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建少年铁血队_关于杨靖宇的故事

时间:2019-08-24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9 次

组建少年铁血队_关于杨靖宇的故事

在新中国出版的连环画中,有一本曾被宋庆龄誉为“在纯洁的、幼小的心灵上种下优良品质的种子……给孩子们多么好的影响”[59]的经典作品,这就是多次再版的《杨司令的少先队》,它记述的是抗联第一路军的一支特殊队伍——少年铁血队。

从开始领导抗日斗争时起,杨靖宇就十分重视少年儿童工作。早在1934年,抗联第一军第一团和第三团就组建了少年营,其中第一团少年营成员35人左右,编为两个排。营设团支部,排设团小组,许多少年战士在斗争考验中成长为共青团员。在杨靖宇、魏拯民等领导同志的关怀重视下,抗联第一军和第一路军的青年工作成效卓著。

正如赵振华回忆的那样:

一军的青年工作开展得很活跃。当时军部设共产主义青年团委员会,各师也有共青团委员会,连队设团支部或团小组。虽然团组织不公开,都是秘密地进行活动,但在青年中影响很大。他们通过演节目、讲演或个别找青年谈话等形式,宣传抗日道理,动员青年参军。在部队里,团组织主要是教育团员青年起模范带头作用。青年团提出的口号是:“攻时在前,退时在后”、“重伤不哭,轻伤不下火线”,以及“遵守群众纪律”、“宣传动员群众参加抗日”等等。那时入团条件要求很高,和入党条件基本相似,所以,后来团员转党时就没有预备期。在党团组织的教育下,青年战士们英勇无畏、机智顽强地打击敌人,出现了很多感人的事迹。下面,我讲几个青年斗争的小故事:(www.guayunfan.com)

先讲一个“小山东威震敌胆”的故事。一九三五年秋,我们部队来到了濛江县(现在的靖宇县),这里有一个棒槌营,有些人专门在这里搞人参生产。群众告诉我们说,这儿有一个小山东,把黑瞎子都给打死了。那是有一天,小山东正在院子里捶靰鞡草,忽然看到一帮人跑过来了,他就问:“你们跑啥?”那些人说:“来黑瞎子了!”小山东因为刚从山东过来,没见过黑瞎子,也不懂什么叫黑瞎子。他十八九岁,年轻力壮,又会武术,什么也不怕,就跑过去看。黑瞎子一看他跑过来了,扑过去就要咬他。小山东迎上去一阵猛打,把黑瞎子的脑袋打碎了,他还说:“这个小黑狗可真厉害!”

我们听说小山东这样勇敢,就把他吸收到部队里来了。他刚参军时,发给他枪,他不要,看到我们连长有一把大刀,就把大刀要过来了。一次,我们部队打伏击战,他用这把大刀左抡右砍,一个人就打死了几十个敌人。在多次战斗中他都是这样,因此,他的事迹就在部队传开了,敌人也很怕他。一九三五年十二月的一天,我们部队涉过一条江,当时他正患重感冒,由于深秋江水太凉,经这一刺激,他的病情加重,过江后第三天他就去世了,同志们都很悲痛。

还有一个青年战士的名字已经记不清了,只知道他的外号叫“打一面”,非常机智勇敢。一九三六年,部队在桓仁县一带和敌人作战。战斗打得很激烈,敌人从侧翼向我们冲过来,另外一个方向情况又十分危急,需要抽兵力过去。这个青年战士说:“这一面我来!”就这样,把部队调走了,他一个人打退了侧翼的敌人,使部队取得了战斗的胜利。从此,大家都叫他“打一面”了。可见,那时的青年战士作战都是十分勇敢的。

由于少年连的青年年龄都很小,部队首长特别爱护他们,根据不同的情况使用他们,一般都是交给他们一些较轻的战斗任务,战斗有利,胜利有把握,伤亡不大时就把任务交给他们。比如,部队打胜了,冲锋、追击敌人让他们参加,使他们受到锻炼,得到收获,增强他们的胜利信心。还组织他们进行学习,开展文艺活动,宣传群众等等,少年连像一个大学校,培养出许多优秀的青年干部。[60]

长冈大捷后,杨靖宇积累多年经验,决定组建少年铁血队,加强对少年工作的领导和关注。为此,杨靖宇采取了一系列行之有效的措施,其中之一是派王传圣担任指导员。从杨靖宇的话语中,王传圣感受到他对少年战士的殷切期望:

少年铁血队既是一支军队,又是一所学校。你要从思想上教育这些小同志,提高他们的阶级觉悟,同时加强军事训练,提高战斗力,使他们尽早成为一个坚强的革命战士,现在成立少年铁血队,将来孩子们多了,还要成立少年营呢![61]

