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_白居易诗传

时间:2019-05-05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31 次

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_白居易诗传

白居易是一个感情细腻的男人,也是一个怜香惜玉之人,他爱惜那些花一般的女子,她们美丽、脆弱充满了感伤。越是耀眼的女人,越是要承受诸多的磨难。于是,许多女子哀伤的身影,浓缩在他的笔下,轻舞在他的诗中。这其中,最负盛名的要属《长恨歌》。

汉皇重色思倾国,御宇多年求不得。杨家有女初长成,养在深闺人未识。

天生丽质难自弃,一朝选在君王侧。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侍儿扶起娇无力,始是新承恩泽时。(www.guayunfan.com)云鬓花颜金步摇,芙蓉帐暖度春宵。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

承欢侍宴无闲暇,春从春游夜专夜。后宫佳丽三千人,三千宠爱在一身。

……

临别殷勤重寄词,词中有誓两心知。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

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长恨歌》

唐玄宗与杨玉环的故事一直广为流传,白居易也被这一段感情深深地打动。他们是感情世界中的勇者,没有顾虑,没有担忧就那样为了爱情背上了千古骂名。

深宫院落里,杨玉环轻舞在花丛之中,春去秋来,牡丹花的颜色在她的身旁逐渐变得暗淡。多少人想一睹她的容颜,都未能如愿以偿,王侯将相、一介布衣皆以一睹她的容颜为荣。而这样的女子绝对不会沉寂在历史的长河中,华丽的轿辇将她抬进了神圣的宫殿,雕栏玉砌,富丽堂皇,那是世间最权贵的地方。一层层的纱帐里是那个拥有全天下的男人,他在等着她,她感受到了他炙热的心灵,那是可以灼烧一切的狂热。为了得到她,这个男人背弃了太多。

他是这个世界的主宰,却那样宠爱着她,前世今生,那是因缘的轮回。只是一眼,一代帝王李隆基就爱上了自己儿子的妻子。他们的命运都从那一刻发生了变化。本来两个平行的轨迹开始有了交集,火花四溅,灼伤了身边的人。

红色的屋顶上,停着几只雪白的鸽子,蓝蓝的天空将眼前的宫殿衬托得更加华丽了,各种精美的雕刻,色彩斑斓的壁画,院中种着各种名贵的植物。走进他为她准备的住所,有点透不过气,她虽生在富贵人家却也没有见过如此奢华之地。金簪将她的脸衬托得更加迷人,雍容华贵是专为她这样的女子存在。

偌大的宫殿,只能承载他们的爱情,别人早已没有了位置。他不再愿意注视别的女子,只有她是他心中唯一的牵挂。日月变化,他不知道自己送走了多少日日夜夜,灵魂飘零在空荡的宫中,没有着落,没有归宿。只有她,让他再次找到了心脏的位置。他想将世间所有的美好的东西都献给这个女子。

每当深夜总有幽怨的声音在宫中回荡,不知道又是哪一个被送进冷宫的女子发出的悲鸣。他拥有后宫三千佳丽,却只珍爱她一人。那些被遗弃、被冷落的女人又将该如何生存?

白居易深深地同情着后宫中的女子。在他的身边也有很多女子被送进了宫中,她们抱着最美好的希望,最后却发现那是万丈深渊,青春和热情就在身边那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黑暗中蹉跎。只有极少数的人能够得到帝王的垂爱,其他人只是那深宫后院的牺牲品。高高在上固然令人羡慕,终有一些人只能老死在宫中而不为人知。

然而,万千宠爱集于一身又能如何?终究还是有那么多人不得善终。生前看似无限风光,死后却是那般凄凉,或许是后宫的女人怨气太重,灼伤了她们的幸福,抑或是过于奢靡的生活遭到了世俗的妒忌。

丝竹管弦的声音在骊山上幽幽地响起。骊山高处,耸入云端,这是他与她追逐浪漫的地方。在那里与优美的音乐围绕,心爱的人儿陪伴,是世间最大的美事。他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他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还得到了美人的芳心和爱情。骊山别宫因为他们绝世之恋的渲染而更加美丽。

