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结翟氏,半生陪伴_陶渊明诗传

时间:2019-05-05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30 次

续结翟氏,半生陪伴_陶渊明诗传

昔在黄子廉,弹冠佐名州。

一朝辞吏归,清贫略难俦。

年饥感仁妻,泣涕向我流。

丈夫虽有志,固为儿女忧。(www.guayunfan.com)惠孙一晤叹,腆赠竟莫酬。

谁云固穷难,邈哉此前修。

———《咏贫士》其七

陶渊明的诗文虽然风格各异,但大部分都是抒发感慨、歌以明志的文章,作于晚年的七首《咏贫士》更是其中的佼佼者。在这最后一首《咏贫士》中,陶渊明借用了三国前南阳太守黄子廉“一朝之忿”回归乡里的事迹,大肆歌颂这位名士宁愿贫病而死,也不肯接受任何“腆赠”的优质节操;还着重讲述他家中“固为儿女忧”的辛酸境况,借以烘托黄子廉的无上人格,足见陶渊明对这种近乎极端的名士风范的无限向往。

王氏的死不仅是对陶渊明的严重打击,更令陶家园的生活一落千丈。王氏死后,所有家务的重担都落在了陶渊明年迈的母亲孟氏身上。为了维持生计,耕种水平低下的陶渊明再次做起了教书匠的行当,前往浔阳城中教习生徒,尽量保证能给儿子带回些米汤和面饼。

在所有关于陶渊明的古人记录中,有一个观点达到了惊人的一致:陶渊明从来没有娶过妾室。在三妻四妾习以为常的古代,能做到夫妻相守的男人着实不多。

在经历了数年“家中无主”的困顿生活后,被家务事烦扰到忍无可忍的孟氏终于下定决心,要给陶渊明物色一个新的妻子。她找到陶渊明的叔叔陶夔,为他定下了一门亲事,并于次年春暖花开时正式迎娶过门。

这位新的陶家夫人姓翟,据说是同为南山名士法赐的女儿。嫁入家徒四壁的陶家后,翟氏与孟氏之间的婆媳关系十分融洽,对陶渊明的儿子也视如己出,尽心竭力将其抚养长大。在她的妥善经营下,曾经因贤妻过世而变得荒乱不堪的陶家园迅速恢复了生机,甚至有了欣欣向荣的迹象。从此,陶渊明只管在外埋头教书讲经,回家后安心读书习字;孩子围坐在后母身边,再也不喧哗吵闹。

有了翟氏的细心劳作和操持,陶渊明终于又可以过上酒足饭饱、挥洒文采的生活。婚后两年,她就为陶渊明生下了儿子。恰逢农田丰收,翟氏又用陶家园的产出酿出了新酒,每顿饭都能满足丈夫对酒精的狂热需求。在她的照顾下,每饮必醉的陶渊明似乎重新找到了醉生梦死寻孔孟的节奏,终日醉卧南山,还学着农者的样子,与妻子采菊东篱,带月荷锄。于是在浩如烟海的文献中,越来越频繁地开始出现翟氏与陶渊明“志趣亦同,能安苦节”的记录。

开始,翟氏或许是真心支持丈夫的归隐,但与出身世家的陶渊明不同,普通人家长大的翟氏更明白一日三餐对这个家庭有多么重要。而当她发现自己曾经崇拜无比的丈夫陶渊明不但是个不懂务农的文弱书生,而且连持家度日都不懂的时候,原本的无条件支持很快就被失望和愤怒代替:眼前真实的生存环境是“不好好种地我们都会饿死”,而不是丈夫口中“即便饿死也绝不会出仕为官”。

毫无疑问,陶渊明是魏晋以来最伟大的诗人之一。田园诗人心中永驻的,只有郁郁葱葱的南山草木,还有胸中似乎永远都抒发不完的郁结。眼中长存的,除了酒就是酒,甚至连儿子们也无法在他脑中得到一席之地。他是如此地天真,如此地单纯,如此地没有现实感。

渐渐地,翟氏明白了,她的丈夫只是个活在自己世界里的人。作为妻子,或许是受困于封建家学的约束,翟氏改变了自己的看法,在追求不合天时的梦想过程中,总有一个人要付出代价。

翟氏用自己的改变,造就了名扬史书的陶渊明。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