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生行休,不悲不喜_陶渊明诗传

时间:2019-05-05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33 次

吾生行休,不悲不喜_陶渊明诗传

怅恨独策还,崎岖历榛曲。

山涧清且浅,遇以濯吾足。

漉我新熟酒,双鸡招近局。

日入室中暗,荆薪代明烛。(www.guayunfan.com)欢来苦夕短,已复至天旭。

———《归园田居》其五

自从回归到这片心中向往的自然世界,陶渊明自感从此再也没有什么事情能够萦绕于怀。在陪伴家人之余,他更多地是独自一人拄着拐杖在不平整的山林中漫步,每每看到那些清澈的溪水流过温润的草坪,阳光穿过树林间的缝隙落下,即便是身体上有所劳累,心灵中也是无限快乐。

回到家中,把新酿的米酒打出两盏,抓住一只鸡好好烹煮,就算是在这样贫寒的茅屋之中,就着昏暗的光线,他依然可以和乡亲邻里痛快无比地谈天说地,尽享这一刻的快乐。

然而,无论此刻是多么地令人忘怀,短暂的欢乐过后,让他更加不能够展开笑颜的,还有自从辞官之后那接踵而来的困难。

陶渊明开始显得有些困惑,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既然回归到了心中所向往的那种愉快的世界,可以让身体和灵魂同步,为这样的一份归隐生活而贡献全部,却仍然有着这样或者那样的事情出现。他十分地不明白,在他看向身边那些人时,为什么他们的眼光里有着各种各样奇怪的光彩。难道在一起畅谈天地的时候不够交心吗?难道在一起把酒言欢的时候不够熟络吗?难道是……他们仍然不能接受自己吗?

每一个诗人必然都是哲学家,他们看到了很多,明悟了很多,所以更加容易陷入迷茫,对自己现在的生活和追求产生疑问。生活、世事的忧虑郁结在陶渊明的心中,无时无刻不在和他所追求的相互角逐。或许他可以在自然的怀抱中暂时忘却这些烦恼,但是此时此刻,在一片喧闹之后,那些压抑的人生领悟,还有对自己追求与自然完美契合的理念却好像是无影无形的魔念,挥之不去,愁闷的烦恼更得不到解脱。

如果一个人的苦和乐得到平衡,那么他无疑是幸福的,因为他可以做到不喜不悲,从而使心灵得到一处宁静的归宿。但是陶渊明却不是这样的人,他将自己的悲喜寄托在所向往的这片天地,所以当身边的环境有所改变时,他的困扰、他属于诗人的那一份哲学的思绪就开始蠢蠢欲动,迫切地想要找到答案。

夜晚,陶渊明静静地听着身边妻儿熟睡的鼾声,起身在缺口的碗中倒上了最后一碗残酒,看着家徒四壁的茅屋,回想着自己从最开始雄心壮志想要作出一番事业的少年时期,想着那时单纯热血而真性情的自己,一时只觉趣味盎然,好似找到了一件有趣的玩物。人生是如此地短暂,这样一份短促的人生,这样飞速流逝的光阴,原来只需要短短的一夜就可以慢慢地回想?在这易逝的一生,他又在想些什么?

陶渊明默默地感慨,心中的矛盾、信念的坚持就这样在一片淡淡的月光下逐渐清晰。人生须臾短暂,究竟怎么样才是对的?

陶渊明淡淡地饮下碗中的残酒,仰头看向茅草屋顶破开的漏洞,上面有星辰闪耀,就像是上天变化的眼睛。他摇晃着脑袋,仿佛是在品酒,猛然间,他笑了,仿佛看到了记忆中的种种精彩片段,一颗心也随之开怀。

“每个人在这世界上能够活多久呢?人生苦短,为什么还要把时间浪费在违背自己心意的事情上呢?那些汲汲营营在官场打拼的人,你们到底是在追求什么呢?是富贵还是权势?你们可看到了自己脚上的锁链,看到了自己身上的泥污?我真是庆幸,这些都不是我所想要的。我只想和天空中的风一同歌唱,在我短暂的生命中尽情地欣赏属于这片自然的美丽,只要我的心中是快乐的,那么即便天空再黑暗,曙光还会远吗?”

陶渊明怡然地享受着,悄然地等待着天边那一抹晨曦的降临。然而没有人知道,当他自免彭泽县令、投身自然、舒适地安身立命直到生命尽头的生活真正展开之后,又有着什么样的故事在等着他。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