带着杨靖宇送给自己学习文化的工具——两支跟随他历经枪林弹雨的钢笔,王传圣和队长、原司令部潘副秘书长的警卫员高玉信一起,开始了领导少年铁血队的新的战斗生活:“全队50来人,分成三个班。少年铁血队队员最大的18岁,最小的14岁。有的是给日本人修铁路的小工人;有的是流浪儿,被部队收留的;有的是父母被日寇杀害,跑到部队来为父母报仇的。虽然这些人的年龄小,但每个人的心里都充满着对日本帝国主义的深仇大恨。杨司令把他们看作长白山的火种、抗联的未来。这些小孩分散在队伍中,行军作战很不方便。因此,杨司令决定把他们集中起来,学军事、学文化,成为设在抗联里的一所军政大学校。” [62]

少年铁血队成立后,杨靖宇倾尽全力,给了“红孩子”们最大的关爱,从进行政治文化教育,到食品武器的补充,无不浸透着杨靖宇的关爱。1939年4月,杨靖宇利用缴获敌人的物资,一次给少年铁血队发放了每人一套呢子军服、一套单衣,每班一件大衣。为帮助少年战士尽快成长,杨靖宇尤其注重帮助他们总结经验、吸取教训、提高水平和能力。红土崖初战胜利后杨靖宇和魏拯民的教诲,永远铭记在王传圣心中:

一天,我们行进到临江县境内红土崖村东北时,和敌人遭遇,我们少年铁血队主动出击敌人,偷袭部队打了个胜仗。我和高队长向杨司令汇报战斗情况后,我说:“今天我在指挥上也有错误,只顾追击敌人机关枪,忘记了指挥部队,只起一个战斗员的作用,没有发挥指导员的作用。”

杨司令听到这里,乐了。“你能发现自己的缺点毛病在什么地方,这一点很好,今后吸取教训就行了。谁也不是生下来就会打仗的,要边学,边打。总的看,你们今天头一次打仗,在没有思想准备的情况下,发现敌人偷袭能扭过头去猛烈反击敌人,很有秩序地冲锋,说明你们指挥主动,战士们勇敢、顽强,仗打得不错,我相信你们铁血队很快会成长起来的。”

部队到达濛江县西南部密林时,进行了短期休整,总结从辑安出发以来的工作。这段时间,部队基本上是晚上行军、白天打仗,战士们没有很好睡眠。一天,杨司令和魏拯民副司令把我和高玉信队长找到总司令部。杨司令问:“少年铁血队战士的情绪怎么样?”我回答说:“现在休息七八天,精神好多了。”

杨司令对我们说:“据我了解,你们少年铁血队情绪确实不错。少年铁血队成立已经好几个月,你们两个人要很好地带领这帮小同志。经常给他们讲一些战斗故事,鼓舞他们的斗志、启发他们的觉悟,让他们知道为谁打仗。要多做说服工作、教育工作。红土崖反击战、岔沟突围战,你们打得都不错。但你们要注意,不要打胜不打败。胜利了,嗷嗷叫,情绪一下就起来了;失败了,垂头丧气,情绪一下落下去。要经得起胜利考验,也要经得起失败的考验。现在你们是指挥员,要注意这个问题。少年铁血队在成长,你们队长、指导员也在逐渐成熟,将来部队扩大了,成立少年营,你们还是领导,要不断进步才行。”

这时魏副司令接过话说:“我再提醒一句,你们两个是指挥员,不要犯红眼病,枪一响就要冲上去,要冷静,要锻炼如何指挥部队才行。”我保证说:“今后再不犯红眼病了。”两位司令员哈哈大笑起来,魏副司令说:“认错改了就好。”杨司令说:“大队要出发,你们铁血队暂时离开大队,跟韩仁和参谋在这一带活动,到时候总司令部再来接你们。”

这时,我和高队长才明白,总司令部在临走前,找我和高队长谈话,肯定我们的成绩,指出缺点毛病,是在关心我们、爱护我们,使我们能很快成长起来。说老实话,我在杨司令身边多年,受的教育也不少,这次离开杨司令带兵了,才深深感受到首长的关怀和爱护多么重要,自己也觉得确实长大了、懂得的事多了。[63]

从少年连到少年铁血队,在杨靖宇的领导下,抗联第一路军的少年战士们,以稚嫩的身躯承担着抗日救国的重任,与日本法西斯血战,与饥饿寒冷苦斗,他们的英勇不屈,充分表现了东北人民甚至少年儿童绝不当亡国奴的崇高意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