他们的爱情,纵使名垂青史,也不过是昙花一现,她却倾尽了所有。

虽然,杨贵妃不得善终,但在白居易的眼中她比很多长命百岁的女人更加幸福,因为她得到了一个男人完整的爱情,这是多少女人望尘莫及的。

他更是感受到了帝王的落寞,李隆基只是想与自己心爱的女人一起终老,这样简单的愿望到最后变成的奢望。

而心中存有遗憾的帝王不仅仅是李隆基,还有痴情的汉武帝。一颗敏感的心,穿透时光的城墙。白居易似乎看见了汉武帝的悲伤,武帝招魂的疯狂举动足以表现出他对李夫人的深情。

汉武帝,初丧李夫人。

夫人病时不肯别,死后留得生前恩。君恩不尽念未已,甘泉殿里令写真。

丹青画出竟何益,不言不笑愁杀人。又令方士合灵药,玉釜煎炼金炉焚。

九华帐深夜悄悄,反魂香降夫人魂。夫人之魂在何许,香烟引到焚香处。

既来何苦不须臾,缥缈悠扬还灭去。去何速兮来何迟,是耶非耶两不知。

翠蛾仿佛平生貌,不似昭阳寝疾时。魂之不来君心苦,魂之来兮君亦悲。

背灯隔帐不得语,安用暂来还见违。伤心不独汉武帝,自古及今皆若斯。

君不见穆王三日哭,重璧台下伤盛姬。又不见泰陵一掬泪,马嵬坡下念杨妃。

纵令妍姿艳质化为土,此恨长在无销期。生亦惑,死亦惑,尤物惑人忘不得。

人非木石皆有情,不如不遇倾城色。

———《李夫人》

汉武帝是汉朝的第七位皇帝,开拓汉朝最大版图,功业辉煌。他是一位令人敬佩的君主,是铁血铮铮的真男人。世人都仰视他、崇拜他。他有侠骨亦有柔肠,杀伐百万,血洗疆场,从容应对;却对李夫人,这样一位佳人魂牵梦萦,难以割舍。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

李夫人病入膏肓,一直遮挡着自己的面容不与汉武帝相见,她只想将自己最美好的容颜留给她崇拜、深爱的男人。李夫人红颜薄命,进宫几年就香消玉殒。而汉武帝思她心切,夜夜不得安寝。

听闻有人可以将亡者的魂魄带来阳间与亲人相见,汉武帝十分高兴,在宫中举行了法事,希望能再见夫人一面。这种深情令人感动,得到一个帝王纯真的爱是一个女人的幸运,毕竟那是极少数的荣耀。宫里三千佳丽围绕在一个男人身边,她们国色天香,温柔婉约,知书达理,并用尽浑身解数只为得到这个男人的垂青与眷恋。无疑,李夫人得到了这个荣幸。

既然是注定要别离的结局,为什么还要相遇?以痛苦收场的感情,为什么还要开始?越是在乎的东西,越经不起时间和世俗的纠缠,只要些许的变化都会造成巨大的伤害。活着的时候,是生存的烦恼,还有很多因素影响着彼此的生活,只要活着,一定会受到外界的影响。各种利益的纠葛以及礼教、身份、地位等,任何一种都会影响到内心的情感。死亡是残忍的掠夺,留给活着的人,最大的伤痛。

如铁石般坚硬的心肠也会有柔软的一面,自古情关难过,只要动了真情,那就是一场浩劫。“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这就是爱情的美妙之处,可以让人生,亦可以让人死。这样美丽的女子,若是不能相伴一生,有何必要让英雄与她相见。难道就是为了让他一睹世间的美丽,却不能就此拥有而抱撼?这是人生最大的伤悲,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他已是应有尽有,然而终究存在遗憾之事。

看到历史上很多帝王与绝色佳人之间的故事,少有白头偕老的结局,却多为凄美的故事。美好的事物总是令人心存向往,众人都想拥入怀中。白居易看见的不是那份拥有的美好,而是痛心疾首的失去。

常人亦有千万般无奈,何况一个帝王。他的世界看似风光,实则却要承受常人无法预知的伤痛。他要比一般人更加坚强,更加决绝,这也是他的命运。走在望不到头的长廊上,他也恐惧过那漫无边际的黑暗,而为了他的国家、他的子民,他必需独自走过去。

偌大的皇宫,成千上万的灯都照不亮那黑暗的天空,他想看清她的脸,殊不知,那只是一个遥远的梦。天人永隔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他默默地离开了神坛,他没有怪任何人,因为他知道是自己在要求一个不可能实现的奇迹。他开始变得安静了,一切都恢复到了从前。只愿梦里再与爱人相见,再看一眼她美丽的容颜。

白居易欣赏那样至情至性的男子。他是至高权力的拥有者,他的一生杀伐决断从未有所犹豫。在世人的眼中,他是一个只会征战的勇士,谁都不会想到他会为了一个女子如此伤怀。仿佛他一下子从高高的神坛上走来下来,成为一个普通男人,也会为了自己心爱的女子伤心落泪。

触动白居易敏感心绪的,不仅是帝王恋歌,更有命运悲苦的宫女。自古宫中女子多仇怨,何况是看守陵园的女子。她们是活着的殉葬品,一生的青春和时光都奉献给了一个已经死去的人。皇室一直坚持着这个残忍的陋习,皇上以及皇亲贵胄活着或者死去都比平民百姓的生命要珍贵得多。白居易憎恨这些不平等的制度,只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兵莫非王臣,谁又能躲过那铺天盖地的皇权?

