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野林间,亲情意浓_陶渊明诗传

时间:2019-05-05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56 次

山野林间,亲情意浓_陶渊明诗传

野外罕人事,穷巷寡轮鞅。

白日掩荆扉,虚室绝尘想。

时复墟曲中,披草共来往。

相见无杂言,但道桑麻长。(www.guayunfan.com)桑麻日已长,我土日已广。

常恐霜霰至,零落同草莽。

———《归园田居》其二

挂印归隐的陶渊明终于回到了自己的家,远远看去,隐藏在一片田间村落的茅屋显得那样地可爱和亲切。看着家的方向,陶渊明甚至激动地像小孩一样忍不住跳起来,带着满怀喜悦向着家门奔跑。或许是得知了自己归来的消息,几个孩子早已等在门前,那一日离家时门两旁新长起来的杂草也被清理得干干净净。

浓浓的炊烟正从那茅屋的一角飘出,熟悉的清酒香味萦绕在鼻端,这是不知道多长时间未曾闻到的怀念的味道。一路风尘仆仆,那颗动荡忐忑的心似乎在一瞬间就平静了下来,连日以来沉浸在妹妹去世的悲痛中的无措心神也好像找到了依靠。是啊,这就是家,一个属于自己的归处。不论身在何处,只要想到这里,就会觉得心安。

尚未进门,陶渊明的眼前已经浮现起步入仕途之前自己居住在这间房中的美好过往。想到那时,妻子温柔地在一旁操持家务,自己则看着田地中日渐茁壮的庄稼,看着一点点被开垦出来的田地,由衷地欢乐。尽管这里十分偏僻,甚至因为道路崎岖就连普通小贩的车马也很少前来,在大白天都紧紧关上房门,只有晚上大家从田地里回来的时候才会聚在一起吃饭聊天。

走进家门,在为父亲的归来欢呼雀跃着的孩子们背后,是一位恬淡微笑着的女子,不愠不火地熬煮着一锅菜汤,自然地在案桌上摆放着碗筷。她就像是山间伫立的一棵花树,不论自己做什么,她都只会在自己身后默默支持着,仿佛自己最坚实的后盾,从不会有什么怨言。陶渊明看着桌上的饭菜,看着茅屋后面几尺高的杂草,想到自从自己离开后,连以前一家人经常踏过悠游的小径都变得如此荒凉,一份愧疚的酸楚不由得涌上心头。

但是在陶渊明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却被妻子拉住了双手。仔细地上下打量之后,妻子将他强拉到座位上,为他倒上一杯清酒,盛上做好的饭菜。不需要陶渊明多说什么,做妻子的心里又有哪些事情是看不明白、看不穿的?日子苦,那就苦点吧,自己的男人心中有着怎样的抱负,自己的男人有着怎样的心性,自己的男人是一个怎样的人,难道这世上还会有人比她更了解吗?不会有的,在这个世界上最了解陶渊明的,愿意为他无私奉献出一切的,愿意与他同甘共苦休戚与共的,就只有这样最亲近的人。

她给几个淘气的孩子盛好饭,拿起桌上的抹布打量了一圈这已经非常干净的屋子,然后长长地吐出一口气,为陶渊明轻轻地揉捏肩膀。她的声音很轻,轻得就仿佛是一片毫无重量的羽毛,但是落在陶渊明的耳朵中,却仿佛是惊雷一样的声音,在他的眼前用最辉煌、最灿烂的方式打开了一幅绝美的画卷:他拥着娇妻,带着几个调皮的孩子,抱着暖融融的炭炉,在一片雪花飘飞的天地间玩耍打猎,凿冰捕鱼,融入一片自然的景色中。只听她在耳边轻声说:“改日,我们一家赏雪可好?”

诚然,陶渊明喜爱这片春燕环绕、雾霭如烟的山野林间,喜爱这片带给他闲适、自在的天地;他受不了与那些官员同流合污,无法违背自己的良心和那些人蝇营狗苟。但是同样地,他从来没有忘却自己的责任,他是一个男人、一个丈夫、一个父亲,所以照看家人、维持家用是他应当的责任,而现在他却放弃了那丰厚的俸禄,再次一身光洁地回到这个贫苦的家中,不仅仅是自己,甚至还有一心为他着想的妻子和仰慕他的孩子,都将会再一次陷入清苦之中。不由地,陶渊明的心再一次揪紧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