斜阳只与黄昏尽_小山词传

时间:2019-05-05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58 次

斜阳只与黄昏尽_小山词传

卷絮风头寒欲尽。坠粉飘红,日日香成阵。新酒又添残酒困。今春不减前春恨。

蝶去莺飞无处问。隔水高楼,望断双鱼信。恼乱横波秋一寸。斜阳只与黄昏近。

——《蝶恋花·卷絮风头寒欲尽》

晚春时节,伊人独坐,微寒的风挟裹着纷飞的柳絮在空中胡乱地舞着,似乎要将这最后的一丝寒意驱散。寒风卷絮,寒意将尽。“落红铺径水平池,弄晴小雨霏霏。杏园憔悴杜鹃啼,无奈春归。”飞絮总是如此无情地在纷飞中将春带走,是风无情还是飞絮不解人意,无人知晓。小山借昔人多用的飞絮洒落在寒风中的景象,表达惜春之意、无奈之情,令人触动。(www.guayunfan.com)斜风过处,落英纷飞,前几日还盛开的春花也已凋零,朵朵色彩已逝的花瓣迫不得已地飘落下,夹杂着毫无生机的花粉,风中还残留着花朵的芳香,可是早已不似原来那样浓郁。花朵美丽却不能长久,曾经动人艳丽,终究也逃不掉飘零的命运,“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美丽的事物终究不能长久,就像这美丽的春。

多情的小山不免在愁苦的思绪中增添了几分无奈的惜春之情,可是即使无奈又能怎么样?古往今来,惜春之人太多,“春尽花未发,川回路难穷”、“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残阳寂寞东城去,惆怅春风落尽花”……可是时光飞转,四季更替,春天不会因为任何人的惋惜而停止它的脚步,多情的人只能无可奈何地惋惜。

伊人独坐窗台,春景已逝,思念之情无计消除,只得借酒排解心中的忧思,饮下一杯接着一杯的美酒。可是“新酒又添残酒困”,无论怎样都挽留不了这离去的春,消解不掉一春又一春的恨。美酒可以消除忧愁,时间会冲刷掉一切的恨,可是事实真是如此吗?未必。俗话说借酒消愁愁更愁,自古以来多情的人总是喜欢借酒消愁,小山也是如此。然而,离恨不会因为美酒而消除,反而会在时间里显得更加悠长、无奈,今春减不了前春的恨。

春意盎然、春花怒放时,彩蝶飞舞、黄莺婉转歌唱,充满了生机,这是春的魅力。可是时间消逝,春花凋零,春景不再,就连翩翩的蝶儿、婉转歌唱的黄莺也已经了无踪迹了,连影子也消失在这晚春的风中,原本安静的院子更无生气了。此时小山的内心是不是也有一种无限的失落?是不是也有一种物是人非的感觉?世事无常,可是人还是如此痴情,痴情的人与无情的物形成鲜明的对比,更加表现了伊人的深情。

一水相隔的楼台,如此熟悉,如此安静,多少次满怀希望独上高楼,凝望远方,却看不到来人,盼不来音信。又到黄昏,希望又一次落空,实在让人无奈,远处的斜阳在薄薄的云雾的笼罩下是那么地美,一天又将逝去,孤独的夜又将开始它漫长的等待。

“可恨良辰天不与,才过斜阳,又是黄昏雨。朝落暮开空自许,竟无人解知心苦。”小山曾经也在一首词中写下过这样的诗句。“斜阳只与黄昏近”,斜阳很美,可是却是那么地短暂,“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掺杂着无限的悲喜之情。很多事情都是让人无奈的,夕阳如此,人生又何尝不是如此呢?没有十全十美的爱情,就像小山的诗歌,充满了细腻之情,凄婉动人。虽然也有人说他成就不及晏殊,可是小山仍以他的独特个性畅游在诗词世界之中,抒写自己的情义,表达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感情。现实生活中,很多事情我们无法改变,只能在“斜阳”与“黄昏”中寻得心理的平衡,日复一日,也许等待还在继续。

望眼欲穿又能怎样?此情此景,不免让人联想到一幅凄美的场景:寒风将逝,落英缤纷,孤独楼台,一位精心装扮的美丽女子独倚楼台,满怀期待地向远方张望着,手中的手帕被来回揉搓得失去了原本的优雅。时间渐渐地过去,黄昏的斜阳诉说着一整天的等待,此时也已经失去原来的光泽,无奈而又凄凉。一天又要结束了,又是白等一天,可是有谁知道明天会不会依然在失望中结束呢?什么时候才是终点呢?女子无奈地愁苦着、伤心着。

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景色在不断地更替、循环着,美景来了又去,去了又来,可是人呢?人在一年又一年的等待中渐渐地老去,容颜不再,可是却依然那么执着地等待着。小山的这首词,让我想到了李清照的《点绛唇》:“寂寞深闺,柔肠一寸愁千缕。惜春春去,几点催花雨。倚遍阑干,只是无情绪。人何处,连天芳草,望断归来路。”同样是思妇形象,同样是惜春之情。

古代诗词中,思妇往往是诗人的自喻。诗人们把自己比作思妇或弃妇,表达自己的孤独、落魄和得不到重用的怅惘。这首词中小山又一次刻画了一位闺中思妇的形象,她惜春怀人、孤独寂寞、愁情难遣,在晚春的景色中凄凉地等待着归人归来。可是希望总是一次又一次地落空,那种无奈、愁苦在景色的衬托下更加细腻地被呈现出来。小山以暮春之景渲染思妇愁苦之情,令人感伤。

小山在另一首《玉楼春》里,也把这种伤春情绪描写得淋漓尽致:

东风又作无情计,艳粉娇红吹满地。碧楼帘影不遮愁,还似去年今日意。

谁知错管春残事,到处登临曾费泪。此时金盏直须深,看尽落花能几醉。

东风无力百花残,自然总是无情,不理会人们对春天的殷切留念,只教落红满地、柳枝堪折。深深庭院里的厚重帘帷挡不住东风,也挡不住无限惆怅,才发现年年春日自己都是被锁在幽深大院,目之所见只是一块碎片的天空和来回飘过的飞鸟。而自己每年一次的青春也如这院中艳丽的花朵,每年盛开一次,但每年又在风中飘零、虚掷。年年岁岁,这种空洞和怅惘何以排除?伤春就是伤己,既然春天和青春注定要凋零,何必要“泪眼问花花不语”而空留泪水呢?可是,这种深深的惆怅何以排解?那就寄托在杜康酒中吧,只不过不知道自己的闲愁需要一个多大的金盏才能装下呢?

看遍古诗词里的伤春词话,大多是女子写成。不禁为那些青春无着、无力摆脱的女子的悲惨命运而扼腕叹息。她们本该和男子一样在广阔的天地里嬉闹玩耍、自由成长,然后带着一颗历尽沧桑的心灵重新诠释人生。可是现实却让她们终日紧闭在锦门绣榻之内,靠着斗草、秋千等为数不多的娱乐活动度日,然后期待骑着一匹紫骝骏马的男子经过时,听到自己的婉转曲子,然后拯救自己空虚无趣的人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