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得一人白首不离_元稹诗传

时间:2019-05-05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33 次

愿得一人白首不离_元稹诗传

古人的智慧就凝聚在手中这本薄薄的线装书中,弹指间,眼角驻足处,每一场惊心动魄都被收藏心中,天行有常而世事万变,策士之间的唇枪口战,谋士之间的口蜜腹剑,字句之间,历史仿佛就是循环,他们所眷恋的江山,也不过是沧海一粟,俯仰之间。

看惯了宫里的尔虞我诈之后,元稹与白居易对朝廷的未来也越发担忧,但是无奈世风日下,他们即便有万千良策,也无法挽回衰败的颓势,所以他们平时除了做好自己的工作、研读自己喜爱的书,就是和朋友游山玩水、寻访古迹,倒也自在无比。

虽然他们看似不问世事,但是元稹并不想这样虚度时光,有一次,他在和白居易读书的时候,突然生出一个想法,马上放下书本,来到白居易面前。

白居易看他一脸兴奋,便知道他一定是想到什么了,便立即问他可否想到了什么?(www.guayunfan.com)元稹有些慷慨激昂,他告诉白居易,如今朝廷这样混沌不堪,真正受苦的都是普通老百姓,尤其是你我这样的年轻人,如果一直这样混迹下去,无所事事,后果不堪设想,咱们必须要做些什么,能够激发年轻人的斗志,这样国家才有希望。

白居易频频点头,立即追问该如何行事。

元稹思索片刻,想起他们一直在做的话本小说,元稹提议,在此后讲唱的时候,多找一些激发人心、针砭时弊的文章,讲给那些年轻人听,把他们心中那种潜力和力量激发出来,让大家一起改变现状。

白居易听到这里,连声叫好,两人一拍即合,马上开始着手准备。

元稹和白居易将此想法与其他朋友说明以后,受到了大家的广泛认可,这一众人虽然不会什么武功,但是要论文采,那也是出类拔萃的。因此从那时起,他们在长安城的各个地方,纷纷开始鼓动说唱文学,表面上是宣讲故事,实则鼓动年轻人奋发图强,勿忘读书明经之初衷。

时间,元稹、白居易等人发起的话本小说的讲唱活动,如一声春雷,在长安城内引起了不小的反响,前往瓦肆弄堂里听讲唱的人越来越多。一时间,他们几个年轻人成为长安有名的才子,每来到一个地方,都会引来很多围观者,尤其是年轻人,更是非常喜欢这种通俗有趣、感染性强的演绎方式,在被道统文学占据的社会形态中,这样的娱乐方式令人耳目一新,的确颇受欢迎。

此举不仅使民间老百姓受到了鼓舞,也让朝廷内部官员有所耳闻。许多当朝的忠义之士,对元稹、白居易的做法深表敬佩。他们虽然不敢大肆夸奖他们二人,但却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表达了自己的敬意。当然,也有一些官员,以某种方式提醒他们,让他们收敛一点,不要影射朝政,招来杀身之祸。

年轻气盛的元稹、白居易并没有在意这些提醒,早在这场运动之前,他们就已经做好了迎接暴风骤雨的准备,既然已经被某些官员视为眼中之刺,何不借机刺得更深?

随着他们讲唱活动的进行,认识他们的人也越来越多,有一些百姓专门找到他们,向他们诉说冤情,乞求他们为自己伸冤;还有一些官员文人,因为看中他们的文采和能力,纷纷邀请他们来为自己写文作诗。对于前者,二人来者不拒,利用舆论压力使那些贪官污吏不得不收敛许多;至于后者,除了那些无法推脱的至交与权贵,他们则一概回避。

一日,一位朋友来访,说京城太子少保韦夏卿邀请元稹去府上做客。太子少保贵为京城高官,元稹自然不敢怠慢,稍作休整之后,便跟随这位朋友来到了韦夏卿的府上。

韦夏卿虽然贵为太子少保,但府上丝毫没有铺张奢靡之气,院中只有简简单单的花草果树、石桌凳子,房间里的陈设也非常质朴,几本古旧老书,一盏枯灯,可见主人是个淡泊清雅之士。

来到正厅,韦夏卿快步上前迎接,“久闻元大人之名,年轻有为,长安讲唱之事,韦某深表佩服”。

元稹立即回礼,说那只是他和几个玩伴闲暇之举,难登大雅之堂。

一番寒暄之后,几人纷纷落座,元稹便直接问韦夏卿找他有何事。

韦夏卿直言相告,说自从元稹和白居易在京城讲说以来,韦夏卿就对他们有所留意,知道他们个个都是文笔超群,才能过人。后来听别人说,元稹与李绅是朋友,所以他想通过元稹认识李绅。

元稹一时奇怪,位高权重的韦夏卿为何要认识李绅?

