述酒言事,悲欢几何_陶渊明诗传

时间:2019-05-05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31 次

述酒言事,悲欢几何_陶渊明诗传

重离照南陆,鸣鸟声相闻。

秋草虽未黄,融风久已分。

素砾皛修渚,南岳无馀云。

豫章抗高门,重华固灵坟。(www.guayunfan.com)流泪抱中叹,倾耳听司晨。

神州献嘉粟,西灵为我驯。

诸梁董师旅,芊胜丧其身。

山阳归下国,成名犹不勤。

卜生善斯牧,安乐不为君。

平王去旧京,峡中纳遗熏。

双陵甫云育,三趾显奇文。

王子爱清吹,日中翔河汾。

朱公练九齿,闲居离世纷。

峨峨西岭内,偃息常所亲。

天容自永固,彭殇非等伦。

———《述酒》

公元421年六月,宋武帝派张伟带着毒酒去毒死司马德文。张伟曾经在司马德文身边做过郎中令,当张伟接受这个命令之后就长叹道:“毒死之前的皇帝,换来自己的生命,这是奇耻大辱,还不如死了算了。”说完之后他就将毒酒一饮而尽,当他跨进家门的时候因毒性发作而死,也正是因此司马德文才得以多活了一段日子。

司马德文的王妃是褚遂氏,她哥哥太常卿褚秀之和侍中褚淡之都是刘裕的亲信,之前司马德文凡是有孩子诞生,刘裕就会让他们二人将孩子害死,从而断绝司马家族的后代。司马德文退位之后,担心自己会被此二人害死,所以整天和褚妃待在一起,并由褚妃亲自动手烧饭,这样就可以避免别人下毒手了。

这一年九月,刘裕让褚淡之等人去探望褚妃,褚妃在其他房间接待了哥哥,而其他的武士则从墙头爬进了司马德文的卧室,逼迫他喝下毒酒。司马德文拼死不从,他说自己是信佛的,在佛教的规矩中自杀的人是不能够托生为人的,武士们也看其可怜,于是用棉被捂死了这位前朝皇帝。

晋安帝司马德宗是被勒死的,晋恭帝司马德文是被捂死的,但是这种宫廷中的内幕民间根本无人知道。在民间流传的说法中,两位都是被毒酒毒死的。陶潜也是专门写了这首《述酒》来悼念这两位皇帝。为了躲避宋王朝的追查和迫害,陶潜的诗歌写得非常隐晦。

在这首诗的标题旁有一个题注:“仪狄造,杜康润色之。”

仪狄是夏禹时代酒的发明者,而杜康则是西周人,正是因为他改进了酿酒技术,才让酒风行天下。在读到这个题注的时候,很多人都认为这首诗是为了记叙酒的发明以及发展史的,但陶潜的用意显然不在此。陶潜在这里用到了影射的手法,其实是用仪狄影射桓玄,用杜康影射刘裕。桓玄篡位的时候用毒酒杀死司马道子,而在陶潜所听说的传闻中,司马德宗和司马德文都是被刘裕用毒酒害死的,因此在这首诗中的“酒”其实指的是毒酒,是毒死司马家族的毒酒,其实陶潜是在感叹司马家族以及晋王朝的灭亡。

当时陶潜在听到晋安帝被害死的消息时非常生气,同时悲哀难以抑制,很多个晚上都是以泪洗面,直到雄鸡啼鸣的时候才能睡着。现在连逊位的晋恭帝都被害死了,陶潜悲愤到什么地步可想而知。

曹丕在建立魏国之后,封让位的汉献帝刘协为“山阳公”,让他居住在洛阳,但并没有加害汉献帝,做了山阳公的刘协得以终其天年。陶潜引出了这个典故,为的就是指责刘裕,骂他居然连已经逊位的司马德文都要害死。

汉朝的卜式是一个放羊的高手,他曾经对汉武帝说:“治理人民和放羊其实是一个道理,我所放的羊都是按时起居的,凡是有偷懒睡觉的都会被杀死,因为这种羊很容易影响其他的羊,从而导致整个羊群都变得懒散。”陶潜之所以引用这个典故,就是暗指刘裕为了能够达到篡位晋朝的目的,多年来一直在处心积虑排除异己,之前和他一起讨伐桓玄的刘毅、诸葛长民、司马休之等人都已经被他害死,可见刘裕的心肠是多么歹毒。

诗歌中还写道,在春秋时期,越国人范蠡帮助越王勾践报仇,最终灭掉了吴国,而范蠡在此之后退隐山林,被后世称为“陶朱公”。陶潜在诗歌中将“陶”字隐去,只留下了“朱公”以指代自己,他借助范蠡隐居的这个典故表明了自己的决心:当晋宋易代之后,他将闲居避世,绝对不会再踏入仕途,而是选择远离人世间的纷纷扰扰。

陶潜认为自己会像伯夷叔齐一样,绝对不会作出背叛晋王朝的事情,他宁愿饿死,也不愿意到刘宋王朝中做一官半职。

我们可以想象,陶潜在写这首《述酒》时一定非常悲愤,但是他只能用隐晦的手法去写作,甚至故意写错了几个字,以让当权者没有办法看出诗歌的用意,从而没有办法加害于他。他对晋王朝的灭亡以及末代皇帝被诛杀感到十分痛心,而他的这种痛苦全部都隐藏在了他的诗歌之中,他坚信后人能够读懂这首诗,从而体会到他当时的那种情感寄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