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缘际会知己远送_元稹诗传

时间:2019-05-05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59 次

因缘际会知己远送_元稹诗传

离别也许很简单,古道西风瘦马,扬鞭绝尘而去,倘若有知己二三,便豪饮一番,送客咸阳道,不问何时归。只是洒脱的底色是落寞,扬鞭一刹那,还是会忍不住回头。何况,这里是长安,从前是考试做官的地方,现在是妻儿相伴之地,他们的盈盈笑语,容貌声音,都被那凄厉的鞭响抽的粉碎。

虽明知裴垍是为了保护自己,但得到调任消息的元稹,心里仍旧万分感慨,为何每次入朝为官都这么波折,不是被贬职,就是被迫调任,庙堂之上,难道就容不下一个小小的元稹吗?

元稹此次要上任的东京监察御史,明为督察御史,但实际权力并不大。但是洛阳自古繁华,又是兵家必争之地,聚集着许多权贵。所以元稹在此当差,其难度并不比京城容易。

尤其是当时洛阳的贵族较多,朝廷很难管理,如果管理不善的话,罪名自然都会落在当地官员身上,而这些困难在裴垍心里已经积压许久,他以往派去的官员都被当地权贵所收买或恐吓,最终都无疾而终。所以此次奉旨治理诸侯,裴垍希望元稹充当自己的左膀右臂。(www.guayunfan.com)这些困难,元稹也心知肚明。出发之前,他总是若有所思,似乎有很多事让他放心不下。而最令他担忧的不是自己的前途,而是妻子韦丛。早在元稹母亲重病时,韦丛便感觉到身体有所不适,妻子韦丛的身体便大不如前,由于韦丛长期承担家里的大小家务,身体负重不堪。只因当时郑氏病重,元稹又在外当差,身边无人照应,所以她一直在勉强支撑着。

在与妻子相伴的时光里,元稹第一次感觉到他如此依赖韦丛。她温柔的臂弯是他疲惫之躯的港湾,她温润如玉的气质常常使他莫名的心安,她用最细最细的气息,撩拨着他思念的心弦。多年以来,元稹已经习惯了她陪伴,他对自己的生活非常满足,母亲去世之后,他曾下定决心,要对韦丛关怀备至,给她更好的生活,但是,如今在她的身体如此孱弱之际,他却要又一次远走他乡。

去往洛阳的路上,元稹一直提心吊胆,无时无刻不在挂念着韦丛,虽然临行前,他已经安排好人去照顾妻子。但是不知为何,元稹心中总是无比慌乱,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

刚到洛阳不久,他的感觉便得到了灵验,家人来报,元和四年七月九日,27岁的韦丛因病香消玉殒。

得知消息后,他泣不成声,虽然心里早有准备,但当现实迎面而来时,元稹亦是难以接受。自认识韦丛以来,元稹一直被她的呵护和爱护包围着,结婚以后,韦丛放弃了千金小姐的生活,心甘情愿照顾着元稹,无论家庭如何窘迫,生活如何困顿,韦丛从来无怨无悔、任劳任怨。

他对韦丛充满了内疚,他觉得妻子如此薄命,都是因为长年照顾自己,劳累过度造成的。这样的自责,一直在元稹心中缠绕,他将妻子的死,都归结到自己身上。也是从那时起,思念的情丝便挥之不去

悲痛至极的元稹,仿佛被人抽去了灵魂的另一半,他心里有万千话语要对韦丛讲,可此时却一句也说不出来,最终,他喝了许多酒,为她写下了一纸思念:

感极都无梦,魂消转易惊。风帘半钩落,秋月满床明。怅望临盼坐,沈吟绕树行。孤琴在幽匣,时进断弦声。

夜已阑珊,满床月影,他起身徘徊,期望梦中与韦丛相会,诉说他的悔恨与思念。不知不觉,竟走到了妻子昔日手植的芭蕉树下,芭蕉无语,空结惆怅,这样幽幽如梦的夜里,他想为她弹奏一曲,奈何孤琴弦断,更添悲凉。

在无数不眠之夜里,元稹常常在深夜独坐,风吹着窗帘不停摇摆着,院落里投下斑驳月光,他心中满是惆怅、满是寂寞、满是空虚,三年之内,元稹接连失去了母亲和妻子两位至亲,原本幸福的家庭,如今却只剩下了自己。

一个人消失了,就像一艘船沉没在大海,他常常坐在那苦难的涯边,看日出日落,潮起潮退,心底的暗涌渐渐翻滚,漩涡似地席卷着往日的生活。日复一日,点点滴滴,浪潮拍打着心房,他顾不上那些疼痛,回忆已经沉没,只剩下被海潮打上岸来的一块木板,上面端坐着,是失魂落魄的元稹。

