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传莺莺传唱至今_元稹诗传

时间:2019-05-05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27 次

一传莺莺传唱至今_元稹诗传

身陷情网,无处可逃,少年竟也贪恋起世俗的美妙。他们一同游山玩水,携手同归,穿过彼此无边的心海,掀起各自的滔天巨浪,他们一同读书习字、舞文弄墨,他轻轻拉着她的手,道出“情”字的翰墨幽香。他以为这才是生活的真正模样,温暖,湿润,就像他手心残留着的她的余香。

只是在与管儿的相处中,元稹感到一丝异样,管儿明明很在意他,却有时有退缩之意,甚至有些不敢面对,元稹向她表达爱意时,管儿总是逃避他热烈的眼神,但她的心明明告诉他,他们之间的爱情分明存在,元稹也始终不明白,管儿为何那样对他。

曾有多次,元稹解不开管儿的心谜,他恳求她说出内心的想法,可管儿总是欲言又止,两人相对无言,再抬头时,管儿已是泪流满面。元稹见状,不便再说什么,只是轻抚着她的发丝,怅然良久。

他们相恋的时候正是阳春三月,万物初萌,草长莺飞,洛阳的牡丹花季久负盛名,管儿说要带元稹去看牡丹花,他们便相约在李著作园。(www.guayunfan.com)那日,当元稹赶到李著作园的时候,管儿早已在牡丹花下等待了,陪伴她的,还有那把她最心爱的琵琶。当元稹渐渐走近时,琵琶声缓缓响起,那悠扬缠绵的韵律,似乎在描述着此时两人浓厚的情感。“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描述的就是这种场景吧,元稹看得有些痴迷,待他轻轻走到管儿的身边,乐曲也落音收尾了。

这首乐曲把两人所要说的话都已融入其中,此刻的两人并没有过多的言语,在大朵娇艳的牡丹映衬之下,只是静静地看着对方。

元稹的眼里尽是缠绵,而此刻管儿的眼神中,更多的是痛苦与眷恋,今日相约此处,她其实谋划已久:一是来陪元稹赏牡丹花;二是来向他告别。管儿自知家境不好,她只是一个街头卖艺的女子,而元稹贵为朝廷官员,门不当、户不对,终究不能长相厮守,如果两人相恋本是孽缘,不如早早割断为好。

听完管儿的话,元稹顿时无所适从,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管儿会主动离开自己,其实他早已做好打算,要接管儿去长安,可现在发生的这一幕,令他不知如何是好。

说完告别的话,管儿转身离去,眼睁睁地看着她渐行渐远,他无力挽留,他不知管儿为何如此看重门第观念,为何总是为自己的未来隐忧,难道往日的欢欣终究褪色?昔日的温柔只是幻梦?……他不懂,爱情刚刚向他伸出双手,现实就无情地将他摔落。

回到西河之后,元稹久久不能释怀,尘封的回忆总是在不经意间被开启,牡丹花旁的那一幕,一直在他眼前拂过,那段时间,他无心读书,郁郁寡欢,整个人像掉了魂儿一样,成天无精打采。

多年以来,只有管儿可以让元稹如此魂不守舍,也只有管儿可以让元稹茶饭不思,这是少年第一次坠入情网,也是第一次体味相思之苦。而且这相思与当时怀念父亲是判若两样,思念父亲,是怀念过去亲情的痛苦,而想念管儿,是撕心裂肺的煎熬,让他度日如年。

朋友们见他如此沉默寡言、与往日判若两人,便邀他一起出城游玩,也曾向他引荐过一些妙龄女子,但他均搪塞而过,并没有多少兴趣。平时除了到县衙办公之外,他大部分时间都闭门在家,除了读书,他想得最多的,还是远在洛阳的管儿。

转年又到三月,元稹回到了洛阳办事。迎接他的依然是好友李建。稍作休整之后,李建带他来到了李著作园,此时,那里已经开满牡丹花。一年前,此处正是两人分别的地方,昔日有娇艳的牡丹、有佳人作陪,今日自己却孑然一身,人面不知何处去,唯余牡丹依旧笑春风。

李建只看出元稹心情有些低落,不知道元稹与管儿在此离别的故事,所以也不以为然,只以为他有些疲惫了。他边走边告诉元稹,其实他早该来看看了,要说这牡丹,还是洛阳最佳。

他原先知道长安的牡丹好看,小时候姐姐常带他去看,还给他讲了牡丹气节的故事,所以从那时候开始,元稹就对牡丹甚为喜爱。

元稹以前在读李著的《牡丹起解》时,他就写到了洛阳的焦骨牡丹,是因为当时武则天将牡丹贬至洛阳。所以焦骨牡丹才得以名扬天下,今日一看,果然名不虚传。

看罢牡丹后,元稹坐在旁边的亭子里小憩。他眼中满园的牡丹花,亦是满目相似,他也曾相信时间可以淹没掉爱人的面庞,但时至今日,管儿的一颦一笑仍历历在目,那日芊手弹奏的琵琶声又从内心深处升起,元稹的眼眶渐渐湿润了。

虽然表面上风平浪静,但在元稹的心中,早已波涛汹涌,他站起身来,望着曾经与管儿离别的角落,似有千言万语要对当时的管儿诉说,可是此时的那里,牡丹依旧迎风招摇,难道他们两人的感情就这样烟消云散了吗?

