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春弹泪说凄凉_小山词传

时间:2019-05-05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32 次

一春弹泪说凄凉_小山词传

日日双眉斗画长,行云飞絮共轻狂,不将心嫁冶游郎。

溅酒滴残歌扇字,弄花熏得舞衣香,一春弹泪说凄凉。

——《浣溪纱·日日双眉斗画长》

总是有那么一种人,他们生活在灯红酒绿、氤氲着浮华奢靡的生活里,内心却极为凉薄寂寞,他们深谙众人追逐的名利世界不过是一团浮华的虚空。于是,他们像出于淤泥而不染的莲花,把包裹身上的物质外壳一一褪去,只剩下纯真质朴的内心,那才是真正活着的、有勃勃生机的灵魂。(www.guayunfan.com)这类人通常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浮华阅尽的浪子,一种是流落青楼歌榻的女子。前者在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的官场厮杀,疲惫之余也渐渐看淡,转而归隐经营自己的灵魂;后者在推杯置盏、逢场作戏中辗转,终于发现爱情的本质不是那些耀眼的、可以卖弄的虚荣,而是“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的平淡相守。而这两种人看似超脱,却和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被视为异类,也必定会经历一番理想与现实的落差和挣扎。王铚在《默记》中说:“叔原妙在得于妇人”,“小山之歌儿舞女,闲愁缠绵,情思宛转,无一不真”。小山的词无关乎经国伟业,无关乎军政大事,而关乎那颗通透、真挚内心的所思所感,而他作为一个生活在将相之家、深谙权力的黑暗运作的富贵儿,更能够发现这个浑浊世界上难得的净土。

《浣溪纱·日日双眉斗画大》里描述的就是这样一位歌女。她有着精致华丽的妆容,把本就绝色的姿容衬托得更加显耀。她有着纤细的腰肢、轻盈的步子,每走一步都有生花般的曼妙,让很多男子垂爱有加。

在外人看来,她们的生活是繁华瑰丽的。可是,终年行走在这种风月场上,见惯了男子的逢场作戏和薄情,她们也渐渐知道守住自己的内心,不应轻易托付感情。尽管如此,她们内心深处还是渴望一份忠贞平等的感情,绝对不能将自己嫁给浮华浪荡之人。每每想到这儿,便心痛如绞,如果不是为了生计,谁愿意每天戴着面具,向那些放浪男子卖笑?如果不是无奈,谁愿意把自己的大好青春虚度在这里?如果不是无计可施,谁不想找个重情的男人,过男耕女织、相夫教子的生活,谁又愿意每天晚上都因没有归属感而在梦中惊醒?表面上的风光背后隐藏了多少的无奈委屈、年华虚掷的不安定感,谁人又能知道?只能在喧嚣褪去之后一个人暗自流泪罢了。

而这样的女性也不乏其人,有因对爱情失望刚烈投江的杜十娘,有忠贞不二、誓不再嫁的李香君,有死心塌地、一心支持蔡锷的小凤仙。

和歌女们有露水姻缘的男人很多,但是能够透过她们卑微的外表读懂那平等而辛酸的心灵的男人不多。柳永“忍把浮名,唤了浅斟低唱”,杜牧“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欧阳修能看到歌女们“拟歌先敛,欲笑还颦,最断人肠”,小山亦如是,他们发现了娇艳外表下其实隐藏着的是一颗悲凉之心。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