接受杨靖宇的命令,协助人民革命军作战和联络。八道江战斗后第三天,杨靖宇在率部行军途中遭到邵本良伪军袭击,杨靖宇和四名战士与部队失散,危急关头,义勇军部队发挥了巨大作用:

司令等五人当夜追队不得,第二日夜在某处遇一小帮抗日军,当时司令令该小帮抗日军送信给青林(抗日军)。待青林得信后,连夜赶来接(全队弟兄并说杨司令五人作战滑出来了,我们豁出上半截也得接他去)。是日又与老常青接头,这时司令即与老常青、青林等一百多人活动起来了。过半月之久才与我军集合。[60]

在以胜利成果鼓励义勇军斗志的基础上,杨靖宇趁热打铁,主动提出与义勇军联合作战,同时,针对义勇军部队军纪败坏、群众反感情绪甚大的事实,积极居中协调,一方面劝告群众“豺狼入门,外患为重,要联合起来对付日本帝国主义者”,[61]另一方面劝告义勇军部队改变对群众的态度,在杨靖宇的教育下,加之切实感受到义勇军部队态度的变化,群众也逐渐接受了中国共产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积极协助义勇军抗日。“百姓对我们的态度全变啦!好啦!军中粮草充足,一片兴旺!”[62]义勇军首领田麟的话,道出了南满义勇军的一致感受。(www.guayunfan.com)

至此,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以杨靖宇指挥的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一军独立师为中心,实现南满抗日武装大联合的条件已经成熟。另一方面,成立于1933年7月的“反日联合军参谋部”因当时被推选为总司令的毛作彬叛变投敌,实际上已经解体。从实际情况出发,遵循满洲省委在1933年“五一五决议”的指示,杨靖宇在李红光和韩光的协助下,“给各抗日军领导人写信,说服他们参加联合的抗日武装组织,请他们来参加会谈”。[63]

杨靖宇和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一军独立师的呼吁,立即受到南满地区各抗日武装的积极响应,经过认真筹备,1934年春节过后,杨靖宇率部与各路义勇军部队联合行军,经过三道老爷府,来到距白浆河南20里三岔子附近的城墙砬子(今属靖宇县),在这里停留八天。当地以伐木为生的“木帮”群众以猪肉白面热情劳军,军民共度新春佳节。不少“木帮”工人参加了人民革命军。

1934年2月21日(农历正月初八),东北抗日斗争历史上一次极为重要的会议——城墙砬子(韩光记为陈泉砬子,据赵俊清考证,“陈泉砬子”实为“城墙砬子”之谐音——引者注)会议,在“联合抗日”的口号声中开幕了。

连同杨靖宇本人在内,共有17支抗日武装的领导人参加了会议,代表着他们率领的4000余名战士。杨靖宇以中共满洲省委代表的名义首先讲话,“他着重分析了东北的形势,阐明了我们党的抗日主张,劝诫各抗日军领导人:‘斗争是长期的,今日联合,万不可遇难而退’。”[64]

这次会议的最重要成果,就是产生了统一领导南满地区抗日武装的“东北抗日联军总指挥部”。当时参加会议的韩光在事后两个月即4月23日的追记中,仍能感受到当时的热烈和激动:

关于抗日联军总指挥部的问题——参加这一个组织的有以下的抗日军,共编成八个支队。至于我军已经是按团、连、排的编制则不必改。老常青为第一支队,四海为第二支队,臣军为第三支队,朱司令为第四支队,双胜为第五支队,保国为第六支队,东边好为第七支队,赵参谋长为第八支队。在陈泉砬子这个会议上,连我们共大小有17个队头。会场形式非常隆重。正式通过决议很多,最主要的即是斗争纲领、宣言及目前之工作。宣言归总指挥负责起草,发出不用再经全体会议通过。抗联的斗争纲领即是我军的斗争纲领,又加上三条:(1)不投降,坚决抗日到底,如有勾结敌人叛变等情,一经查觉,得由总指挥部下命令解除该队武装以军法行事。(2)在各队游击区内反日群众或反日工作人员得任意进行工作,队伍应给以保护。(3)允许并帮助反日群众武装起来,并帮助群众进行反日斗争。至于选举总指挥部人员的时候尤为郑重,皆采用投票法,当时室内则鸦雀无声,选总指挥票17张,16张写着杨司令。选总参谋长,我们得九票,赵参谋长七票,结果还是我们的参谋长(即李红光——引者注)当选了。所以形成了我们的司令部即是总指挥部。老常青为副总指挥。赵参谋长为外交部长。余各为参谋委员等。抗联成立后,各支队部对总指挥部来往,皆无形中采用了很正式的格式和手续。同时还有朱司令公开出一张布告,声明取消过去的山头(大善人),底下落款为‘抗日联军第四支队司令朱××’,这些表明他们对于总指挥部的信任了。目前,在南满区抗联之成立是有很大意义的。这是已经完全在我们领导之下的统一战线的形势,已经有可能将南满一切抗日的队伍组织在这一组织内,这是南满反日战争的新阶段。[65]

城墙砬子会议产生的“东北抗日联军总指挥部”,由杨靖宇任总指挥、老常青(即隋常青)任副总指挥、李红光任参谋长、宋铁岩任政治部主任(因当时宋铁岩仍在苏剑飞部工作,实际由独立师政治部主任韩光代理)、赵铭思(即赵参谋长)任外交部长,不久增补为副总指挥。这是第一个完全由中国共产党创建和领导、在广泛统一战线基础上建立的抗日领导机构。也就是从这时起,“东北抗日联军”这个光辉的名字,开始出现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史册上。

