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天长啸启程回京_元稹诗传

时间:2019-05-05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67 次

仰天长啸启程回京_元稹诗传

未来,似乎从未像今日这样明晰过,他可以简单涂抹那种生活,想象皇帝收到捷报后嘴角的笑意,想象一匹快马,一顶乌纱帽,一卷金黄的圣旨和圣旨上绣出的、他金黄的未来。“百无一用是书生”,倘若书生早有千军万马在心间,便是“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了。

元稹在此次平息叛乱中的表现是有目共睹的,他不仅按照严绶的指示,写下《代渝淮西书》和《祭淮渎文》,在军队立下头功,还帮助军队解决了很多其他问题,颇受严绶器重,锋芒正盛。

而他不知道的是,某些官员早已将它视为眼中钉肉中刺了。在出征的队伍中,有不少官员都是宰相杜佑的党羽。当得知元稹在军伍中任幕僚时,杜佑便有所准备,特意派去几名自己的部下,一是帮助杜佑控制军队和战争,二是监视元稹的一举一动。这个元稹,即使被贬数次仍欲同他作对,这一次,他便要利用军机要事将其置于死地而后快。

但是整日在军中忙碌的元稹,根本没有察觉有人一直在监视他,他只知道,现在战争一触即发,大家只有一个目的,就是避免更多无辜百姓遭殃,但是元稹有所不知,他的一举一动,都被杜佑手下一一记录,就等着他犯下差错,他们便可以一举报仇了。(www.guayunfan.com)眼看元稹在军中的威望越来越高,那些官员将他的所作所为一并写为密信派人送回京城。杜佑看到之后,颇为震惊,他没有料到元稹竟有如此大的本领,如若让他这样发展下去,皇帝大加封赏,恐怕于他不利。

杜佑思来想去,决定将元稹调出军队,不能再给他施展才华的机会。当元稹还在军队上下忙碌的时候,突然接到了朝廷的圣旨,命他即日启程回京,这不仅让元稹感到意外,更让严绶措手不及。

其实严绶对元稹有着很好的印象,早在朝廷当差时,他就见识过元稹的文采和作为,并且深表敬佩。叛乱爆发时,朝廷派严绶去前线,需要招募一批幕僚,严绶第一个就想到了元稹,那是他刚被贬职到江陵,受尽了其他官员的冷眼和嘲讽,严绶不顾旁人反对,坚决招募元稹做自己的幕僚。事实证明,元稹此次堪比数员悍将,他的两篇文章成了镇压叛乱的关键性因素。

此次朝廷下发的调令,着实让严绶猝不及防,他虽是一军之长,但也不能抗旨不从,他也知道军队里有很多杜佑的党羽,都是杜佑派来暗中来监督自己的。如果这一次不放走元稹,杜佑便可以抗旨之名降罪于他。

相比之下,元稹似乎冷静许多,除了接到调令时的片刻惊讶,也没有过多的反应,只是一笑了之。因为这些年他经历的此种事情太多了,宦海沉浮,从来都身不由己,与其哀叹抱怨,不如从容淡定处之。

元稹思前想后,觉得有些蹊跷,这才发现原来军队中一直有人在暗中监视自己,否则朝廷怎么会偏偏调离自己,而不是别人呢?想到此,元稹并没有气愤,而是无奈地笑了。此时正是平息叛乱的关键时刻,他们不把精力放在战争上面,反而专门盯着自己的一举一动。元稹不知该为自己的重要而高兴,还是该为朝廷的不幸而悲哀,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元稹就要告别这场他一心牵挂的战事了。

他心知肚明,这是一场阴谋,他甚至早已料到,他们的幕后指使肯定是杜佑,因为在自己在朝中的宿敌就是杜佑。杜佑几次三番陷害他,而且利用职务之便,数次将他降职。如今看他在军队中有所作为,他便暗中操作,将他调回京城。

可是元稹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此次杜佑不仅将元稹从前线调回,是为了让他在京城孤立无援,还将他的好友李绛罢知政事,使元稹在京城少了一个帮手。与此同时,杜佑还将宦官吐突承璀重新调回京城,让他担任禁军中尉一职。论起此人的历史,还与白居易有些渊源,此前吐突承璀因为裴垍与白居易的弹劾,而被迫到淮南充当监军,从那时起,他便对白居易等人痛恨不已,一直想找机会报复。此次杜佑将他调回京城,就是想借刀杀人,一举两得。

接到调令的元稹,迅速处理好军中之事,便背起行囊,启程回京。临行前,严绶与众将士一同为他送行,元稹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幕僚,但是他在军中所做出的贡献是众人有目共睹的。将士们都非常喜欢和信任元稹,饮下送行酒,从此两相别,元稹叮嘱他们不要因此受到干扰,仍要以国事为重,戮力同心,平息叛乱。

而严绶对元稹更是依依不舍,正因为有了元稹的帮助,严绶才得以在战争中很快取得优势。严绶对元稹的感情溢于言表,此次送行,严绶心中满是无奈,但事已至此,也无法挽回,只好目送元稹渐行渐远。

回京的路上,元稹心中满是无奈,大敌当前,百姓涂炭之时,竟然还有人公报私仇,可见国之不幸,路上的日日夜夜,元稹都沉浸在迷惘的情绪里。晚上,元稹又到曾经让他误入圈套的敷水驿站休息。虽然在这里受过一番毒打,但是元稹显然没有太在意,安顿好之后,便准备休息。

但令元稹想不到的是,曾经陷害他的仇士良与刚刚回京任职的吐突承璀也在此歇脚。几人随即问起元稹此次回京的原因,元稹没有告诉他们自己是被突然调回京城的,而是说因为在前线表现优异、特此回京升官的。

本想借此机会再将元稹羞辱一番,但听说他是回京升官的,仇士良与承璀只好假意祝贺。但他们心里仍有质疑,二人清楚元稹与当朝丞相杜佑之间的恩怨,而此时正是杜佑执政之时,战争还未停止,元稹怎么会突然回京升职呢。

第二天,元稹便继续踏上了回京之路,原本以为遇到他们二人凶多吉少,好在自己已经搪塞过去,既然在此地遇到他们,看来京城早已风起云涌,虽然明知前路凶险,顽强的他仍要义无反顾地走下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