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言三里地,此别是终天_白居易诗传

时间:2019-05-05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30 次

莫言三里地,此别是终天_白居易诗传

安葬了母亲后,白居易逐渐地从悲伤中走了出来。他像重回山林的鸟儿,走入乡野,回归了宁静。乡间的阡陌相交,无边的绿色,充满生机,也为白居易心中注入了新的能量。

乡间的生活自由舒畅,他可以随心去做自己喜欢的事,而这样平静的生活,使得白居易身体上的疾患也减轻很多。

然而,母亲离世的伤痛还未淡去,岁月便又在白居易的心中刻下了新的伤痕。他年幼可爱的女儿也因病去世。至亲相继离世,让他深感生命的脆弱,悲痛交加之下,一首《病中哭金銮子》浑然而成。

岂料吾方病,翻悲汝不全。卧惊从枕上,扶哭就灯前。(www.guayunfan.com)有女诚为累,无儿岂免怜。病来才十日,养得已三年。

慈泪随声迸,悲肠遇物牵。故衣犹架上,残药尚头边。

送出深村巷,看封小墓田。莫言三里地,此别是终天。

冰冷的墓地,永生的别离。那样的伤痛,多年之后,依然痛彻清晰。

抑郁沉积在心底,诱发了他的疾患,他深陷身心的双重痛苦中。无助的他,只能希冀在佛法中寻求解脱。

时光与佛法,渐渐地净化了他的心,而他的病情也略有恢复。从重伤到平复,那是一段长长的心路,其中痛苦,想必也只有诗人自己了解。

辞官在家的白居易,也会偶尔惦记那些朋友。而这一年夏天,白居易也迎来了他的挚友———元稹。两人肆意畅聊,回首过往,无限感慨。

白居易也会时不时地听闻一些朝中的消息。政治斗争永无止境,朝廷越发腐败,他的好友裴垍更是悲愤离世,晚景凄凉。而同时白居易又十分担忧,李绛会步了裴垍的后尘……

回望抛却一切的自己,有一种平静的满足。

时光日复一日地辗转,曾经的朝廷重臣,如今为了生计而躬耕田园,但是他的心中有一种踏实和满足。田园生活也让他对于陶公归隐田园的超然心境,有了更深的体会。于是,心有所感之后,他便作了《归田三首》。

人生何所欲,所欲唯两端。中人爱富贵,高士慕神仙。神仙须有籍,富贵亦在天。莫恋长安道,莫寻方丈山。西京尘浩浩,东海浪漫漫。金门不可入,琪树何由攀?不如归山下,如法种春田。

———《归田三首》其一

后来,白居易又听闻了好友薛存离世的消息,这让他平静的心,又开始痛楚起来。亲人和朋友一个个离去,让他饱尝了生离死别之苦。思念的泪一次次地流下,心中的伤,却从未愈合。他的眼前仿佛是蒙上了一层纱缦,让他很难看清眼前事物,尤其是到了夜晚,视线就会变得更加模糊。

此时的白居易一家的经济也陷入了窘境。朋友连番接济,但是却并不能给他们这一家人的生活带来太大的改观。为此,白居易的弟弟行简,去往梓州担任节度使卢坦的幕僚。而行简的收入,也不足以为白家的生活状况带来改变。而白居易觉得,眼下之计,唯有他再度为官,才能解决家中的困境。另外,朝廷危在旦夕,他仍是忍不住担忧,他的内心仍有一种尚未熄灭的渴望,渴望能够为朝廷做一点贡献。

他希望通过此时还在朝做官的朋友们帮助他谋求一个官职。

其实,这样的想法已经在他的心中盘旋良久。眼下家中经济状况告急,诱发了他再次做官的念头。白居易虽然退隐多年,但也对朝廷的安危仍有些担忧,他内心里仍有一种不可磨灭的呼唤,于是他给好友钱徽和崔群写了一首诗《渭村退居,寄礼部崔侍郎、翰林钱舍人诗一百韵》。

圣代元和岁,闲居渭水阳。不才甘命舛,多幸遇时康。朝野分伦序,贤愚定否臧。重文疏卜式,尚少弃冯唐。由是推天运,从兹乐性场。笼禽放高翥,雾豹得深藏。世虑休相扰,身谋且自强。犹须务衣食,未免事农桑。薙草通三径,开田占一坊。昼扉扃白版,夜碓扫黄粱……

