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年拼得为花愁_小山词传

时间:2019-05-05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69 次

年年拼得为花愁_小山词传

守得莲开结伴游。约开萍叶上兰舟。来时浦口云随棹,采罢江边月满楼。

花不语,水空流。年年拼得为花愁。明朝万一西风动,争向朱颜不耐秋。

——《鹧鸪天·守得莲开结伴游》

女子,尤其是豆蔻年华的女子大概是世界上最通透、最纯洁的存在。“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她们有着年轻清爽的外形;“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她们有着自然清新的气质;“户外嗤嗤笑不已。婢推之以入,犹掩其口,笑不可遏”,她们还有着天真烂漫的性格。(www.guayunfan.com)而这首词描写的就是小山对美好女子的欣赏和赞美。夏日正是“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时节。铺天盖地的荷叶随风轻轻飘荡,时而摇成一阵微风,时而荡成一股绿浪,氤氲着荷叶清香的味道。在层层叠叠的荷叶中间站立着高高的叶颈,犹如一个颀长的身躯。头顶上的娇艳莲花,花瓣大而繁复,通透的酡红好似少女娇羞的脸庞。

勤劳的少女们并不像文人骚客那样对着荷塘美景吟诗作对,她们有更加紧急的事情要做。她们三两成群,相约一起采莲。她们驾着小巧的扁舟,熟练地穿梭在厚厚的荷叶之间。她们像一条条灵巧的鱼儿,欢快地在水里翻转穿行,小心地避开还没长成的莲,采下成熟的莲蓬,堆在小舟后部。她们边采莲,边调笑、嬉闹着,从绿荫深处也传来水波荡漾声和欢笑声。欢乐的时光很快就这样过去了。女孩子们是趁着傍晚时分天气凉爽时下水的,推动船桨时抬头还能看到云儿在随风飘动,可是当采莲结束才发现黄色的月早已高悬空中,水边和高楼都沐浴在月光的清辉中。

在中国关于采莲的诗歌中,最出色的当数梁元帝的《采莲赋》:“于是妖童媛女,荡舟心许,益鸟首徐回,兼传羽杯。棹将移而藻挂,船欲动而萍开。尔其纤腰束素,迁延顾步。夏始春余,叶嫩花初。恐沾裳而浅笑,畏倾船而敛裾,故以水溅兰桡,芦侵罗衣存。”这和本首词一样描写的正是采莲女们的天真无邪。这是一幅多么美的画面,夏日绿叶、红花的勃勃生机和少女们的绯色脸庞交相辉映,奏出的都是一曲曲生命的篇章。

如前文所说,只有像小山这样的清透心灵才能看到这么唯美轻快的画面,但是小山的敏感纤细的心灵又注定他会从这些欢乐深处挖掘到让人同情和伤感的细枝末节。

在词的下片,小山道出了那些女孩子们心中的悲哀。红花绿波看似美丽,但是一旦秋风来袭,这些娇嫩的花儿就会凋零陨落。青春虽美丽,但却惊人得短暂。莲如此,人生也是如此。每年都是同样的红花绿水,可是自己却渐渐年华逝去,青春也即将不再。荷花坠落有众多采莲女怜惜,可是自己芳华老去又有谁怜谁惜呢?时光悠悠,莲曲悠悠,“采莲南塘秋,莲花过人头;低头弄莲子,莲子青如水”,人这一生不就是找一个懂得怜惜自己的人吗?

在晏几道的另一首《清平乐》里,也写了采莲的情况。

莲开欲遍。一夜秋声转。残绿断红香片片。长是西风堪怨。

莫愁家住溪边。采莲心事年年。谁管水流花谢,月明昨夜兰船。

如此繁花盛开的景色让人感受到无穷的生命力。豆蔻年华的女子撑着一支竹篙,驾着一叶扁舟,驶向绿油油的荷塘深处,摘荷叶、采荷花,“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人和花就这样完美地融合在一起。随着一管羌笛声奏起,一声蝉鸣叫起,一阵西风袭来,万顷荷塘上的生机次第消逝,到后来只剩下残花败叶,而荷花的片片香气还没有散到荼蘼系就突然被折断在微凉的空气里。

年年岁岁莲花以同样的怒放的姿态盛开,然后又齐齐地迅速凋零。采莲的女孩子将其一一看在眼里,眼底的眸光流动渐渐变深,收入她的心里。自己也如莲花,虽暂时芬芳但一年更比一年老。今日我伤秋风落红,明日谁又管我水流花谢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