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着破产的危险赴美_关于梅兰芳的故事

时间:2019-05-14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20 次

冒着破产的危险赴美_关于梅兰芳的故事

如果说梅兰芳第一次去上海演出是他第一次面对新旧文化冲突的话,那么,他去美国演出,面对的将更多是东西方文化的差异,他不得不慎重行事。

相比去日本,梅兰芳对去美国演出顾虑更大。日本无论如何与中国同属亚洲,肤色相近,文化背景相仿,中国戏剧与日本歌舞伎有很多相似之处。日本古典戏剧直接受到中国唐朝歌舞《兰陵王入阵曲》的影响,在中国失传的唐朝古舞在日本却被完整地保存着。日本著名的“能乐”就受了中国元曲的影响,而“狂言”则受了唐代参军戏的影响。因此,梅兰芳在日本演出了《天女散花》、《黛玉葬花》、《千金一笑》、《嫦娥奔月》、《游园惊梦》等以中国古典文化为背景的戏,日本人完全能够看得懂。然而中国对于美国人来说,则完全是陌生的。

那个时期的美国人,如果说对中国人的态度还算友善的话,那也绝不是出于尊敬,对中国人嗤之以鼻的美国人大有人在。他们不认为中国有文化,如果中国有文化的话,何以会如此遭人掠夺而沦为世界弱国?中国人又何以会陷入如此悲惨的困境?在他们的印象里,中国人只会做杂碎和杂碎面。至于中国戏剧,是他们用来讥讽中国的又一有力武器。有位名叫伦伯的美国人认为中国人完全缺乏艺术美感,原因是所有演员的吐字都是单音节的,没有一个音不是从肺部挣扎吐出的,听起来就像是惨遭杀害时所发出的痛苦尖叫,更有人说那唱腔高到刺耳,以致无法忍受,尖锐的声音如同一只坏了喉咙的猫在叫喊。

在这种情况下,梅兰芳去美国演出,能就此改变美国人对中国人的印象,还是给美国人进一步讽刺挖苦的机会?连梅兰芳自己都难以设想。另外,单靠梅兰芳的表演就能拉近如此巨大的东西方文化的差异?谁也不敢这么肯定。

另一方面,负责出面邀请梅兰芳赴美的是“华美协进社”,这是个民间团体,梅兰芳又是以私人名义出访,因此一切经费自筹。尽管梅兰芳此时身价不菲,演出酬劳也高,但他并非出身豪门,没有祖产,只靠演出所挣戏份。除养活一家大小外,梅兰芳又乐善好施,常常接济贫寒的同业人士,自费在家接待国际人士。所以,面对赴美所需大笔经费,他颇有点一筹莫展之感。(www.guayunfan.com)不得已,梅兰芳只能四处借贷,却因数目太大,且多数人对他赴美能否成功表示怀疑,最终毫无收获。幸亏齐如山的亲戚兼世交李石曾联合了银行界友人,与燕京大学校长司徒雷登和他的秘书溥泾波等人四处奔走,在北平募捐到5万美元。同时,冯幼伟和吴震修、钱新之等人在上海又募捐到了5万美元,总算筹齐了旅资。

然而,就在梅兰芳动身前两天,从美国传来消息,说“美国正值经济危机,市面不振,要么缓来,要么多带钱”。此时,梅兰芳赴美宣传等一切准备工作已就绪,此时“缓来”声誉势必受损,但如果强行前往,又有可能血本无归而破产。梅兰芳犯了难。左右权衡,思来想去,梅兰芳还是下了决心:冒险一拼。于是,冯幼伟凭中国银行董事的身份,又筹来5万美元。梅兰芳便怀揣着15万美元,冒着破产的危险,跨洋过海去了美国。

梅兰芳为什么一定要去美国?早在他第二次访日归国后,美国驻华公使约翰·麦克慕雷去“梅宅”拜访,就曾建议他去美国演出,说“如果能够成行,则可使美国人民增进对中国戏剧艺术的了解,更可促进两国人民之间的友谊”(1)。或许“促进两国人民之间的友谊”之类的理由过于含有官方色彩而略微显得虚,对于梅兰芳而言,到一个与中国、日本完全不同的国度展示中国文化,尽管难度颇大,但却极具挑战性。如果说十年前他第一次去日本仅是“试水”的话,如今他的艺术已臻成熟,名望也大了许多,一切都水到渠成,可到大洋彼岸一展身手。

更使梅兰芳下定决心的,是另一位美国公使保尔·芮恩施。他在卸任回国前,在徐世昌总统为其举行的饯别酒会上,说了一番和约翰公使大同小异的话,他说:“要想使中美人民彼此的感情益加深厚,最好是请梅兰芳往美国去一次,并且表演他的艺术,让美国人看看,必得良好的结果。”(2)芮恩施所说并非心血来潮,他与梅兰芳彼此并不陌生。有一次,留美同学会在当时的外交大楼宴请芮恩施,梅兰芳应邀演出《嫦娥奔月》后半出。芮恩施对梅兰芳的表演大加赞赏,次日还特地到梅宅拜访,与梅兰芳有过相当愉快的会晤,此后他又陆续看过几次梅兰芳的表演。

因为是官方宴会,在座的都是官方人士,他们异常惊讶于芮恩施的话,他们想不到一个中国演员竟然在美公使心里具有如此重要的地位,他们根本不相信一个京剧演员能实现中美亲善,以为芮恩施在和他们开玩笑。芮恩施看出这些人的疑虑,于是补充说:“这话并非无稽之谈,我深信用毫无国际思想的艺术来沟通两国的友谊,是最容易的,并且最近有实例可证:从前美意两国人民有不十分融洽的地方,后来意国有一大艺术家到美国演剧,竟博得全美人士的同情,因此两国国民的感情亲善了许多。所以我感觉到以艺术来融会感情是最好的一个方法,何况中美国民的感情本来就好,再用艺术来常常沟通,必更加亲善无疑。”(3)

大多数人对芮恩施的话仍然将信将疑,唯有当时的交通总长叶玉虎(恭绰)心有所动。当齐如山、梅兰芳从叶玉虎那里得知芮恩施所说后,异常振奋,联想到约翰公使曾经的提议及这几年的外交活动,使许多在华美国人熟知了梅兰芳与中国戏剧,他们预感到赴美计划必能得以实现。

当然,梅兰芳之所以敢冒破产之险赴美,不完全是因为对自己的演艺充满信心,也有其他因素,这些“其他因素”是多方面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