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把相思说似谁_小山词传

时间:2019-05-05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36 次

欲把相思说似谁_小山词传

长相思。长相思。若问相思甚了期。除非相见时。

长相思。长相思。欲把相思说似谁。浅情人不知。

——《长相思》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世人皆道爱情苦涩而危险,会让你食不知味,也会让你伤心蚀骨。可是,爱情本身并没有错,爱情是对心心相印、惺惺相惜的认同,是白头偕老、同甘共苦的陪伴,是平平淡淡,生死相依的责任。作为世间最美、最纯粹的情感,它值得我们去追寻,哪怕以一种飞蛾扑火、玉石俱焚的姿态。(www.guayunfan.com)“才下眉头,却上心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这都是身处爱情中的人们的普遍感受。相思无垠,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呢?李白说,“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徐干在《室思》中写道:“思君如流水,何有穷已时。”徐再思说,“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就连乐天也在《长恨歌》里说,“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小山在这儿写道,“若问相思甚了期。除非相见时”。大概只有见面的时候才能了结相思之苦。他的心中有苦涩,但更多的应该是甜蜜吧,因为爱情让我们的人生有了方向、指引和坚守下去的信念。从词的上片,我们能看出一个沉迷于情感的小山,他可能正在借酒消愁,也可能刚从迷蒙的梦里醒来,为现实生活中找不到她的踪迹而怅然若失,也可能正在回忆着“人生若只如初见”时的悸动和惊喜。其实,小山从不怕为爱痴狂,也不怕忍受相思的寂寥,只是比相思更可怕的是单相思,在一场感情里演一出无人回应的独角戏。

下片里,沉迷在甜蜜里的小山突然露出了怀疑和伤感的表情,自己这满腹相思该与谁诉说呢?是与心心念念的那个她吗?算了吧,因为直觉告诉自己她对自己的用情并不深,怕是无法理解自己这种浓厚的相思之情吧。想到这,一股悲凉之感涌上心头,原来一直以来都是自己在单打独斗,在这场感情的世界里,她可能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进入。

从小山的诗词里,我们总能看到那种一往情深的思念,却也总能悲哀地发现他在感情世界中存在的不安全感,他在付出感情和思念的同时,总是在潜意识里觉得对方付出的是“浅情”,无法体味自己波涛汹涌的感情,总觉得对方只是在敷衍了事,把收拾感情战场的任务留给了自己。这从他的多首诗歌中都可以看出,比如《菩萨蛮》中“忆曾携手处。月满窗前路。长到月来时。不眠犹待伊”。回忆的尽是当年两人漫步月夜,自己在月夜下等待的温馨场景。而其上片“相逢欲话相思苦。浅情肯信相思否。还恐漫相思。浅情人不知”。这说的也是一番苦涩心情,也是不敢把自己的相思告诉对方,怕对方因为没体会过自己的深情而怀疑自己的用情。又比如《阮郎归》里的“旧香残粉似当初,人情恨不如。一春犹有数行书,秋来书更疏”,小山敏感地意识到对方对感情的回应越来越淡,本就不妥帖的心更加伤感,只好夜夜在梦里舔舐自己的伤口,聊以慰藉。

其实,作为宰相晏殊之子,小山身上本应该有那种天之骄子、唯我独尊的傲气,应该是纵横百花丛,不沾惹一分的潇洒公子,着实不该有这么为爱痴狂、敏感脆弱、被爱伤得体无完肤还为爱执着的性格。究其原因,一方面,家道中落的他也确实没有那种心理底气;另一方面,小山天性如魏晋时期的名士一样,疏朗、狂傲、清高,不把浮名放在眼中,真心在意的只是至纯、至美、至善的情感。从这个角度讲,小山的痛苦其实成就了他的纯洁,因为他追求的是人类最纯净的情感;小山的痛苦也成就了我们的幸运,因为他的诗词让我们在繁华的世界里找到一片澄澈的净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