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赴淮西平息叛乱_元稹诗传

时间:2019-05-05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53 次

远赴淮西平息叛乱_元稹诗传

当告别成为一种习惯,离开的原因似乎也不必纠缠。从此端到彼端,路上的颠簸映衬着内心的平静,于世间千千万万的嘈杂声中,他仍旧能分辨出远处的清溪、荒流、瀑布。古潭一样的心里,掬起的都是绿的化不开的往事如烟。

在江陵期间,元稹度过了他政治生涯中最为低谷的阶段,诸事不顺的他沉闷低迷。不久,他从朝中得到消息,一直器重他的宰相裴垍罢官去职,告老还乡。从此,朝廷内再也没有能够帮助元稹的人了。

此外,妻子韦丛去世之后,女儿就需要他亲自照料,无奈他公事繁忙,很难脱身,留给女儿的时间少之又少。而在江陵任职期间,元稹结识了当地女子安氏,后来便纳她为妾,安氏不仅帮他照顾女儿,而且还为她生下了儿子元荆。

但是好景不长,元和九年,与元稹有过短暂婚姻的安氏因病去世,这是元稹第二次经历妻子离世的惨剧,虽然他与安氏相处时间不长,但是对于安氏的离开,元稹依旧心生悲悯,无限悲哀。(www.guayunfan.com)他放下自己的工作,回到江陵给安氏操办后事。而与此同时,地方统治危机乍现,很多地区都发生了起义和骚乱。即便在风景优美、与世隔绝的淮西,也发生了严重的叛乱。为首的头目名叫吴元济,本是老实巴交的农民,被当地恶霸逼得家破人亡,忍无可忍之下,拉帮结派,揭竿而起,最终引起了这场叛乱。他带领一帮乌合之众,占山为王,与当地官军展开激战,这个原本安详的小村镇,顿时陷入一片混乱。

荆南节度使严绶接到朝廷命令,到淮西地区平息战乱,按照要求,他临行之前,要选拔一批幕僚官员一同前往,而元稹也在他的幕僚名单当中。刚刚料理完安氏后事的元稹,没想到这么快就要调离江陵,接到通知的他竟有些猝不及防。

自到江陵之后,他屡遭打击和嘲讽,加上多次被奸臣陷害、贬职,他已经不想再过多参与朝廷的事情,但是接到平叛的圣旨之后,他首先想到的就是当地深陷水深火热的无辜百姓,一向大义凛然的他,又将过去的委屈统统抛掉,在安排好家眷之后,他便快马加鞭,翻山越岭,与严绶汇合,一同前往淮西前线。

元稹此次的任务,是作为严绶的幕僚,协助他进行一些工作,在元稹心中,受命于危难之际,是朝廷对他的信任,原本对朝廷心灰意冷的他,此时也感到些许欣慰。他此次去前线,当然不是为了朝廷,而是为了饱受战乱之苦的黎民百姓,朝廷纵有千错万错,而百姓何辜?

去往淮西的路上,元稹看着那些身负重伤、相互搀扶的兵士,心中万分感慨,他们此次征战,无论胜负如何,都是国家的损失。这本是一场不该发生的战争,如果朝廷能早点安抚的话,这场战争完全可以避免。

这些兵卒都是各自家中的顶梁柱,有的甚至是单传独苗,如果有何闪失,他们的家人一定会痛不欲生。元稹感叹,这样的悲剧如今似乎司空见惯,现在多地出现战乱叛贼,这并不是偶然现象,所谓物极必反,如果他们不是被逼上绝路,也不会这样揭竿而起,如果朝廷只是镇压,而不从根本上解决的话,今后的叛乱将会此起彼伏。

元稹作为严绶的幕僚,自然是要为他出谋划策。他的策略很简单,就是避免双方流血冲突,先以文相劝,尽量不要开战。既然大家都是大唐的子民,一旦开战,难免损兵折将,对双方都很不利。严绶听取了元稹的建议,在开战之前,先命元稹写下《代渝淮西书》,而后派人给吴济元送去。

元稹在文中向吴济元分析了当今的形势,告诉他如今朝廷已经更换了君主,新主继位,就是要整顿法纪朝纲,那些小人再也不会有可乘之机。如今的皇上并非昏庸之君,他名震四海,宽宏大量,自上任以来,勤于执政,治国有方,乃唐朝圣君也。

如今他们揭竿而起,实则不是明智之举。当今的朝廷相比于此前,已经大不相同了。与德宗时期相比,宪宗时期国力更加强大,无论是经济还是军事,都远远好于以往,所以如果执意要与朝廷作对,是没有出路的。