韦夏卿告诉他,当初李绅对他有知遇之恩,韦夏卿一直想报答,可始终找不到他的踪影,所以想让元稹帮忙寻找。元稹了解情况后,答应了韦夏卿的要求,两人谈笑一番,元稹便准备打道回府。

走出厅堂时,元稹看到院内有位女子立于腊梅花下,清风拂耳,花瓣凋零,那女子只是痴痴地看着梅花,却不知早已暗香盈袖,落花满襟。面对此情此景,元稹不觉惘然,那女子唇红齿白,肤如凝脂,气度淡然,恬静如仙,思虑间,俄而轻叹一声,那女子突然回头,两人对视一眼后,女子莞尔一笑,互相礼貌性地示意了一下,元稹便匆匆离开。

回去的路上,元稹一直在想刚才那位女子,她虽然穿着普通,但是举手投足之间,显得非常优雅、大方,尤其是她的笑容,充盈着不食人间烟火的单纯与透明,既让人感受到她的气质,又让人感受到她的温暖,使人难忘。元稹很久没有这样回味一个女子了,但他也只是回忆,并没有其他的想法。

回府之后,元稹马上给李绅写信,请他速来京城。写完之后,即刻派人速速送去。

十日之后,李绅便策马来到了京城,本以为元稹有要事相商,可来了一看,元稹一切安好,便放心了。

元稹邀来白居易等几位好友,为李绅接风洗尘后,第二天,元稹便带着李绅来到了韦夏卿府上。

见到李绅,韦夏卿万分感动,顿时喜极而泣,紧紧握住李绅之手,话语不断,元稹见他二人久别重逢,有长叙之意,不忍打搅,便转身走出厅堂,来到了花园里。

韦府的花园虽然有些简陋,但是花木茂盛,看似杂芜,却整齐有序,一看就是有心之人时常打理的。元稹仔细看着每一种花草,虽然它们相差不大,但是各自习性不同,想要养好它们,并非一日之功。

元稹正低头看着,突然闻到胭脂的芬芳,定是有女子经过。他抬头一看,竟是那天在府上偶遇的女子。元稹这次仔细地将她打量了一番,她身穿青衣,款款向自己走来,步伐轻盈,体态优美,清秀的脸庞带着雨后初阳的娇艳,令人感到非常温暖。那女子走上前来,细声向元稹道歉,说打扰了元稹赏花,实在是不礼貌。

元稹见这位女子如此客气,便立即回礼,赞许此处的花尤为鲜艳,一定是细心之人照料的。

这位女子听完,面露羞色,她告诉元稹,院中的花草,都是自己闲来无事所种的。

元稹听罢,露出惊讶的表情,他没有想到,这样一个大家闺秀,竟然会亲自动手收拾花草。看来这位女子不仅安静恬淡,骨子里还隐藏着另一番优雅的气质。

这更加勾起了元稹的兴趣,一个大家闺秀,不好好在家绣花看书,为什么要亲自种花种草呢?

女子看出了元稹的心思,不免轻轻一笑。她告诉元稹,她自幼酷爱花草树木,对它们的习性了如指掌,家父虽管教严格,但在种花养草这件事上倒随她的意愿,于是,这满园春色都是她一手培植出来的。

听到这里,元稹不禁好奇地问女子的家父是谁。

女子莞尔一笑,答道:“小女子正是韦夏卿之女,韦丛。”

元稹顿时对韦丛心生好感,堂堂太子少保的女儿,竟然这样知书达理,亲切可人,真是难得。

随后,他们二人便在花园内信步闲聊。其实韦丛早就从父亲口中听过元稹大名,那时韦夏卿说元稹等人在长安讲唱时,就对韦丛提起过他,因为韦夏卿一向刚正不阿,所以对于元稹等人的做法拍手称赞,经常在韦丛面前夸奖元稹等人的智识与勇气。

而韦丛也对这种颇具才气的男人非常欣赏,在和元稹首次邂逅之后,对其印象很好,感觉他温文尔雅,彬彬有礼,所以今日看到元稹在花园里赏花,便特来与他相识。

二人此次相识后,都觉得意犹未尽,临走时,元稹邀韦丛一起去长安游玩,韦丛欣然应允。

将李绅送走之后,元稹一直想找个缘由去见韦丛,但是又怕贸然行事,有失礼节,所以一直犹豫不定。后来在办公事的时候,他又遇见了韦夏卿,韦大人说家里有一些藏书,邀元稹一同品读,元稹当即答应,之后,元稹经常以看书为名,到韦夏卿府上与韦丛相见。

由此,两人的感情迅速升温,元稹被韦丛的知书达理、贴心细致所吸引,而韦丛也爱上了这个年轻有为的书生。深思熟虑之后,元稹决定娶韦丛为妻,白头偕老,相伴终生。当元稹到韦府提亲时,韦夏卿对这个自己欣赏已久,而且又帮过他忙的元稹,自然是欣然接受了。

就这样,元稹娶到了心仪已久的大家闺秀韦丛,而嫁到元家的韦丛,没有提出任何锦衣玉食的生活要求,只希望与夫君过上安稳的生活就知足了。

从元稹认识韦丛到娶她进门,虽未遇到波折,但他心里对韦丛一直心怀愧疚,因为韦丛毕竟是太子少保的女儿,是贵族之后,而自己只是一个小小的校书郎,家里破旧不堪,自己也暂时没有能力让韦丛过上从前的生活,实在是委屈了她。或许,他能给予韦丛的,只是一颗真心,一世情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