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弦脆管纤纤手,教得霓裳一曲成_白居易诗传

时间:2019-05-05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66 次

清弦脆管纤纤手,教得霓裳一曲成_白居易诗传

杭州,无论是在当时还是现在,都是以其独特的江南水乡的美景而闻名的,在众多名山大川秀丽的风景间,它都以其独有的气质在静默中凸显。而江南水乡,有着许多的佛寺,星罗棋布地点缀在西湖周围,成为翡翠般的娟丽景象。

一旦感受到了西湖的诗情画意,白居易就止不住游玩的兴致。孤山寺、天竺寺、恩德寺都成了他的好去处。经常同行的还有好友范阳卢贾、汝南周元范、兰陵萧悦、清河崔求等人。

那一次,白居易与友人来到了灵隐寺前的侯仙亭饮酒,同往日一样,他也带了几位舞女。一番饮酒作乐,白居易酣畅淋漓,诗兴大发,随即做了一首《侯仙亭同诸客醉作》:

谢安山下空携妓,柳恽洲边止赋诗。(www.guayunfan.com)争及湖亭今日会,嘲花咏水赠蛾眉。

白居易不仅会带着舞女出游玩赏,还会在节日期间欣赏舞女们的表演。白居易是喜爱歌舞的,当年在朝中,他欣赏了不少西域和宫廷歌舞,并且他还用诗歌描绘了这些歌舞的场面、舞姿、造型、服饰等。

如今来到了杭州,白居易觉得这里是歌舞的天堂,那些舞女们特别擅长歌舞。于是,他便把那些曾经欣赏过的西域歌舞和宫廷歌舞教授给她们,而这其中,最著名的就要数《霓裳羽衣曲》和《霓裳羽衣舞歌》。

我昔元和侍宪皇,曾陪内宴宴昭阳。千歌万舞不可数,就中最爱霓裳舞。舞时寒食春风天,玉钩栏下香案前。案前舞者颜如玉,不著人间俗衣服。虹裳霞帔步摇冠,钿璎纍纍佩珊珊。娉婷似不任罗绮,顾听乐悬行复止。磬箫筝笛递相搀,击恹弹吹声逦迤。散序六奏未动衣,阳台宿云慵不飞。中序擘騞初入拍,秋竹竿裂春冰坼。飘然转旋回雪轻,嫣然纵送游龙惊。小垂手后柳无力,斜曳裾时云欲生。螾蛾敛略不胜态,风袖低昂如有情。上元点鬟招萼绿,王母挥袂别飞琼。繁音急节十二遍,跳珠撼玉何铿铮!翔鸾舞了却收翅,唳鹤曲终长引声。当时乍见惊心目,凝视谛听殊未足。一落人间八九年,耳冷不曾闻此曲。湓城但听山魈语,巴峡唯闻杜鹃哭。移领钱塘第二年,始有心情问丝竹。玲珑箜篌谢好筝,陈宠觱栗沈平笙。清弦脆管纤纤手,教得霓裳一曲成。虚白亭前湖水畔,前后祇应三度按。便除庶子抛却来,闻道如今各星散。今年五月至苏州,朝钟暮角催白头。贪看案牍常侵夜,不听笙歌直到秋。秋来无事多闲闷,忽忆霓裳无处问。闻君部内多乐徒,问有霓裳舞者无?答云七县十万户,无人知有霓裳舞。唯寄长歌与我来,题作霓裳羽衣谱。四幅花笺碧间红,霓裳实录在其中。千姿万状分明见,恰与昭阳舞者同。眼前仿佛覩形质,昔日今朝想如一。疑从魂梦呼召来,似著丹青图写出。我爱霓裳君合知,发于歌咏形于诗。君不见我歌云“惊破霓裳羽衣曲”,又不见我诗云“曲爱霓裳未拍时”。由来能事皆有主,杨氏创声君造谱。君言此舞难得人,须是倾城可怜女。吴妖小玉飞作烟,越艳西施化为土。娇花巧笑久寂寥,娃馆苎萝空处所。如君所言诚有是,君试从容听我语。若求国色始翻传,但恐人间废此舞。妍媸优劣宁相远,大都只在人抬举。李娟张态君莫嫌,亦拟随宜且教取。

———《霓裳羽衣舞歌》

那是一段浮华的回忆,帝王之家定是奢靡到极致的,仿佛看见了当时那个繁盛的场面,这也让白居易想起了年轻时候在宫中见到的情景,那时候的他对于未来充满了希望。如今,他到了迟暮之年,有时仰望明月才发现,现在的自己与当初理想中的自己相差甚远,那些熊熊燃烧的火焰慢慢地变成了静静流淌的河流,只剩下一颗宠辱不惊的心在风中飘荡。

思绪飘荡,当时春寒料峭,一群舞姬在玉钩阑下的香案前忘情地舞蹈。彩色的纱衣给这个春天增添了很多生机,他们就像是树上的新芽,让人看见希望。舞女容颜如玉,温润清透,不食人间烟火。她们身上佩着五颜六色的装饰,舞动时佩声叮铃。优美的舞姿配上悠扬的音乐,那是一种完美的体验,不是仙子胜似仙子,让人恍如身处天宫之中。

舞女们的舞衣如阳台峰上驻留的宿云片片,美妙得令人难以捉摸。他的心也随着音乐开始飘扬。猛然间,音乐开始发生变化,又将大家带入了另一段情景之中,其声如秋竹爆裂,如春冰化开。

瞬间,所有的柔情变得强烈,让人无法抗拒,只有闭上眼睛慢慢回味。轻盈旋转的舞姿如回风飘雪,嫣然前行的步伐如游龙矫捷。垂手时像柳丝娇柔无力,舞裙斜飘时仿佛白云升起。黛眉流盼说不尽的娇美之态,舞袖迎风飘飞带着万种风情。这样的舞蹈只能在宫廷之中才可以看到,民间难得一见。世间所有的美丽仿佛只为皇城里的那一个人,平民百姓只有取悦别人的资格,却没有权利享受快乐。

此景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见。只是没有想到,自己竟与这美景只有一面之缘。自从到民间,再也没机会观赏此曲此舞。自己最喜爱的舞蹈就成了自己的牵挂,只有那一次,却一生铭记在心间。就算看再多的歌舞,即便是绝美的柘枝舞,也抵不过当初的情感,唯有《霓裳羽衣舞》是他的最爱。

又一个盛夏来临,转眼之间,白居易在杭州已经任了三年的刺史。还没等任职期满,朝廷就下了诏书,封白居易为太子左庶子分司东都,这意味着他要离开这个心心念念的江南了。可这里的一切让他留恋,他不着急赴任,只想要趁着这段时间,尽情地游玩。

游寺、饮酒、观花、吟诗、作画,想到这杭州所有的欢乐都要结束,白居易的心里还是有一些落寞。

离别,总是会让人深陷疼痛。人生的伤感莫过于离别,那刻骨铭心的痛,就像是有人用刀子在你身体最脆弱的某个地方划下了一道伤口,只是轻轻的一下,那伤口会在绵延悠长的时间消磨下,逐渐地凝成一道永不褪色的疤痕。虽然伤口已经愈合,可是伤疤却依然还在,它在时时刻刻地提醒着自己,久久不能平息。也许离开了杭州,那些诗酒西湖的日子,也会将一去不复返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