陵园妾,颜色如花命如叶。命如叶薄将奈何,一奉寝宫年月多。

年月多,时光换,春愁秋思知何限。青丝发落丛鬓疏,红玉肤销系裙慢。

忆昔宫中被妒猜,因谗得罪配陵来。老母啼呼趁车别,中官监送锁门回。

山宫一闭无开日,未死此身不令出。松门到晓月裴回,柏城尽日风萧瑟。

松门柏城幽闭深,闻蝉听燕感光阴。眼看菊蕊重阳泪,手把梨花寒食心。

把花掩泪无人见,绿芜墙绕青苔院。四季徒支妆粉钱,三朝不识君王面。

遥想六宫奉至尊,宣徽雪夜浴堂春。雨露之恩不及者,犹闻不啻三千人。

三千人,我尔君恩何厚薄。愿令轮转直陵园,三岁一来均苦乐。

———《陵园妾》

为皇帝守灵的宫女们年轻貌美,不知是谁家的女儿如此不幸。她们有着花朵一样的容颜,命运却连花叶都不如。生在这个时代就要承受这时代赋予自己的命运。

时光流逝,岁岁年年,已经忘记来到这里之前的岁月,只有那些春愁秋思还牢牢地记在心间,只是不知道这样的孤苦有没有尽头。

忧思过度,鬓角的头发已经脱落稀疏,身上的裙子越来越宽松了,时间让她们变得更加憔悴。只能默默地忍受,等待着有一天可以放她们离开这个地方,过上正常人的生活。曾经因为在宫中被奸人陷害,才发配到皇陵为已经故去的皇上守灵。母亲们一路哭喊着,跟在马车后面不肯离去,宫中的太监将她们送到锁上门就离去了。

山宫的门一旦锁上就难再开,大概只有死去才能离开这里。陵园植松为门,月光照耀在松树上银光闪闪。陵园里面还种满了柏树,每日都寒风瑟瑟,整颗心更是被冰冷所包裹。

松柏围成的黑暗城门终日紧闭着,只有听着查明鸟叫才能感觉到一丝丝的生气。看着菊花的花蕊黯然落泪,手里拿着梨花心中却更冰冷。拈一朵花儿轻轻哭泣,不想让人看见,其实她们心中也明白不会有人会因为她们的眼泪而感伤。陵园里的青石板长满了青苔,像是没有活人在这里生活一样。

一年四季白白发给她们胭脂水粉,打扮了还是没有人欣赏,因为这里只有躺在陵园里已经仙逝的皇帝。她们此生可能见不到现在的皇上的龙颜一面,那些胭脂水粉对于她们来说都是些无用的东西。

平常百姓很难知道皇家的这些事情,他们不知道自己的孩子入宫中之后生活的凄凉,甚至还有人想尽办法希望自己的女儿进宫。他们只看见那些得宠妃子的荣耀,却看不到后宫里黑暗的生活。

白居易通过宫女对自己生活的回忆作了这首诗,他想让更多人了解宫女悲惨的生活。一个花容月貌的女子却只能与枯骨为伴,这是多么令人寒心。

又是一年寒风凛冽时,皇上就寝的宫殿里一直亮着灯,暖炉里一直烧着炭火,一群宫人在皇上身边服侍着。外面掌灯的宫女,站在门口,冷得发抖,一直注视着手中的灯笼,生怕一不小心,那细微的烛光被吹灭。

黑暗的夜里,陵园里的宫女们还在为亡灵念着佛经,这是她们每天例行的事务。只有念着佛经的时候才会觉得心是宁静的,希望她们守护的亡灵能够感受到这些活人真诚的期盼。

她是一个小官的女儿,因为父亲爱慕虚荣将她送进了皇宫,希望她有一天陪王伴驾,那将是整个家族的荣耀。她就是肩负着这样的命运进入了宫中,姣好的容貌是她唯一的资本。没有想到她进宫不久就受到奸人陷害,被送进了这个不见天日的地方。重获自由之时,她从一个少女已经变成了一个老妇,只是不知道她还能过多久。

白居易见到这个年迈的宫女,与她聊起了宫中的生活。她哽咽着向白居易讲述着自己经历,真是闻者难过,见者伤心。若是没有进宫,或许她现在已经子孙满堂,享受着天伦之乐。他同情她,这个妇人一定承受了平常人难以理解的孤独与寂寞,现在成为孤苦无依的老人,只能依靠辛苦攒下来了积蓄艰难度日。即便如此,她依然心存感激,在有生之年,她还能获得自由,还能吸收到外面世界的空气,她已经知足了。

听到这里,诗人也落泪了,不知道深宫中还有多少女人忍受着这样的苦痛,没有出头之日。他有这样的理想,希望有一天,人们过着饱暖、富足、平等的生活,没有这样的不公,没有身份地位的差距,幸福快乐地生活在这个世界上。不知道他的愿望何时才能实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