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不解年年好_小山词传

时间:2019-05-05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33 次

时光不解年年好_小山词传

玉箫吹遍烟花路。小谢经年去。更教谁画远山眉。又是陌头风细、恼人时。

时光不解年年好。叶上秋声早。可怜蝴蝶易分飞。只有杏梁双燕、每来归。

——《虞美人·玉箫吹遍烟花路》

多情的小山总是很容易被男女之间的爱情打动,抑或是很容易牵动内心的柔情,每一次总能让人在动人的美景之中感受劳燕分飞带来的伤感,惹人无限的愁绪。自古以来,爱情似乎很少有圆满的,不论古今中外,脍炙人口的爱情悲剧总是数不胜数的,牛郎与织女、梁山伯与祝英台、罗密欧与朱丽叶等,这些爱情悲剧总是让人产生对世事无情的感伤,似乎相爱的人总是容易遭到世人的忌妒而受到阻碍。是不是真挚的爱情总是不被祝福呢?是不是根本不存在理想之中圆满的爱情呢?如若不是,为什么又难以长久?为什么历史的长廊中总是有人发出爱而不得的痛苦吟唱?甚至有时候人们会产生到底什么是爱情的疑问,不知道我们多情的小山是不是在落寞孤寂的时候也会发此疑问?无数文人骚客、多情之人看惯了纷扰的世事,却总是难以逃脱爱情的折磨,不禁更让人疑惑爱情的力量到底是魅力还是魔力。(www.guayunfan.com)长相厮守是爱情,生死相许是爱情,白头偕老是爱情,不离不弃是爱情。爱情到底是什么,似乎没有人能够说清楚,自古人多言情,却很少有人给爱情一个明确的解释,难道只有圆满的感情才叫爱情吗?我们中国人似乎一直喜欢圆满的结局,哪怕两人生时不能在一起,死了也要化蝶双飞,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让人安心。我们似乎都有一颗同情之心,总是希望让那些相爱的人生死不离。其实也许是我们都理解错了爱情真正的内涵,有缘无分、相爱却不能长相厮守、折磨人的单相思或许才更是最普遍的爱情,相爱厮守的喜悦是爱情,爱而不得的痛苦也是爱情,不知道小山是不是也曾经思索过、揣度过呢?

善于言情的小山,总是能够撩人心弦,让人心怀有所触动。他的细腻很容易将忧思的感情融入到四季的景色之中。在《蝶恋花·卷絮风头寒欲尽》中,小山将盼望归人的失望融入到晚春将尽的无奈之中,“恼乱层波横一寸,斜阳只与黄昏近”的悲喜交加的复杂感情让我们更能感受到他的细腻与深刻。

优美的玉箫声在繁纷的烟花路上散落四处,没有一丝安静。时间一天一天地过去,远山在薄雾中若隐若现,寒风在时光的转送中日益肆虐,冷秋越来越近了,令人苦恼的时节毫无悬念地到来,这个季节更容易让人无绪地伤感。时间一天天地转逝而去,年岁在轮回中前进,岁月总是不停地追赶着驶向远方,徒留下伤感之人的无奈。

雾霭朦胧,寒风阵阵,孤独的树木诉说着秋日的荒凉和无奈,只等着冬日风雪无情的肆虐。枝头的树叶飒飒作响,像是使者般向世人宣告秋的到来。落叶片片,无声地飘落,是心甘情愿的舍弃还是被逼无奈的逃离,是风的无情还是树的无意?然而,无论如何,它终究免不了回归大地的命运。终日高高在上的飘零,是不是也有无可奈何?是不是也有回归的渴望?多情厚实的大地终究是它最终的归宿。冷风卷着落叶,也带走了双宿双飞的蝴蝶。伤感的时节总是那么容易牵动人的思绪,单飞的蝶儿也如此扎眼地闯入,是故意为之还是心所向之?回望孤独、静寂的空房,燕子也早已不在了,可是来年春时,燕儿依旧会嬉闹梁间,双宿双飞。

双宿双飞的蝴蝶一直是世人羡慕的,可是小山却让它们分飞而去,是蝴蝶容易分飞还是故意阻扰?是因羡生恨还是无奈为之?爱而不得的苦闷让人愁绪万千,平日双飞的蝶儿竟也成了碍眼的,非让它们分散。连蝴蝶都失去了往日的痴情,更何况是无情的人呢,即便是痴情地等待又有什么意义呢?求而不得的苦闷该如何排解,只得寄托在来年的燕子身上。年年岁岁,也似乎只有燕子会不离不弃地守候,年复一年地归来离去。小山总是以异乎常人的想法寄托自己的情愫,双宿双飞的蝴蝶在世人眼里是如此地痴情,可是小山却责怪它们容易分飞,世人眼里的“劳燕”在他看来却是如此地痴情。疑惑之时,更能深刻地感受到小山此时内心深处的孤寂和无奈,以及那不能长相厮守和求而不得的愁闷。

幸福的人都是相似的,不幸的人各有各的不幸,爱情也是如此。不幸的爱情总能博得世人的眼球和同情。两人全心全意地相爱尚不能长相厮守,更何况一个人的单相思呢?除去劳燕分飞的爱情故事,更多的便是单相思的无奈和忧思了吧?单相思自古也是不足为奇的,多情的人总是容易被无情的冷漠伤害,你有情他无意,他终究不是你的那个人,强扭的瓜不甜的道理没有人不清楚,可是很多人仍然掌控不了自己内心的感情。人是有感情的动物,可是却又不能轻易地掌控它,着实令人苦恼。可是话又说回来,如果人可以轻易地控制感情、转移感情,又怎么会有那么多的单相思呢?更不会有为爱疯狂的痴情之人了,那么小山也不会对求而不得的爱情有如此深刻、细腻的感触了。所谓世事难料,人心更是难以掌控。愁苦也罢,无奈也好,改变的是时光岁月,不变的是痴情的守候,留下的是千古绝唱。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