怀念妻子的时候,他创作出了大量的悼亡诗,那真挚的情感为后人带来了无限的想象。但后人也只能想象,他的孤独与悲伤,又岂是旁人可以体会,无数次徘徊,无数次呻吟,才写下了那泣血的诗句:

朝从空屋里,骑马入空台。尽日推闲事,还归空屋来。

月明穿暗隙,灯烬落残灰。更想咸阳道,魂车昨夜回。

失去爱人的元稹,平日里甚至不敢回家,只要推开家门,便能看见那触目惊心的空荡,满眼旧物,却不见故人,昔日二人秉烛夜谈,其乐融融,如今油尽灯枯,落满尘埃,只有那月光不变,穿过思念的户牖,穿过哀伤的门扉,盈盈地照在他的青衫上。

那一夜,他做了一个梦,梦里,韦丛要元稹把自己安葬在咸阳,希望归于家乡。但是元稹因为公务在身,不能擅自离开,所以只能将韦丛安葬在洛阳城外,孤坟一座,从此二人阴阳相隔。

元稹的悼亡诗在洛阳城很快流传开来,远在洛阳城外的卢子蒙是他的旧友,与他相同的是,卢子蒙同样也刚刚失去了妻子。当他看到元稹所写的悼亡诗时,感同身受;因为此时的他,同样也沉浸在悲痛之中,他找到元稹,希望两人一起作诗,怀念最爱的人。

那段时日,元稹与卢子蒙等几位朋友创作了大量的悼亡诗,元稹始终沉浸在对妻子的痛苦怀念中,他在诗中写道:

月是阴秋镜,寒为寂寞资。轻寒酒醒后,斜月枕前时。倚壁思闲事,回灯检旧诗。闻君亦同病,终夜远相悲。

十里扶柩别,一身骑马回,寒烟半堂影,烬火满庭灰。稚女凭人问,病夫空自哀。潘安寄新咏,仍是夜深来。

自从妻子去世后,元稹便将自己抛入忙碌的工作中,每至深夜,他都不愿意回到那空洞的屋子里,他习惯了饮酒,只有在醉眼朦胧时,他才可以暂时麻痹自己的神经。入秋时节,寒风渐起,元稹便在这种寒冷中品味着寂寞。

他常常倚着门框,想着韦丛过去的样子,那时他总喜欢倚在门口看着韦丛浇花的样子,夏日初阳下,她回眸一笑,眼底里尽是温柔缱绻———而如此美好的画面,如今只剩下回忆了。想罢,元稹便提灯回去,反复看着昔日为妻子写的诗,仿佛每捡起一首旧诗,就捡起了二人泛黄的回忆。

有时,他觉得妻子并没有走远,自己说的话,妻子是可以听见的,所以他时常用陌生的呢喃应和着思绪万千,他想用月亮做一个寂寞的比喻,希望妻子能够听见。

深夜时,元稹时常望着天上,他喜欢与天上的韦丛说些悄悄话,那瓦蓝天空中闪耀的寒星,就是对自己最好的回应。他轻轻告诉她,他离不开她,他觉得自己一直是被韦丛宠着,自己的脾气,只有韦丛可以包容,自己的爱情,也只有韦丛可以收藏。

所幸,他和韦丛诞有一女,这颗小小的爱情的结晶多么像她的母亲,他将她视为掌上明珠,他答应妻子,要将她抚养成人,教育她、呵护她,要她成为像母亲一样知书达理的女子,他牵起她稚嫩的小手,完成一个父亲的承诺。

看着妻子留下的遗物,他不愿再睹物思人,沉浸在无限的悲哀中,他将韦丛的首饰留给了女儿,那些韦丛穿过的衣服,便送给了韦丛的仆人,她们跟随韦丛多年,亲如姐妹。在韦丛生病期间,仆人们像照顾家人一般对待韦丛,让元稹甚为感动,所以将衣服送与她们,也算是一种纪念。

现在,他要亲自为妻子送行了,路上,元稹一直扶着妻子的灵柩,就像原先妻子挽着他一样。寒风中,元稹想起从前读书时,妻子被一只白蝴蝶吸引,笑着指给他看,他一抬头,便看见漫天的白纸纷飞。如今,他只能以这种方式送妻子最后一程,心中即便有万千愧疚,也无法弥补了。

祭拜时,元稹忍不住扑到妻子的碑前,将自己所有的情绪全部发泄出来。他仰天长啸,放声痛哭。从此,元稹逝去了他最爱的亲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