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_白居易诗传

时间:2019-05-05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62 次

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_白居易诗传

江州的日子,远比想象当中的要舒适得多。白居易不必再去理会朝廷的尔虞我诈,也不必再去应付人际的复杂多变。这属于他的宁静一隅,时而家里亲人的到访也会使得这个小小的庭院充满了欢声笑语,这是属于亲情的温暖,即便是有些吵闹,也是温馨的。

冲破了往日的黑暗,就会迎来希望的明亮,就像是狂风暴雨之后,必定会迎来彩虹的绚烂。此时的白居易不仅拥有理想的生活状态,也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女儿———阿罗。

这对于曾经的丧女之痛,这无疑是最好的抚慰。这个小生命的到来为白居易的生命重新注入了新的生机。婴儿的啼哭驱散了曾经的忧愁,取而代之的是喜悦与希望。

生老病死,聚散离合,犹如那天空中月亮的阴晴圆缺,江河湖海的干枯充盈,都充满着大自然强大的魔力,是微小且无法控制的。世间奇妙亦平常,有相聚,就会有分别。又是一年秋来到,一声凄切的蝉鸣,不知怎的就招惹了寒凉的秋。秋心两瓣,这时候的白居易再一次面对离愁,因为自己与亲人即将分别。(www.guayunfan.com)送走亲人,他独自在黑暗中矗立船头,心中倍感凄凉。静谧的夜,仿佛在黑暗中透露着神秘的色彩。侵吞一切的夜,能将人的哀思悄悄掩藏。已是深秋,枫叶已经红成一片,江边的荻花也争相开放,点缀着这个萧条的秋季。秋风吹动着草木发出瑟瑟的声音,忽远忽近地飘进耳朵,那是秋天的味道。

波光粼粼的江面传来琵琶的声音,多么美妙的声音,让人不禁为之所感染。弹奏的人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女子呢?他带着那颗想要一探究竟的心,慢慢向声音靠近,只希望能够一睹姑娘的容颜。

曲子逐渐接近尾声,细腻忧伤的收尾,她的神情开始恢复平静,最后竟有些许严肃。也许这是她的一种独特的自我保护的方式吧,只因不想让别人窥探到自己的脆弱。

听见琵琶声已觉感伤,大概他们同是天涯沦落人,今日能在此处相见,白居易心觉这真是人生一乐事。虽然素不相识,但是仍然觉得熟悉。忽逢知己,他心中充满了激荡。自古知音难觅,她又为他们和自己弹奏了一曲,在芸芸众生之中,也算是有缘人。

她的歌声、她的故事、她的哀愁、她的悲戚,从那一晚开始,就一直萦绕在白居易的脑海中,久久不曾散去。心有思绪万千,白居易选择写诗来抒发无法言语的情愫。于是,一首流传古今的《琵琶行》便震撼问世:

浔阳江头夜送客,枫叶荻花秋瑟瑟。主人下马客在船,举酒欲饮无管弦。醉不成欢惨将别,别时茫茫江浸月。忽闻水上琵琶声,主人忘归客不发。寻声暗问弹者谁,琵琶声停欲语迟。移船相近邀相见,添酒回灯重开宴。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转轴拨弦三两声,未成曲调先有情。弦弦掩抑声声思,似诉平生不得志。低眉信手续续弹,说尽心中无限事。轻拢慢捻抹复挑,初为霓裳后六幺。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间关莺语花底滑,幽咽泉流水下滩。水泉冷涩弦凝绝,凝绝不通声渐歇。别有幽愁暗恨生,此时无声胜有声。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曲终收拨当心画,四弦一声如裂帛。东船西舫悄无言,唯见江心秋月白。沉吟放拨插弦中,整顿衣裳起敛容。自言本是京城女,家在虾蟆陵下住。十三学得琵琶成,名属教坊第一部。曲罢常教善才服,妆成每被秋娘妒。五陵年少争缠头,一曲红消不知数。钿头银篦击节碎,血色罗裙翻酒污。今年欢笑复明年,秋月春风等闲度。弟走从军阿姨死,暮去朝来颜色故。门前冷落车马稀,老大嫁作商人妇。商人重利轻别离,前月浮梁买茶去。去来江口守空船,绕舱明月江水寒。夜深忽梦少年事,梦啼妆泪红阑干。我闻琵琶已叹息,又闻此语重唧唧。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我从去年辞帝京,谪居卧病浔阳城。浔阳地僻无音乐,终岁不闻丝竹声。住近湓江地低湿,黄芦苦竹绕宅生。其间旦暮闻何物,杜鹃啼血猿哀鸣。春江花朝秋月夜,往往取酒还独倾。岂无山歌与姑笛,呕哑嘲哳难为听。今夜闻君琵琶语,如听仙乐耳暂明。莫辞更坐弹一曲,为君翻作琵琶行。感我此言良久立,却坐促弦弦转急。凄凄不似向前声,满座重闻皆掩泣。座中泣下谁最多,江州司马清衫湿。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遇到一个与自己经历相似的女子,白居易觉得她就是自己的知己。听见她弹奏的琵琶曲已经是世间绝唱,她内心的苦恼,他也感受到了,只是没有想到他们竟是如此的相似。

曾经的他满腹才华受到当时权贵的赏识,他认真做好自己分内的事物,京城中不少权贵都是他的朋友。只是没有想到一朝失足便成为今日的下场,成了冰冷江边的不起眼的一个官员。人走茶凉,京城的人也渐渐将他遗忘,定会有新人代替他,人的感情有时就是这么不堪一击。

曾经的她红极一时,现在离开京城,想来已经没有人知道曾经在这个地方有一个绝色的奇女子,她曾经是一个传奇。她现在就算走在最嘈杂的街道上也没有人能够认出她。追随她的权贵们如今不知道进了谁的帐,也不知在为见到谁而苦恼,只是这都不会再是她。

他不只是为她哭泣,也是在为自己伤怀。十六岁开始踏上仕途的征程,他试问自己比别人更加努力,更加爱护百姓,不求大富大贵,但求无愧于心。这么多年,他一直保持着那份高傲的姿态。他只想在自己为官期间多为百姓做事,看到百姓苦难的生活,他经常落泪,那是最真诚的泪水。小人当道,他被奸人陷害,现在沦落到这步田地,他心中有太多不甘。

白居易跌到了人生的谷底,这是他一生之中最煎熬的阶段。听到琵琶女的故事,他脸上的泪水不仅是为这位可怜的女子而流,也是为他自己。他是一个被长安抛弃的人,曾经那些抱负还有欢乐也都伴随着这次的贬官成了泡影。世事无常,人不仅要受得起富贵还要经得起挫折和失败。只是人到中年,不再有那么激情,虽然岁月沉淀了豪情,让人慢慢变得沉稳,承受能力好像也变得弱了。或许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人却变得越来越经不起失败的考验。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慢慢适应了被贬官之后的生活。在这段时间里,他逐渐找到了自己的人生方向和情感寄托。他不再将自己全部的精力放在仕途上了,而是停下来思考自己的人生。

不仅在别人的眼中,他是一个古板的人,现在他也觉得自己的生活十分单调。在前大半生里,他心中只有国家的安危,百姓的幸福生活。他一直觉得自己的生活很充实,当世俗的利刃将他一次次伤害,他已经对曾经的理想渐渐失去了信心。

现在他只想好好珍惜以后的时光,将每一天都过得轻松、愉快。他感到自己一个人的力量有限,这条仕途他已经尽力,他不后悔,也不会再执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