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捻红笺寄人书_小山词传

时间:2019-05-05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30 次

手捻红笺寄人书_小山词传

画屏天畔,梦回依约,十洲云水。手捻红笺寄人书,写无限、伤春事。

别浦高楼曾漫倚,对江南千里。楼下分流水声中,有当日、凭高泪。

——《留春令·画屏天畔》

杨慎在《词品》中说,晏几道此词全用晁元忠诗:“安得龙湖潮,驾回安河水,水从楼前来,中有美人泪。人生高唐观,有情何能己!”(www.guayunfan.com)夜晚时分,伊人独坐,还是那样地冷清,无聊的思绪在空中飘来飘去,床前的画屏就在眼前,可是飘荡的思绪竟然将它看成像在天边那么地遥远。沉沉地睡去,可是却没有一丝的安静,梦一个接着一个地穿行于脑海,飞行在无边无际的寂寞中,可是好像见到了奇特的十洲,那里烟雾萦绕、处处是美丽的景色,让人留恋。然而梦终究是梦,那么地美丽,那么地不真实,可是醒来却依然是如此地孤独。手中还拿着红笺,多少次一遍一遍地写着,想要寄给远方之人,千言万语在心中盘旋,可是却又不知道该写些什么,心中的相思是如此地深刻,可是却无法表达出来,只想向你诉说这即将离逝的春天和满地的落红,美好的景色总是那么容易地逝去,不会为任何人停留。日复一日,这景还是来了又去,去了又来,可是年年岁岁花相似,现今却只有我一个人欣赏。

这又是一位伤春感怀人的女子形象。小山的诗词中,主角大都是女子,且多是苦苦等待归人归来的女子形象,那么哀怨、凄婉,默默地诉说着心中的无限愁苦和相思之情。在小山的作品中,女子总是最痴情的,不管她们是被抛弃,还是被迫离别,她们对爱人的真挚感情是至死不渝的,让人感动而又伤心。

也许她们真的是太傻了,除了等待难道没有别的办法了吗?最后还是迫于封建礼教的荼毒,她们不得不遵守这些所谓的礼教,在家相夫教子,即使丈夫死去,依然不能有任何的改变。三从四德是她们一生都必须遵守的道德规范,不得逾越一步,否则就会受到世人的唾弃。

小山的这首诗词,不同于其以往的诗词风格,他大胆地采用了奇特而瑰丽的想象。这是一首伤别念远之作,伊人独坐,眼前的画屏那么近却又仿佛在遥远的天边。手中拿着写好的书信在苦苦地等待,可是这书信又怎么能寄出去呢?古时的交通没有那么发达,书信自然也不会那么及时地送到,即使能够送到也要有地址才行啊?可是等待的人在哪里,他根本无从得知。

然后,小山向我们娓娓道来了信中的内容。小山在其作品中向我们展现了由远梦触动的离怀,女子在信中与远方征人娓娓诉说,可是诉说的东西并没有停留在想念之词,没有诉说自己的无限相思之苦,而是写她常去“别浦高楼”远眺江南,并告诉对方江涛声中有她登高时坠下的相思泪。情感真挚,语言平实却饱含浓浓的情意。

虽不是在说相思却更甚于相思,无数次地站在别浦高楼上,眺望着江南方向,是那么地痛苦,相思都化作伤心泪,落入涛涛江水之中,似乎也只有江水能诉说自己的心吧。我们不知道到底她这样临江而眺过多少次,相思的泪到底流了多少,可是她的痴情实在让人动容。

小山用奇特的想象来表达感情,不同于以往。看着熟悉的画屏,竟然在睡意朦胧中感觉像远在天边一般。近在眼前的画屏与遥在天边的美丽景色,相距太远,可是伊人竟然将它们看成如此相像的东西,这远近的对比,是因为相思成疾,还是因为太多幻想?奇特而美丽的十洲——“在八方大海中,有祖洲、瀛洲、玄洲、炎洲、长洲、元洲、流洲、生洲、凤麟洲、聚窟洲”,是那么地遥远,那么地美丽,那是仙人所居住的地方,平凡之人又如何能够到达呢?日夜思念的相思之人,是不是也居住在这梦幻的地方?那么美丽,那么遥不可及。可是梦醒后,伊人看到画屏上画着的山山水水,手里拿着写有无限伤春心事的准备寄给情人的书信,还在疑惑是不是还是在梦里。可是,如若不是,为什么那么地真实?小山又把红笺与十洲的梦联系起来,更表现出苦恋的情怀。

小山这里描写的不是恋人们旧时相聚的欢娱,而是分离后的思念,他另辟蹊径,传达出来的感情更加沉厚。小山用东西分流的流水来表现恋人们之间的分别,选用这样的场景,传达出了一种意思:流水分开之后就似两条永不交叉的直线,永远也不会再相遇了,人也是如此,这样的别离注定是没有结果的。伊人独倚高楼,相思念远的泪水却滴到楼下分流的水中,离愁别绪深婉曲折而又缠绵悱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