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本是无凭语_小山词传

时间:2019-05-05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29 次

相思本是无凭语_小山词传

醉拍春衫惜旧香,天将离恨恼疏狂。年年陌上生秋草,日日楼中到夕阳。

云渺渺,水茫茫,征人归路许多长。相思本是无凭语,莫向花笺费泪行。

——《鹧鸪天·醉拍春衫惜旧香》

如果一夜之间从钟鸣鼎食、前拥后簇的生活跌落到颠沛流离的境地,我们会怎么样?由俭到奢很容易,因为人总是有借口放纵自己,可是如果我们被迫经历由奢到俭的过程,我们将有怎样的心境?本词就描述了小山的这种心境。(www.guayunfan.com)开篇一个“醉”字让人心头一紧,酩酊大醉的生活十有八九是不快乐和不满足的。果然,他东倒西歪地走在路上,不知道已经倒了一回。他醉眼蒙眬,用劲拍着身上的长衫。这件长衫做工精细,布料挺括,一看就不是平价之物,这还是家里留给自己的为数不多的几件东西。他总是穿着这件长衫,是不是这件衣服上带有过去生活的气味,而他潜意识里还怀念那时衣食无忧、体面富裕的生活呢?

想当初,小山出生在钟鸣鼎食之家,父亲身为当朝宰相,家里总是门庭若市,所有人对他都是唯唯诺诺。而父亲过世之后,树倒猢狲散,再没有人凑上来为他提供便利。而他呢,从小就在旁边冷眼看着父亲和一帮官僚讨论和操作政治,早已看透了其中的内情,他继承了父亲的读诗品文的文雅爱好,却没继承他在政治上平步青云的志向和兴趣。与左右逢源相比,他更喜欢待在自己的世界里,摆弄金石和文字。所以,外人看待他为“畸人”。黄庭坚在《小山词序》中形容小山:“常欲轩轾人而不受世之轻重。诸公虽爱之,而又以小谨望之,遂陆沉于下位”,他终究是清高疏狂,不知世道轻重,所以才会像《砚北杂志》中记载的那样:“元祐,叔原以长短句行,苏子瞻因黄鲁直(黄庭坚)欲见之。则谢曰:‘今日政事堂中半吾家旧客,亦未暇见也。’”但是,年少轻狂总是要付出代价的,比如他官职无着,颠沛流离,满腹离恨,都是上天对他疏狂脾性的惩罚。罢了,罢了,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就这样接受现实吧,这就是生活。

小山告别了家庭,告别了那些温柔体贴的知己们,也告别了过去那个天真无忧的自己。在年复一年的孤独流放岁月中,印象最深的不再是早年那种“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的奢华和香艳,而是他征程中那陌上连天、瑟瑟摇摆的枯黄秋草和每个傍晚独倚高楼沐浴的落寞夕阳。

前路何在?“雾失楼台,月迷津渡。”他只看到路上无边的云层和苍茫的海水,哪里能看到陆地和家乡呢?他的旅程仿佛一场西西弗斯的劫难,无穷无尽而又无可奈何。这就是他的宿命吗?

本来腹中有无尽的相思、委屈、期许,可是漫漫艰险的长路和残酷的现实早已把这些温柔的情绪磨灭掉,现在成熟后的他早已知道世界不再是以自己为中心,疏狂不再是一种引以为傲的姿态。所以,还管什么内心的种种小情绪呢?不过是无根无蒂的飘思而已,也不要像过去那样再在花笺纸上写下自己苦涩和心酸的词句了,那不过是白费眼泪和感情而已。

原来,成熟的一个标志便是知道自己的小脾性无法左右我们周围的世界,于是便学会沉默,学会收敛自己的情绪。小山也是用沉重的代价学会了成长。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