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保贫与素,偕老同欣欣_白居易诗传

时间:2019-05-05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42 次

庶保贫与素,偕老同欣欣_白居易诗传

元和三年(公元808年),白居易与杨虞卿的堂妹完婚。想起他曾经深情恋慕的湘灵,想起曾经种种,白居易心中不禁一阵叹息。

美人与我别,留镜在匣中。

自从花颜去,秋水无芙蓉。

经年不开匣,红埃覆青铜。(www.guayunfan.com)今朝一拂拭,自照憔悴容。

照罢重惆怅,背有双盘龙。

———《感镜》

他们曾经相爱,相知相惜,最终却只留下铜镜,人去楼空,徒留美丽的回忆。她已经嫁为人妇,成为别人的妻子,他也只能偶尔看看她留下的铜镜,以解相思之苦。

湘灵离去后,他将这面铜镜放在匣子里。这是他唯一的纪念,曾经美丽的她对着镜子梳妆,那时镜子里全是她美丽的容颜,仿佛昙花开放,美丽的颜色绽放在镜子里。

自从她离开之后,院子里的花儿也失去了原来的颜色,那片灿烂已经变成了曾经。湖中的芙蓉花不见了,只有残败的荷叶在湖中漂浮着。伊人已去,诗人的心也被带走了。

这个匣子很多年都没有打开过了,盒子上还有一层厚厚的尘土。青铜的光泽透过铁红色的灰尘依旧迷离。这一日,白居易擦拭盒子上灰尘,拿出匣子里沉睡的镜子,照着自己的憔悴的脸庞,心中冰冷。每次看见这面镜子都是他最憔悴的时刻。

就是这样一个女子,曾经带走了他的心,她高雅、才华横溢,紧紧地抓住了白居易的心,只是他们最终没能走在一起。伊人离去,只留下一面铜镜给这个多情的诗人。

古往今来的爱情就是如此,两情相悦、山盟海誓之后或许是美好未来,或许只有撕心裂肺的痛苦。时过境迁,依然感激上苍能够遇见这个人,经历这段感情。就算最后只剩下一个念想、一段回忆,还是觉得生活充满了幸福。

他们都是那个时代里的痴男怨女,只能将自己的深情尘封。白居易没有冲破世俗的枷锁,选择自己的幸福,却选择了遵循世俗的安排,或许这样才会留下人生最美好的回忆。

他羡慕那些得到自己心爱女子的男人,他们是多么的幸运,但是世间却多是负心男子。或许只有得不到的东西永远是最令人心驰神往的,被辜负的女子何止一二,不知道多少女子抱着美好的愿望,最后遍体鳞伤。究竟是谁辜负了谁,谁伤害了谁?感情世界里永远难分对错,唯有坚持自己的选择一直朝着未来走去。

他猜想,那曾经羞涩的女孩,现在或许已经变成了一个做事稳重的母亲。也许此生不会再相见,但他不会忘记她那美丽的容颜,所有曾经美好的故事,都将在记忆里永恒。

如今,铜镜成了他对于这段感情唯一的精神的寄托,他将自己的喜怒哀乐全都寄托于铜镜,希望铜镜能够将自己内心的挣扎与伤痛全部抚平。不知道这面镜子是否感受到了那个痴情人的呐喊。

镜子静静地躺在匣中,却满是灰尘,如此挚爱的镜子怎么会如此呢?因为他有一颗矛盾的心,数年间一直如此,珍惜却不愿想起太多,或许太多的回忆本身亦是一种伤害。

镜子的主人,那个令他终生难忘的女子,希望她也同样记挂着这个痴情的男人。月光洒满大地,经过夜的洗礼,太阳依旧东升西落,或许,下辈子他们还能相遇。

回忆过后,他便要将铜镜收起,把过去放进回忆里,在未来珍爱眼前人。

他的妻子亦是一个美貌的女子,也是城中有名的才女。她的名字,他早就听过。得到这个女子,他仿佛得到了珍宝一般,曾经辗转反侧,久不能寐。那些等待迎娶的月夜,他的心中充满了期待,他一直在幻想妻子的样子,一定是像这月色一样迷人。

她也是一个幸运的女子,遇上一个怜香惜玉的男人。他欣赏她的才华,热爱她的容貌,想要将这个世界上最真切的感情全都给她。小小的院落里,充满了温馨的气息,白居易为她种上了她最喜欢的莲花,还有葡萄树。看着莲花、葡萄树慢慢长大,他们的爱情也已经生根发芽。

