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将沉醉换悲凉_小山词传

时间:2019-05-05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27 次

欲将沉醉换悲凉_小山词传

天边金掌露成霜,云随雁字长。绿杯红袖走重阳,人情似故乡。

兰佩紫,菊簪黄,殷勤理旧狂。欲将沉醉换悲凉。清歌莫断肠。

——《阮郎归·天边金掌露成霜》

时光是个神奇的魔术师,把清高的男人磨得精通世故,把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女人打磨成精通柴米油盐酱醋茶的妇人。每个青春洋溢、自信满满的人绝对不会满意于生活的这种小动作,但抗争过、失败过,他们就学会了妥协和顺从。这是成长的必经过程,但是在人生的某个时刻,过去那个犀利张狂的自己又会穿过时光片刻地绽放。晏几道出生在一千年前的北宋,却和现代的年轻人一起经历了造化弄人的无奈和改头换面的感慨,可见青春和成长是超越性别、国别和时代的。(www.guayunfan.com)这首词写于小山的中年,时间、地点停留在北宋首都汴梁的某个重阳。汴梁弥漫着富贵大气的皇室气息,吸引着像自己这样的小官吏驻扎,祈求得到皇帝的恩宠,得到仕途的晋升。天气渐渐变凉,夜晚的白露也凝固成了霜鳞,带来阵阵寒意。天边的积云也渐渐取代了毒辣的日头,南飞的雁阵越来越长。秋天真的要来了,秋高气爽、疏朗淡定的天气不像酷热的夏天,反而能让人静下心来好好思考。

又是一年一度的重阳,三五好友吆喝相聚,推杯置盏、载歌载舞,庆祝佳节。按照重阳的风俗,小山把紫茎兰花和黄菊插在头上,人到中年反而显出少年的童稚轻快。热闹、轻松,瞬间扫除了“遍插茱萸少一人”的客居离乡的惆怅,反而给自己一种此处即家乡的错觉。是的,他很久没有这种归属感了。彼时的他早已不是那个疏狂清高的公子哥了,而是一个汲汲于功名、沉郁内敛的中年男子。

很久没有这么放松过了,酒就一杯杯地多了起来,平时一直紧张的筋骨也仿佛活络了起来,一直绷着的脸颊也慢慢放松起来,眼神收回平时的谨慎和察言观色,放出自己心底的那份疏离、清高和孤傲。在那个时刻,自己生出了一种错觉,仿佛时间从未改变,而自己也从未委屈过自己。

罢了罢了,不再想自己的委屈和改变吧,生活的教训还不够沉重吗?不要太执着于自己内心的苦痛,因为生活从来不会因为你的悲欢而改变轨迹或标准,除了顺从,别无他法。既然不能抒怀尽兴,那就痛快地大醉一场吧。酒真是个好东西,在它的掩护下能把平时潜藏最深的自我释放出来又不用担什么罪责。一醉解千愁,麻醉了神经,就不会在这样的日子里再勾起愁绪。

历史上,除了陶渊明、竹林七贤等以隐居山林、与世隔绝的方式拒绝被社会改变以外,大部分人都磨掉了自己身上的棱角,选择向社会妥协。这何尝不是一件好事?为什么不试着在与社会的磨合中恰当地保护自我?社会和个人从来不是绝对矛盾的。也许如果小山早想通这一点,他的人生便会少一些纠结、坎坷和无奈,他便会像他父亲那样活得平稳而自由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