尕藏尖措_“制作酥油花也是一种修行”_少数民族

时间:2019-08-15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14 次

尕藏尖措_“制作酥油花也是一种修行”_少数民族

尕藏尖措(1942~),艺僧,塔尔寺酥油花传承人。青海西宁湟中人,藏族。14岁在塔尔寺出家,并在酥油花院学习酥油花制作技艺。几十年来,从调制酥油、扎坯搭架,到配色塑型、塑造细节,他几乎干遍了酥油花制作的每一道工艺,各种形象无需图纸,仅凭记忆就可以信手拈来。2009年成为第三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传统美术类)代表性传承人。

一、艰苦学艺成就杰出艺僧

尕藏尖措正在塑酥油花(www.guayunfan.com)

1942年,尕藏尖措出生在青海省西宁市湟中县鲁沙尔镇一个藏族家庭。

尕藏尖措家共有兄弟四人,家里并不宽裕。尕藏尖措读了几年书,14岁那年,家人便把他送到塔尔寺当了喇嘛。那时候,尕藏尖措刚刚读完小学六年级。

尕藏尖措从小喜欢绘画,至今他还记得,在学校上的最后一节课是美术。后来,绘画成了他一生的喜好,又成就了他酥油花传承人的身份。

进入塔尔寺后,除了跟师傅念经,没事的时候,尕藏尖措总喜欢画几笔。尕藏尖措的爷爷是塔尔寺酥油花院的艺僧,看到孙子很有绘画天分,便将他引荐到了酥油花院“上花院”。就这样,尕藏尖措在酥油花院一待便是半个多世纪。

塔尔寺艺僧在制作酥油花

塔尔寺挑选制作酥油花的艺人,并没有严格的规定,有艺术天赋的喇嘛,都有可能入选。而且酥油花的制作也不像诵经那样,并没有严格系统的教习程序,这门古老技艺的传承,主要靠一代代艺僧们的口传心授。

酥油花艺僧学艺是一件苦差事,尤其是刚开始的时候,主要做些像揉酥油那样的基本工作,十分辛苦。尕藏尖措说,最苦的是刚刚学艺的那几年。为了使酥油光滑细腻、便于操作,先要把酥油浸入冰水反复搓洗、揉捏,去杂质、增韧性,揉搓成膏状备用。制作酥油花的400多斤酥油,几乎全靠新入院的艺僧们一点点揉出来。

酥油花的制作时间,是青海气温最低的时节。每次制作酥油花时,艺僧们总是先用热水烫手,然后再用豆面粘干净手上的油脂,最后再将手浸泡在带有冰块的水盆中,把手指彻底凉透,以防止酥油花被手温融化。而且为防止手温回暖,必须不时浸冰水、抓冰块,让手指保持冰凉。因此,很多艺僧都患有不同程度的关节疾病,甚至残废。尕藏尖措右手关节肿大,就是制作酥油花留下的病症。

除了实际操作,艺僧们还要学习藏传佛教的《造像度量经》以及比例学、色彩学、轴画法等知识和技法,平时画图案,掌握藏族风格的各种纹饰和藏传佛教八宝图,习练基本功,冬天则学习雕塑、塑酥油花小件。

艰苦的制作过程,也证明了艺僧们对佛的虔诚之心和对宗教艺术的献身精神。年复一年,在阴暗的花房里,艺僧们冰冷的手指尖流淌着属于春天和梦想的温暖色彩,在他们的心中,酥油花是会说话的花儿,讲述着尘世的渴望和藏传佛教世界的五彩缤纷。

几十年来,从调制酥油、扎坯搭架,到配色塑型、塑造细节,尕藏尖措几乎干遍了酥油花制作的每一道工艺,尤其是关键性的塑型,无需图纸,仅凭记忆就可以信手拈来。

2009年6月,尕藏尖措成为第三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塔尔寺酥油花,传统美术类)代表性传承人。

二、酥油花:令人赞叹的雕塑艺术

酥油花是一种用酥油(黄油)塑型像物的特殊技艺,为“塔尔寺三绝”(酥油花、壁画、堆绣)之一,也是藏族独有的雕塑艺术。

塔尔寺位于青海省湟中县鲁沙尔镇南面的莲花山中,距青海省会西宁25公里,是西北地区藏传佛教活动的中心。塔尔寺藏语称“衮本贤巴林”,意为“十万佛身慈氏洲”,简称“衮本”,汉语称“塔尔寺”。塔尔寺规模宏伟,最盛时有殿堂800多间,占地达1000亩,不但是我国藏传佛教六大寺院之一,在东南亚一带也享有盛名。

酥油是青藏高原藏族人民的奶油类食物,是牦牛的牛奶经过反复搅拌后提取出的黄白色油脂。这种油脂呈凝固状,柔软细腻,可塑性极强。酥油花就是用洁白细腻的酥油为原料,调入各种矿物质颜料制成。

酥油花最早产生于西藏苯教,是施食供品上的小贴花。按印度传统的佛教习俗,供奉佛和菩萨的供品有六色,即花、涂香、圣水、瓦香、果品和佛灯,但冬天天寒草枯、没有鲜花,只好用酥油塑花献佛,由此而形成艺术传统。另有传说称,公元641年文成公主进藏,带去一尊释迦牟尼12岁等身像,并将其供奉于拉萨的大昭寺。吐蕃人民用酥油做成花供献于佛前,以示崇敬之心。后来各藏传佛教寺院相继使用,视为礼佛珍品,献酥油花遂成为正月祈愿大法会的重要内容。

