斜月半窗还少睡_小山词传

时间:2019-05-05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74 次

斜月半窗还少睡_小山词传

醉别西楼醒不记。春梦秋云,聚散真容易。斜月半窗还少睡。画屏闲展吴山翠。

衣上酒痕诗里字。点点行行,总是凄凉意。红烛自怜无好计。夜寒空替人垂泪。

——《蝶恋花·醉别西楼醒不记》

最美丽的风景总是存在于心境最淡然、苍凉的人的眼睛里,因为我们庸碌常人往往会被五光十色世界中的繁华、绚烂夺去眼球和心智,心弦也被金钱、功名利禄、美人皮相撩拨得慌乱无序,哪里又能够与世界上最绝美的风景和起共鸣?(www.guayunfan.com)我们在柳宗元的《小石潭记》里嗅到了他贬谪隐避、郁郁寡欢的苦涩味道,也看到了他孑然独立、伫立河边的孤单身影,但是也由他萧然的心境和眼睛看到了一幅繁忙生活中极容易被忽视和错过的美景:清澈碧绿的水波涌动,倒映着的层层叠叠的树木也仿佛有了柔软的腰肢,轻轻摇荡起来。水波下面的青石一块一块,却是形状各异,像岛屿、像高地、又像悬崖,呈现出水里的缤纷斑斓世界。水清如许,几尾游鱼仿佛像游在虚空中,又像国画中留白旁边的静物。它们时而假寐,时而嬉戏,怡然自得,给这个被人遗忘的空间增添了许多生机。这时,站在岸边的柳宗元大概也如梦蝶的庄周一样吧,抛弃了心中的块垒,在这个静谧的空间找到了自己心灵的归宿。

同样的独思者还有清华园里的朱自清,理想的破灭让他痛苦不已,却又无能无力,于是踱步在偌大的清华园里,再没心情注意那些灯红酒绿、觥筹交错,只是把目光投射到清华园的一隅——荷花池上,而此后眼光再也没有移开。在这个凄清敏感的心灵里,一切细碎的美都膨胀为极为美好的感受,而普通的荷花、莲叶也变成了绝美的风景。杨柳和灌木在月光里打下斑驳的黑影,在他心里却俨然成了一幅世界名画。心思敏感的人是幸福的,因为哪怕在委屈、不得志的境遇里,也能凭自己的细腻想象把周围的陋室装扮得金碧辉煌。

而在小山的笔下,我们也总能见到一些美得摄人心魄的景色,比如“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小山偏偏能在香艳的歌舞中看到渐渐低下去的浅黄月光和沉下去的阵阵轻风,也比如“斜月半窗还少睡。画屏闲展吴山翠”。在孤寂的夜里难以入睡,偏偏被倒挂窗棂上的清冷月光搅得更加清醒,辗转反侧又看到屏风上倒映着的叠翠山峦,索性在这浓缩的山川中寄托心思,想象着自己是去层峦之间冒险、徜徉。这样一想,夜就没那么难熬了。

突然想起以前那么多年的酒醒时分,头总是疼得快要裂开,浑身散发着酒味和脂粉味,却想不起前一晚的奢华场景。衣着华丽、舞步蹁跹的少女,觥筹交错、吆五喝六的男人的身影一闪而过。那时的生活总是如酒一般,馥郁、刺激却又那么不真实。而那时的欢愉和相聚,早已如酒醉之夜的梦境和飘忽不定的云层,早已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果然是时光无情,岁月残酷。

宴会散尽,人总会从最膨胀的欢乐陷入失落空洞的虚无里。小山也是这样,宴会过后狼藉的杯盏被收拾一空,只有身上点点的酒痕和留下的片片诗词能够提醒自己经历过那么一场欢愉。每一行诗、每一滴酒都让人的心更凄凉起来,欢愉越盛,失落越大。寂静的夜里只有夜风、冷月陪伴着自己回想逝去的繁华。桌上的那根蜡烛,仿佛也感慨着自身的境遇,也在夜晚为人垂泪到天明。

由此看来,过去的欢乐,也能像慢性毒药一样,一点点谋杀掉人的天真和快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