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使金樽对月空_小山词传

时间:2019-05-05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43 次

莫使金樽对月空_小山词传

晓日迎长岁岁同,太平箫鼓间歌钟。云高未有前村雪,梅小初开昨夜风。

罗幕翠,锦筵红,钗头罗胜写宜冬。从今屈指春期近,莫使金樽对月空。

——《鹧鸪天·晓日迎长岁岁同》

小山的词一向被称为“古之伤心词”,大体是因为他没有把诗歌当作争名拜相或者哗众取宠的手段。从文学意义上看,这反映了宋代伊始词人的独立意识增强,词不再被当作用来唱和的长短句,而是成为抒发情怀、抱负的绝妙手段。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小山词》会得到“深情苦语,千载弥新”,“艳词自以小山为最”的评价,深情从来都是抵抗时间的最好武器。(www.guayunfan.com)在他的笔下,冬天不再有“瀚海阑干百丈冰,愁云惨淡万里凝”的残酷,给人带来“散入珠帘湿罗幕,狐裘不暖锦衾薄”的尴尬和狼狈,也少有归人愁肠百结的思念和痛楚。46岁的小山再写冬天,竟有了一丝如他父亲一样的平淡和通融。

谁说冬天的景色一定是萧索孤寂的?只要用心观察,还是能发现一些生机勃勃、饶有兴致的变化。落雪满地,一片冰清玉洁、银装素裹,简直把天上的层层白云也比得失去了颜色。而红梅不畏寒冷,在某个夜晚风儿的鼓动下,自告奋勇首先绽放,成为发起春天信号的领头人。而冬日的萧瑟也抵挡不住人们的欢欣和热闹。乡村、城市间到处是箫鼓阵阵,宴会欢声,人们穿着锦绣新衣,一幅“总把新符换旧桃”的全新景象。

这时如果按照小山年轻时的性格,在独处的冬日定会有一番痛彻骨髓的回忆和伤痛,可是活到70岁的小山早已习惯了别离、相思和这些人世间的残缺和遗憾,也不再排斥像他父亲那样的优渥富贵生活生命流淌到古稀之年已不再是非黑即白、容不得半点差池的选择题,而是一种接受万物、在现实中寻求变通和希冀的淡定、释然和豁达。所幸,小山在经历了半辈子的苦痛和伤心后,终于学会了这点,可以不再活得那么纠结了。

冬天寒冷彻骨,万物萧瑟,春天生机勃勃、万物复苏。人们排斥冬天,向往春天,这是人之常情。所以,诗词中盼春、赞春的句子远远多于描写冬天的诗歌。而小山却说出了“从今屈指春期近,莫使金樽对月空”这样的话语,冬天到了,春天也不会远了,与其花时间在诅咒、嫌恶冬天上,还不如好整以暇,斟一杯美酒慢慢品味现世时光。谁说现在拥有的一定不好呢?

这时的小山已经70岁,而三年之后他便溘然长逝。我们难得地看到在生命的暮年,小山终于学会放下那些无法控制的伤痛和命运。只是,这一领悟来得有点儿晚,他生命里最美好的时光活得太过用力,没有享受到这份轻松。

同年的重阳,小山也作了一首《鹧鸪天·九日悲愁不到心》,词里也是一幅升平和乐、顺应天理的景象。

九日悲秋不到心。凤城歌管有新音。凤凋碧柳愁眉淡,露染黄花笑靥深。

初见雁,已闻砧。绮罗丛里胜登临。须教月户纤纤玉,细捧霞觞滟滟金。

刘禹锡在《秋词》里写道,“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宵。”秋日在他眼里不是悲切和萧索,而是有了高洁空旷的别样景致,能看到秋日这番层次的人定有一颗乐观、淡然之心。而一向以“伤心人”闻名于世的小山在他的晚年竟然也做出了这样的词句,相比较之下毫不逊色。

秋日给我们带来了什么?很多年里,我们和小山看到的都是“碧云天,黄叶地,北雁南飞,晓来谁染霜林醉,总是离人泪”,把秋日想象成萧瑟、凄清的面貌。可是,换个角度来看,大地秋来风景异,抱着欣赏的眼光去看岂不是人生的又一大收获?

秋风一阵紧似一阵,吹落了枝头片片树叶。夜深露重,锦衾凉薄,但是一早醒来看到菊花怒放的笑脸,岂不是心情更好?离人未归,让人断肠,但是,人们从燥热难耐、蚊虫叮咬的夏日清醒过来,给浑浊不堪的曲子换上新的清爽的曲调,岂不是也给人带来了莫大的新鲜感?也见到了南归的大雁,听到了满城思念的捣衣声,但更是注意到换上厚重秋衣的人们,和他们一起盛装待秋,也比登高望远更有趣味。在这样的秋天,何必诉说离殇?何必感伤?秋日也有它独特的美好,不如学杜牧《山行》,“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深处有人家。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细细品味,那漫天的落霞,也是极美的景色。

其实,按诗词的艺术成就来说,这两首诗歌并不能算是小山的扛鼎之作,可是词里面透出的圆润意境和安然姿态,让爱惜小山的人欣慰不已。此外,这两首词背后的趣闻逸事也令人动容。

王灼《碧鸡漫志》卷二:“叔原年未至乞身,退居京城赐第,不践权贵之门。蔡京重九冬至日,遣客求长短句,欣然两为作《鹧鸪天》:‘九日悲秋不到心。凤城歌管有新音。风彫碧柳愁眉淡,露染黄花笑靥深。初过雁、已闻砧,绮罗丛里胜登临。须教月户纤纤玉,细捧露觞艳艳金。’‘晓日迎长岁岁同。太平箫鼓闲歌钟。云高未有前村雪,梅小初开昨夜风。罗幕翠,锦筵江口钗头罗胜写宜冬。从今屈指春期近,莫使金尊对月空。’竟无一语及蔡者。”权势极盛的蔡京听说长短句大宗晏几道旅居在京,便趁重阳和冬至之日上门求词,以讨得节日的喜庆之气。他潜意识里可能是想以自己的贵相身份去这个贵族旧人面前炫耀,然后求得几首对自己的溜须拍马之词,可是小山丝毫没有违背他“写词自娱”的志向,给他写了这两首《鹧鸪天》。不过这样也好,让热衷世俗名利的蔡京在晏几道的心境里学习学习,未必是件坏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