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鬼莫近,精神巨人_陶渊明诗传

时间:2019-05-05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37 次

神鬼莫近,精神巨人_陶渊明诗传

风雨纵横至,收敛不盈廛。

夏日长抱饥,寒夜无被眠。

造夕思鸡鸣,及晨愿乌迁。

在己何怨天,离忧凄目前。(www.guayunfan.com)吁嗟身后名,于我若浮烟。

慷慨独悲歌,钟期信为贤。

———《怨诗楚调示庞主簿邓治中》节选

晚年的陶渊明虽然内心世界是充实的,但是其本身却在经历着忍饥挨饿、无法维持的窘境,甚至到了“夏日长抱饥,寒夜无被眠”以及被冻得“造夕思鸡鸣”的境地。晚上因为太冷而期盼着天早点亮起来,而白天又希望能够早点到晚上,精神上的巨人在面对现实的挑战时,无形中多了几分凄楚。这首《怨诗楚调示庞主簿邓治中》充分反映了陶渊明的这种困苦生活

最初归隐山林,陶渊明虽然家境不是很富裕,但还算得上小康家庭,起码没有到忍饥挨冻的境地,当时其居住条件是“方宅十余亩,草屋八九间。榆柳荫后园,桃李罗堂前”,而饮食情况是“园蔬有余滋,旧谷犹储今”,“春秫作美酒,酒熟吾自斟”。但是好景不长,一场大火断送了他所有的家产,从此之后他的生活就变得窘迫起来。在此之前陶渊明参与劳动更多的是一种具有观赏性的闲情逸致,现在他参与劳动完全是为了维持生活。

晚年的陶渊明不仅对社会现实大为不满,而且对天道、鬼神都发起牢骚。他讲道:“天道幽且远,鬼神茫昧然”,他以自己的经历告诉人们这些都是骗人的,而在谈到这个问题时,他的情绪也非常激动。当然,表面上他是在指责天道和鬼神,实际上则是将批判的矛头指向了当时黑暗的社会,指向了那个掌握着所有人命运的腐朽政治集团。此时,陶渊明的心境和他刚刚归隐山林的“乐天知命”、“安贫乐道”的态度大为不同。

当然,这个时期的陶渊明思想是坚定的,不管自己再怎么穷,也不会去做官。虽然此时的他满腹牢骚,但是他也不愿意放下身段和黑暗的统治阶级同流合污。他蔑视政坛中那些追名逐利的人和行为,他不断发牢骚,不断表现出自己对当时政治的不满,同时也不断强调自己坚守的态度,至少在精神世界上陶渊明有足够的资本骄傲和自豪。

在中国两千多年的封建社会中,能够拒绝与黑暗政坛合作、蔑视功名利禄、放弃荣华富贵、安心于山水田园的人很多,但是能够忍饥挨冻、到了“饥来驱我去,不知竟何之。行行至斯里,叩门拙言辞”的境地也不愿意入仕的人就少之又少了,恐怕除了倔强的陶渊明之外,再也找不到第二个了。晚年的陶渊明更加真实,而其骨气更加感人。

陶渊明的诗歌一贯展现自己的真情实感,他快乐的时候就展现快乐,苦闷的时候就表达苦闷,此时的他将自己的牢骚丝毫不做掩饰,语言浅近、凝练、生动、准确,比如“夏日长抱饥,寒夜无被眠。造夕思鸡鸣,及晨愿乌迁”,这种在寒冷的冬夜中渴盼天快些亮起来,太阳早些出来;忍受饥饿的人在夏日的长昼中渴望天黑,以为躺在床上就不会感觉到饥饿的心情,恐怕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够写得出来。

在汉代乐府《相和歌》中有《楚调曲》,《楚调曲》中有《怨诗》一题,陶渊明仿照了这种样式给自己的朋友庞主簿和邓治中写了这首诗,在这里主簿和治中都是官职,庞主簿指庞遵,邓治中其人不详。

诗中,陶渊明从自己的艰难遭遇出发,对自古以来的天道鬼神之说大胆进行怀疑;他表达自己在刚刚成人的时候就希望能够做好事,可是到了现在都五十多岁了,自己的遭遇又如何呢?弱冠年纪,世道乱离,苻坚南侵;三十岁左右,家门不幸,妻子撒手人寰;之后又经历了天灾人祸、气候反常,先是荒旱不已,螟蜮丛生;接着又是狂风暴雨,铺天盖地,从而没有多少收成,所以自己只能忍饥挨冻。现在自己的经济条件已经陷入了低谷,所以看到这种现实情况,陶渊明认为根本就没有“福善祸淫”的天道鬼神。而他也表达了自己之所以陷入这样的穷困境地,怪不了别人,不是什么天命或者人为导致的结果,都是自己一手造成的。历代圣贤总是劝诫世人要立德、立功、立言,但是在陶渊明的眼中这些都无足轻重,此时的他没有奢求,能够拥有像钟子期这样的朋友就已经足够欣慰和自豪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