想着想着,夜色便洒落到了湖上。元稹听到远处亭子里传来了琵琶的声音,那悠扬的旋律、忧伤的曲调,像极了管儿的风格,元稹越听越觉得它就是出自管儿之手,心中一阵惊喜,他顺着乐曲传来的声音,来到了那半山中的亭子里。

走上亭子的台阶,银白色的月光如绸缎般铺满大地,顺着月光微微颔首,眼前出现了一位身穿青绿色长衫的女子,她背影缠绵怡然,正背对元稹弹着琵琶,元稹渐渐走近,看着女子的背影,看着女子弹琵琶的姿势,他越来越相信,这就是管儿。他缓步走到她背后,轻声问道:“姑娘可是管儿?”

听到有人说话,女子停止了弹奏,转过身来,两人都惊呆了。元稹眼前的这个姑娘,就是他日思夜想的管儿。

而管儿看到眼前的元稹,仿佛有些不敢相信,疑惑中带着羞怯,千言万语哽在心头,竟不知如何是好。

相认之后,互相凝视着对方,在这月上柳梢的时刻,两人再次拾起那温柔的岁月,一年来的情思席卷了二人的整个世界。

此时两人,无需太多语言,只是紧紧依偎在一起,这美妙的景象,已在他们梦中缠绕太久。元稹紧紧抱住管儿,他多么害怕她不经意间再次溜走。这样的拥抱,管儿也盼了太久太久,那日痛下决心的离别,在她心里种下永恒的思念,自别经年,她何尝不是度日如年,一心相思,又岂是一曲琵琶可以诉说。在元稹之后,她亦阅人无数,终究再也没有男子对她如此倾心,此时此刻,此情此景,她感叹造化弄人,又不得不感激这种幸福的造化。

两人拥抱之后,轻声诉说着自己的思念与痛苦,两个人都有说不完的话,似乎要把这一年的思念彻底宣泄。夜色茫茫,两人从半山亭中走下来,走在牡丹丛中,元稹问起管儿为何来到李著作园,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管儿告诉元稹,半年前,她在卖艺时,李著大人恰好从此路过,听到她的弹奏之后,便闻声停驻,一曲弹完,他上前问她,愿不愿意来府上做乐师,平日无事,只需佳节宴会上表演便可,可以住在他府中,每月还有晌银。管儿便答应了,从此就只在此园弹奏。

元稹听了满是欣慰,此前他一直为管儿担心,怕她一介女子,生活无依。李大人是当代俊贤,能在他府上做歌女,是一件再好不过的事了,只要她过得好,他也能够放心了。

管儿在此,元稹自然不会离开。在送走朋友李建之后,元稹每天都来李著作园听管儿弹曲、唱歌。只要和管儿在一起,元稹的忧愁便烟消云散,他看着眼前这个心爱的女子为她弹奏、吟唱,他想到天下幸福之事,恐怕也正在此时此刻了,他在柔美的乐曲中幻想着两人的未来,他甚至想到了成亲,只要她愿意,他便要娶她为妻。

然而,当他准备告诉管儿的时候,已是人去楼空。管儿给他留下一封信笺,大意是说,此次分别,思虑良久,两人身份悬殊,若结连理,必遭世人非议,她不能误了他的锦绣前程,只好忍痛作别,望他珍重。

元稹彻底绝望了,在他眼中,两人根本不存在什么差距,自己也曾过着像她那样的贫寒生活,完全理解她的处境,以后也会用心对待她。可管儿为什么还要离自己而去呢?

回到长安的元稹伤心欲绝,他不想跟任何人说话,甚至也不想听到别人说话,这两次的离别对于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来说,是很严重的打击,彷徨也好,无奈也罢,他心绪烦躁,不愿在长安家中停留一刻。

为了让自己清净一些,他来到了离靖安坊不远的开元观里暂居,这里环境清幽,人烟稀少,适合修身养性,净化尘根。虽然元稹年纪不大,可经过了这次情感伤害之后,他也需要安静地休养与思考。再者,他也希望借这个安静的地方,焚香静默,好好读书,想想未来的事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