他们在这个院子里迎来了他们第一个孩子,所有的美好都在这个院子里悄悄地生长。每当夏天来临,他们一家人坐在葡萄架下乘凉、聊天,任凭外面如何喧嚣,这里都是一片安宁。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惬意而又安静。他的妻子终究成了他所期盼的模样,还为他生儿育女,一家人享受着天伦之乐。夫妻和睦,其乐融融,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古今多少英雄豪杰为了自己挚爱的女子,抛头颅洒热血,只为得到美人的眷顾。又有多少女子将自己的青春和爱全部奉献给一个男人,相伴到老,至死不渝。

爱,总是那样美妙,充满着千般炫目色彩。

于是,他用沾着幸福的笔墨,赋诗一首,写下了向往和憧憬。

生为同室亲,死为同穴尘。他人尚相勉,而况我与君。黔娄固穷士,妻贤忘其贫。冀缺一农夫,妻敬俨如宾。陶潜不营生,翟氏自爨薪。梁鸿不肯仕,孟光甘布裙。君虽不读书,此事耳亦闻。至此千载后,传是何如人。人生未死间,不能忘其身。所须者衣食,不过饱与温。蔬食足充饥,何必膏粱珍。缯絮足御寒,何必锦绣文。君家有贻训,清白遗子孙。我亦贞苦士,与君新结婚。庶保贫与素,偕老同欣欣。

———《赠内》

也许,世间的夫妻生来注定就是一家人,死后还要同穴而葬。淡淡的情,浓浓的爱,是夫妻间最恒久的常态。朋友之间都相互勉励,何况夫妻之间。春夏秋冬,四季变换,岁月的齿轮从来没有停止脚步,只有夫妻间依旧唇齿相依,这感情让诗人深感知足,虽然并没有惊天动地,却是温暖相依。

古往今来,多少恩爱夫妻羡煞旁人,他们的故事被后人一代代传诵。

遥远的西晋边塞,四周一片荒芜,只有一缕炊烟孤单地盘旋在天空,那是他的家。他沿着山间的小路一直朝家走去,脸上还有丝丝的笑容。原来家中有贤妻等候,所有的辛苦都变得微不足道。

陶潜不懂得维持生计,翟氏便承担起了家庭的担子,饲养家畜,砍柴烧饭,从来没有埋怨过自己的丈夫。梁鸿满腹才华却不愿意做世俗的奴隶,不愿意入朝为官,其妻孟光甘愿穿上粗布麻衣与他相伴直到天荒地老。

很久之前听说这些故事时,白居易总会思索,与自己举案齐眉的那个人究竟是谁?他曾希冀着能与妻子相亲相爱,如同曾经感动自己的故事一样。

人生在世,其实很简单,绫罗绸缎和粗布麻衣其实没有太大的区别,都是遮羞保暖的作用罢了,只要妻子在自己的心中是美好的,无论她穿什么,便永远都是最美丽的女子。

在平凡的日子里,家常便饭就能解决温饱问题,何必去追求那些山珍海味。等到百年之后,一切还有什么差别。内心的幸福和满足远远比那些虚无缥缈的事情更加重要。

所以,自从那天大红花轿将妻子抬进家中,他便认定了这个女人,她将是自己永远的挚爱。诗人自觉并不是什么达官贵族,但是他憧憬着与妻子过上幸福平静的生活,不论贫穷富有,无论生老病死,都要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白居易十六岁开始闯荡仕途,他生活的重心全部都在读书、为官上。在长安落寞的夜里,他也渴望有一个人可以陪伴。远处的屋子里点着明亮的油灯,一个男子正在与孩子玩耍,妻子在油灯下为他们做着衣裳。这样简单温馨的画面,早已经在白居易的脑海里描画了无数次。

对于自己的妻子,白居易心中充满了怜爱。她也是知书达理的大家小姐,算不上博古通今,却也是一个饱读诗书之人。他的心中充满了期待,因为他觉得自己的妻子一定会是一位贤妻。白居易写这首诗不仅是作为共勉,更是向妻子表达自己心中对于婚姻的期望和决心。

白居易的婚后生活,一直都很快乐,他的妻子真的是一个与他心灵契合的人,他们的生活一直都很惬意。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