会议结束后,与会人员发表联合宣言,庄严宣告:“我们,南满的抗日军领袖们,在祖国山河欲裂、严重危难之际,向三省同胞宣誓:我们一致拥护中国共产党的坚决抗日主张,不分见解、信仰,枪口一致对外……我们一致联合起来!” [66]

“东北抗日联军总指挥部”成立后,在领导抗日武装斗争的同时,也对各路抗日武装进行教育改造,使之成为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抗日军队,尤其注重改善军民关系、维护群众利益,为此,杨靖宇和赵铭思以正副总指挥名义,于4月联名发布了《东北抗日联军总指挥部布告》:

东方的强盗日本帝国主义侵略我国领土,惨杀我群众,又烧毁山里的房屋,欺骗群众归乡,任意杀戮,满足其战欲,民间的痛苦已达极点。

而出卖民族利益的国民党直到今天四年有余,仍未出动一兵一卒,拱手将东北送给日本帝国主义。于是我抗日军兴起,挺身负起保护抗日民众的责任,山里一带地势崎岖、人烟稀少,久为我抗日各军涵养实力之地,需严加保护,以图提高生产,或互相联合抗日。但最近有抗日军的败类,明面标榜抗日名义,暗中作出强奸、抢夺等非行。对于这些大胆不法之徒极有彻底铲除的必要,因此本军与真正的抗日友军会同协商,与大众共同铲除鼠贼。此外并许可广大群众组织反日会、农民委员会,协议抗日事项,以洋炮、大刀、棍棒成立农民自卫队。

在此布告后,倘仍有这种败类存在时,一定将其消灭,本军誓为群众的后盾,仰各安生切勿惊慌,因各地群众未察知本联军的宗旨,特此布告周知。

在杨靖宇的感召下,各路义勇军共同实践着抗日救亡的宗旨。在以后严酷的斗争中,有人落伍,有人叛变,但更多的是英勇的斗争和壮烈的牺牲。在经过5年的战斗之后,当年的义勇军首领田麟于1939年用热血染红了祖国和家乡的田野。牺牲时,他已经是一位担任抗联第一军第五团团长的共产党员。直到他牺牲41年之后,韩光依旧记得他的心路历程:

一天,我们正行进在龙岗山的大森林里,忽见三匹快马疾驰而来。近了一看,原来是同我们一起攻打八道江镇的田司令,和他手下的两个队长。田麟一见杨司令,便向他手下的两个队长说:“这就是大家都闻名的杨司令!”他部下听了,赶快下马给靖宇同志磕起头来。

……

我们高兴地谈了好久。最后他感叹地谈起他十几年来所经历的失败、艰险和痛苦。尤其是“九一八”事变以后,他亲眼见过多少抗日好汉一帮帮揭竿而起,又一伙伙失败溃散;见到国民党军阀、政客一批批投降日寇当了汉奸。他曾拔刀盟誓,要为国雪耻,可是又感叹自己势单力薄、力不从心。他正为东三省的局面不可收拾而悲观的时候,杨靖宇、共产党来了,从此混乱的局面一天天好起来。讲到这里,他突然勒住马,凑近我,郑重地说道:“我要跟共产党走,请给我派个政委吧!”

这个长白山的木工,在铁一般的事实面前,终于认识到有了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抗日救国才有希望。晚间宿营时,我向杨靖宇同志汇报了和田麟的谈话,他兴奋地说:“很对,很好!这说明党的正确主张深入了人心!” [67]

杨靖宇创建的“东北抗日联军总指挥部”,和他以前参加创建的“反日联合军参谋部”,曾受到“左”倾路线不点名的错误批评。1934年2月22日,党中央在给满洲省委的指示信中称:“磐石人民革命军与宋司令毛团组织的联合军总司令部,其结果是上层勾结代替了下层统一战线,而至于完全破产。这些错误,都必须迅速的纠正过来。”[68]但实践证明,杨靖宇的这一创举,实现了南满地区抗日力量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团结统一,奠定了建立抗联第一路军的基础,极大地推动了东北抗日斗争,成为东北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最初范例。1938年,在《论七年来东北抗日游击运动的经验和教训》一文中,杨松高度评价说:“第一军杨靖宇……终因其领导人不怕困难,正确执行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纠正过去的错误,很快地改善了与各抗日友军之关系,早在1933年冬(原文如此——引者注)就曾成立抗日联军总指挥部,联合各抗日部队,共同击溃敌人的讨伐,没有中敌人挑拨离间和各个击破的奸计。” [69]

1951年10月12日,《毛泽东选集》第1版正式出版,在第1卷《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策略》的注释中,对东北抗日联军作了如下介绍:“一九三一年日本帝国主义侵占东北以后,中国共产党号召人民武装反抗,组织了抗日游击队和东北人民革命军,援助了各种形式的抗日义勇军。一九三四年后,一切东北抗日的队伍,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组成为统一的东北抗日联军,以著名的共产党员杨靖宇为总指挥,长期坚持了东北的抗日游击战争。”[70]

《毛泽东选集》第1版注释之所以把东北抗日联军的成立时间确定为1934年,并指出杨靖宇是东北抗日联军总指挥,正是以“东北抗日联军总指挥部”的成立为基础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