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树克里姆林宫的绝对权威_关于普京的故事

时间:2019-08-22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10 次

重树克里姆林宫的绝对权威_关于普京的故事

俄罗斯在传统上是中央集权,这种思想并没有因为苏联解体而消失,只不过是因为中央太弱,也就是叶利钦的弱势造成地方的强势。当中央领导人换成强势者,也就是人民的拥护者时,中央集权的形势又已形成,地方长官已发现他们确实难有真正的地方实力,人民的意向还是倾向于中央集权。

以革除总检察长史库拉托夫为例。开除总检长需要国会上院的同意,而上院是由地方民选的行政首长及议会议长组成的,这可以说是地方长官的大本营,他们都是民选出身,具有强大的地方民意基础,所以可以反抗叶利钦。那时,叶利钦曾三度要求上院批准解除史库拉托夫的职务,但三次被拒绝。上院其实对史库拉托夫并不感冒,只不过不肯与叶利钦合作而已。现在呢,普京也提出了革除史库拉托夫职务的建议,结果上院几乎是全票赞成。而且,不但是民选的行政区长官支持普京,那些信奉伊斯兰教的加盟共和国同样如此,最使人意想不到的是上院居然有许多建议,要取消地方长官的民选制,一律改为由中央官派。

普京认为,地区领导人必须集中精力搞好本地区的工作,立法工作应由这些地区派出专门代表来完成。普京在电视讲话中提议改变联邦委员会的组成原则。

如果说普京关于将俄罗斯划分为七大联邦区的建议在地区领导人中没有引起太多异议的话,那么这一建议却如火烧屁股,让“各加盟国和各大州的诸侯们”坐不住了。鞑靼斯坦共和国总统沙伊米耶夫公开表示:“我看不出改变联邦委员会组成原则的想法有什么好处。也许,这一想法背后的目的不但要削弱国家杜马,还要削弱联邦委员会,使其变得更加无力,导致这一宪法权力机关只能起辅助作用。我还没有听说过哪个联邦主体的领导人不能同时承担领导义务和联邦委员会成员的义务。如果谁履行这些义务有困难的话,有一个简单办法:行政长官不想在联邦委员会工作,就让他派自己的代表参加。”(www.guayunfan.com)

当然,当普京铁腕镇压车臣叛乱、大力提倡爱国主义而广获人民支持时,地方长官就见风转舵,向他靠拢。也有一些地区领导人完全支持普京的建议。比如,下诺夫哥罗德州行政长官普鲁萨克认为,普京的建议只说了一半,“他应当继续对国家的权力进行改革,其中行政长官也应由联邦中央直接任命”。

不过,普京不会接受废除地方长官民选制的建议,因为这违反现代潮流,但他却准备加强司法权力,可以在必要时依法革除民选长官的职务,这就有了威慑的功能。5月31日,国家杜马一读通过了联邦委员会组成程序法。6月23日,国家杜马以308票赞成、86票反对的压倒多数通过了剥夺地区行政长官在联邦委员会席位的法案。但是,6月28日,联邦委员会对该法律草案进行表决时,心怀不满的联邦委员趁势发动反攻,只见托木斯克州议长马尔采夫一手用拳头敲打着桌子,一手晃动着俄联邦宪法,大声喊道:“这是我的位置,我是根据宪法赋予的权利占据这个位置的。”结果,联邦委员会以129票反对、13票赞成的表决结果否决了该法律草案。普京削减地方长官权力和设立垂直权力机构的计划遭到严重的挫折。

在俄政治力量对比中,亲政府力量占有一定优势。尽管遇到了一定阻力,但改革联邦委员会势在必行。

6月30日,国家杜马以408票通过一份呼吁书,表示愿意与上院合作。他们呼吁成立一个协调委员会,对法案作出三点修改:第一,逐步更换联邦委员会的成员;第二,由联邦主体领导人亲自任命地方执行权力机关驻上院代表;第三,派出机构可以召回自己在联邦委员会的代表。如果联邦委员会不接受关于成立协调委员会的建议,杜马就推翻上院的否决。7月19日,国家杜马通过修改后的联邦委员会组成方式法案,同时推翻联邦委员会对总统有权撤销地方领导人法案的否决。

2000年8月,上述法案相继得以签署生效。普京于9月1日宣布成立由一些联邦主体的首脑和议长提出的联邦国务委员会,同时批准了联邦国务委员会条例。经过一系列的成功运作,可以说,“国体四分五裂的时期已经过去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