元稹提醒吴济元,如今他发起的叛乱,弃丧背礼,舍父干君在先,如果执意起义造反,恐怕不会得到民众的认可。而且战乱一旦开始,将导致民不聊生,给民众带来不可挽回的灾难,这样的局面,相信他也不愿看见。

以淮西目前的残军状况来看,无法与朝廷的百万大军抗衡。所以元稹要吴济元三思而行,不要做后悔之事。此外,元稹将近年来的起义叛乱之军的悲惨下场进行了逐一列举,从侧面敲打他可能有被诛灭九族的危险。

元稹还告诉吴济元,淮西的上下官员都心怀朝廷,不会与其为伍,如果交战起来,他们势必寡不敌众,所以奉劝他不要轻举妄动。元稹还向他指出,吴军的唯一出路就是归降朝廷,朝廷将确保吴军的安全,并且派人彻查当地官员欺压百姓之事,还百姓一个公道。

此篇文章堪称元稹的经典之作,他既表现出了对起义叛乱之人君的憎恨,也表示了对无辜群众的同情。他对吴济元乃是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他站在吴济元的角度,帮他分析了当前朝廷的状况,以及吴军所面临的处境与困难,将所有利害关系都摆在吴士元面前,可谓句句在理,一针见血。

此篇《代渝淮西书》对于当时的战争起了重要的作用。吴济元看到之后,心中一惊,元稹所言,无不直中他的要害。他此次起义,并非只是为民伸张正义,其中也包含了自己的狼子野心,但是事实不像他所预料的那般顺利。心中所想被元稹一眼看穿,吴济元的锐气顿时被消磨了一大半。

在撰写了《代渝淮西书》之后,元稹又写了《祭淮渎文》,对吴济元进行了深刻剖析:

维元和九年岁次甲午十二月朔甲辰某日辰,使谨遣某,用少牢醴酒之奠,昭祷於淮渎长源公之灵:浩浩灵源,滔滔不息。流谦处顺,润下表德。清辉可鉴,浮秽不匿。月映澄鲜,霞明焕赤色。经界区夏,左右万国。百川委输,万灵受职。越海贡诚,载舟竭力。明哲用兴,凶戾潜殛。眇尔吴顽,蔑然蟊贼。鸱张蔡郊,蚁聚淮侧。丧父礼亏,干君志愎。天子命我,涤除妖慝。卒乘桓桓,戈金延嶷嶷。电淬爪牙,雷愤胸臆。王心示怀,士剪犹抑。柔叛诱衷,取顺舍逆。咨尔有神,逮尔有极。彼暴我仁,彼枉我直。归我者昌,倍我者辟。不斩祠祀,不湮沟洫。不殄渠魁,不虐畏逼。不进梯冲,不耀矛戟。火灭燎原,人归寿域。然後洁神牛羊,奉神黍稷。告神有成,谓神不忒。尚飨。

这篇《祭淮渎文》与《代渝淮西书》遥相辉映,可称为《代渝淮西书》的姊妹篇,笔势雄放,咄咄逼人,文中元稹将吴济元的所有罪行都予以罗列,包括他如何“丧父礼亏,干君志愎”,成为天下人唾弃的对象。元稹的用意是想告诉吴济元,他的所作所为、一举一动,朝廷都已看在眼里,所以不要轻举妄动。

此外,元稹还极力劝他要放弃叛乱之心,尽快归顺朝廷,以免最终落得家破人亡。元稹的这两篇文章,也可抵得上十万大军。他利用文字击破吴济元最后的心理防线,使他在大战之前,先从心理上败下阵来,这便是兵法中的“不战而屈人之兵”。

平叛之事,元稹将自己多年积累的文学功底展现得淋漓尽致。他将文字当作自己的武器,字里行间,犹如数把无形的刀,不断地插向吴济元的心口,使他在大战之前便已身负重伤,以此达到朝廷的目的。

元稹在撰写文章时慷慨激昂、正义凛然,他虽然只是一个舞文弄墨的文人,但是凭借着笔下的文字,照样可以击破敌人的防线。武将拼的是胆识,而元稹这样的文官靠的是智慧。元稹所追求的,就是剑不出鞘便能杀敌数万,如今自己亲临战场,笔墨之间,便将一场屠戮一笔勾销。

两篇文章写罢,已经让全军上下对元稹刮目相看,人们没有意识到,原来文人在战争中会起到如此重要的作用。此后,元稹在军营中的威望随之提高。同僚们都觉得他文韬武略样样精通,今后定能常伴君王左右,做出一番事业

听到这样的赞美,元稹似乎也有些飘飘然,他从来没有像今日这样春风得意过,理想的门扉终于开启,昔日的委屈又何足挂齿?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