精美繁复的塔尔寺酥油花

在发展过程中,酥油花的塑造方式、花色品种、内容题材和工艺技巧不断发生变化。1409年,藏传佛教的一代宗师宗喀巴首次在拉萨大昭寺发起祈愿大法会时,组织制作了大型立体人物群像的酥油花,供奉于佛前。此后,酥油花传入宗喀巴的诞生地塔尔寺,在此相沿成习。每年正月十五日,皓月升起,华灯初上,塔尔寺便迎来了一年一度的元宵酥油花灯节,人们做花、赏花,祈求吉祥平安,几百年来从未中断。

酥油花虽然名曰“花”,但题材多样、内容丰富。由于不受时空限制,酥油花彩塑尤其擅长以大场面来表现复杂情节,继承佛教壁画中“异时同地”的处理方法,在有限空间里将几十个故事情节纵横交错穿插安排。一架酥油花,从整体来看,亭台楼阁数十座,人物、走兽动辄以百计,大至一两米的菩萨金刚,小至十数毫米的花鸟鱼虫,无所不有。浮雕与圆雕结合,人物与景物结合,佛界与凡间结合,动态与静态结合,时空分而不断,物象繁而不乱,色彩缤纷,浑然一体。

寺院里的大型酥油花,以宗教题材为主,如《释迦牟尼本生故事》《释迦牟尼十二行传》《莲花生本传故事》《宗喀巴本传故事》等,兼及藏戏、神话传说和历史人物,如《文成公主进藏》。20世纪80年代制作的大型酥油花名作《文成公主进藏》,以长安、日月山、江河源、拉萨等构成背景,人物近300个,配饰着奇花异草,逼真再现了汉藏民族和睦友好的历史场面,非常壮观,令人叹为观止。

酥油花的制作分扎骨架、制胎、敷塑、描金、上盘、开光六道工序。酥油花展出时,还有十多人组成的小型乐队在旁伴奏。

酥油花艺术继承了藏传佛教艺术“精”“繁”“巧”的特点,造型精妙,丽彩柔嫩,花色品种层出不穷,充满吉祥喜庆的视觉效果。藏族同胞深信,凡诚心欢喜以酥油花供养诸佛菩萨和护法者,可以息灾增益,必得安乐、大福德等。

20世纪50年代以前,根据宗喀巴大师留下来的传统,酥油花在展出后的当夜天亮之前必须全部焚烧完,以示昙花一现的结束。现在的酥油花正规展期,也仅是元宵节一天。

三、“制作酥油花也是一种修行”

塔尔寺酥油花的制作,有专门的机构和一套完整的程序。寺里设两个专门制作酥油花的机构,一个叫“杰宗曾扎”,一个叫“贡茫曾扎”,俗称“上花院”和“下花院”。每院有艺僧20人左右,这些艺僧一般十五六岁时入院,终身从艺。上、下两个花院分别有总监(称“掌尺”)主持,决定当年酥油花的题材、构图、制作分工等事项。由于两个花院在题材和制作工艺上互相保密、封锁消息,长期以来各自形成了一定的独立流派,每年都以新的面貌、新的技艺展示各自的作品。

酥油花制作周期长、工序复杂,从准备工作到正式展出历时三个月之久。塑造之前艺僧先要沐浴发愿,举行宗教仪式。仪式完毕,掌尺喇嘛和其他艺僧一起议定酥油花的题材,然后设计腹稿,精心构思、策划、布局之后,便分配给擅长人物、动物、花卉、建筑的师傅带领各自的徒弟,在气温零度以下的阴凉房间开始分头工作。

酥油花的融点很低,15℃就会变形,25℃左右就会融化。因此,除了制作时保持一定的低温,制作完成的酥油花画面要向前倾斜20度左右,一方面便于观者稍抬头即可观全景,二是怕酥油花自上而下融化,上面的融液弄花下面的造型。一般而言,制好的酥油花,因受气温的影响,每隔一两年就要重塑一次。

酥油花这一宣扬佛法的纯宗教艺术,目前在塔尔寺已逐渐演变为节日艺术展品,宗教意味相对削弱,掺入了许多民间艺术的成分,制作形式和手法都有很大发展,引起越来越多中外艺术爱好者的关注。

与此同时,酥油花工艺的传承也面临着一些困难。1958年宗教改革后,藏区宗教活动停止,僧人被遣送出寺。20世纪80年代,酥油花恢复制作、展示,可大部分著名艺僧已相继去世。如今,塔尔寺精通酥油花制作技艺的艺僧,除了尕藏尖措,还有扎西尼玛、罗藏龙珠、加阳谢热、智华若子等。

尕藏尖措说,每年制作酥油花的时间只有40天。制作酥油花的艺僧都不是专职的,40天一过,艺僧们就要和别的僧人一样,修习佛法。

艺僧们制作酥油花时,根本不需要图纸。谈及这令人称奇的事,尕藏尖措就会指指自己的额头,说:“所有的造型都在这里,酥油花的制作全靠记忆。”

塔尔寺酥油花

在尕藏尖措看来,要做好酥油花,观察很重要,“就必须在生活中寻找灵感”。只有将人的表情琢磨透了,才可能将酥油花塑造得活灵活现。

如今,年过七旬的尕藏尖措住在塔尔寺附近山坡上简陋的小院子里,生活简单。由于骨质增生等病痛,老人的生活全靠亲人和寺里的同乡照顾。不过,老人的生活并不枯寂。家里的电视机是县民政局配发给僧侣们的,能接收几十个频道,寺院里也安装了有线电视。老人还有一部手机,每隔几天,他都会给在外打工的侄子侄孙打个电话,报个平安。

说起酥油花来,尕藏尖措总是满脸庄重。老人说,对他来说,“制作酥油花也是一种修行”。每年做酥油花时,他都会将精湛的技艺以及最虔诚的信仰,融进每一抹颜色,融进每一个造型。

尕藏尖措酥油花作品《佛陀及众眷属》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