他将所有心迹汇于诗中,而后,便是平静的等待。漫长的等待过后,白居易迎来了新的曙光。当年因“科举案”遭到贬谪的主审官韦贯之,再度复出成了进士派的领导人物。白居易与他私交甚好,而且当年,白居易曾直言觐见,为韦贯之鸣不平。

如此,经韦贯之、崔群和钱徽三人运作,白居易被召回朝中,担任太子左赞善大夫一职。赞善大夫一职是专为东宫太子而设的,主要是向太子规劝提出一些谏言,一般情况下是不得干涉朝政的,所以,离皇帝很远。这样一个官职,正和白居易的心意,因为可以避免卷入政治纷争。所以他在接到诏书之后,顾不得天寒地冻,便奔向长安城。

人生几十载沉浮过后,白居易已经褪去了往日的激情。再次走上官途的他,已将名利世俗看淡,只希望能够遵从本心,做真实的自己。他身为官场之人,却越来越淡出官场的圈子,他只和志同道合的人结交。

而幸运的是,元和十年(公元815年)正月刚过,白居易的挚友元稹就回到了长安。之后,刘禹锡柳宗元也都相继被召回了京城。曾经的好友,在命运的驱使下,又重新聚到了一起。这对于白居易来说,是一件天大的幸事。曾经沉闷的生活,也忽然变得热闹起来。他们结伴同去游山玩水,游历佛寺,饮酒赋诗。这段美妙的时光,白居易也写进了诗里。

在《朝归书寄元八》中,他畅快地写道:

进入阁前拜,退就廊下餐。归来昭国里,人卧马歇鞍。

却睡至日午,起坐心浩然。况当好时节,雨后清和天。

柿树绿阴合,王家庭院宽。瓶中雩阝县酒,墙上终南山。

独眠仍独坐,开襟当风前。禅僧与诗客,次第来相看。

要语连夜语,须眠终日眠。除非奉朝谒,此外无别牵。

年长身且健,官贫心甚安。幸无急病痛,不至苦饥寒。

自此聊以适,外缘不能干。唯应静者信,难为动者言。

台中元侍御,早晚作郎官。未作郎官际,无人相伴闲。

然而,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危机悄悄地浮出水面。他们常常成群结队地出现在朝中,而他们的快意生活很快引起了旧氏贵族以及宦官集团的注意,利益的纠葛,必定会让他们将白居易一行人视为威胁。所以,一番权谋风雨过后,刚刚回朝的好友,便又要离开。刘禹锡、柳宗元等人再次被贬至人烟稀少的荒凉之地。而白居易因为在朝中的官职无关紧要,所以得以幸免。

他们来了,又走了,这一切像一场梦,却留给白居易心中一片痛苦的落差。而后他的生活又陷入孤单。

每当夜深人静,寂寞来袭,他只能将自己的愁情放逐于书墨之间。然而,悲郁的心情让他的眼疾愈加严重。他不能用眼过度,便也只能合目入梦,派遣寂寥。

在梦里,他见到了曾经的挚友裴垍,往昔的故事,在梦中重演。曾经他们共同在朝为官,共同在月下举杯畅饮抒怀,畅谈时政,抒发理想……回忆里的一切,如此丰盛温暖。可梦醒过后,一切又归于寂寥。于是在空虚与失望之际写下了这首《梦裴相公》:

五年生死隔,一夕魂梦通。梦中如往日,同直金銮宫。仿佛金紫色,分明冰玉容。勤勤相眷意,亦与平生同。既寤知是梦,悯然情未终。追想当时事,何殊昨夜中。自我学心法,万缘成一空。今朝为君子,流涕一沾胸。

人生坎坷,白居易只能将满腔情怀遣于佛法之中。他后来闲游到安国寺,与广宣和尚品茗礼佛,还留下了著名的诗作《广宣上人以应制诗见示因以赠之诏》:

道林谈论惠休诗,一到人天便作师。香积筵承紫泥诏,昭阳歌唱碧云词。红楼许住请银钥,翠辇陪行蹋玉墀。惆怅甘泉曾侍从,与君前后不同时。

闻名遐迩的广宣法师被皇上拜为佛学老师,多次出席皇上的宴席,也曾应制作诗。皇上对他非常赏识,因此赐他入住安国寺红楼院,广宣法师因此得到了特殊的厚待,他时常乘坐皇上的辇车出行于皇宫内外。白居易感慨自己与广宣和尚都曾是皇上身边的近臣,而自己却不能侍奉皇帝,因而感慨万千。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