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_白居易诗传

时间:2019-05-05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23 次

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_白居易诗传

每一轮初升的太阳,都代表着一个新的开始。日出日落,那个火热滚烫的火球不会为了哪一个人停下自己的脚步,它像是战场上铁骨铮铮的将士,坚守着自己的使命,不会松懈一分一毫。刚刚过去的每一秒都成了无法回去的过去,如此的无情,才会让世人感叹,岁月的残忍。美好年华是如此的宝贵,只有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该做什么,才能与这样的宝贵彼此平衡。

白居易现在想要的,就是离开长安城,去往鱼米之乡的江南。

江南,柔美多情的代名词。年少时的白居易曾经游历过一次杭州,可就是那一次短暂的交集,让他从此深深爱上了这个说着吴侬软语的、名为“江南”的地方。他想要生活在这里,在这里生根发芽,尽管身居中书舍人这样的高位,但年少时的梦想,白居易却不曾忘记过。

就在白居易五十一岁的这一年,他主动请求穆宗要求外放任杭州刺史。在得到穆宗的同意后,少年时的梦想照进了现实,一切都成真了。(www.guayunfan.com)同之前的贬官不一样,此时的白居易不是被贬之臣,没有了以前的清冷落寞,取而代之的是每到一处都会受到当地各长官的宴请。几十年后再一次来到江南,白居易难以抑制自己心里的激动和兴奋,可这样的喜悦却不容他忘了现实的处境。出任杭州刺史并不是一件简单的工作,而为了报答穆宗的知遇之恩,白居易更是下定决心要竭尽全力当好这一州之长,如此才能不负穆宗的恩泽。

于是,被政务长久缠身之后,白居易的身体开始有些吃不消了。病痛折磨着他的身体,在每一个夜深人静的晚上,白居易都会因为身体的不适而彻夜难眠。他的身体日渐消瘦,面容也日渐憔悴。

杭州的春天来的是那样的早。不过初春,杭州早已春暖花开,草长莺飞。天气转暖,人们也都愿意出门去感受春的气息。熙熙攘攘的人群带来了生机,而此时白居易的病情也似乎因为春的暖意而逐渐有了好转。或许他天生就属于无拘无束的大自然,或许是他天生就有一种艺术家的气质,能够发现细微的美。身体刚有所好转,白居易就又萌生了游历的想法。一首《钱塘湖春行》写尽了无数人向往的西湖美景,也成了千古的佳作。

孤山寺北贾亭西,水面初平云脚低。

几处早莺争暖树,谁家新燕啄春泥。

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

最爱湖东行不足,绿杨阴里白沙堤。

香火鼎盛的孤山寺庄严地屹立在高高的山顶,蓝天白云与那屋顶的绿瓦连成一片,寺北蜿蜒着的小路一直通向贾公亭———一个休息的驿站。站在山门外,西湖美景尽收眼底。她婀娜多姿,清澈明亮,仿佛是仙子的脸庞。

重重叠叠的白云与平静的湖面争相呼应,我在你眼里,你在我心里。贾公亭中的雕刻,最是吸引人,繁华又不失优雅。坐在亭中观赏,别有一番滋味。抬头仰望孤山寺像是蓝天下悬挂的一盏明灯,低头俯看西湖像一面仙人的镜子。湖里倒映着她们的容颜。她们是最美的点缀,西子的柔美溶在她们的一颦一笑中。

原本突兀的树枝上开始时长出嫩芽,几只早出的黄莺站在枝头唱着欢快的歌,它们好像嗅到了春的气息,挣脱了母亲的束缚,独自飞出,想要感受新鲜的空气、温暖的阳光。春寒料峭,不能阻挡它们追求自由的脚步。燕子们开始修建自己的家,他们用自己的勤劳换来安逸的生活。又是一年春来到,全新的生活开始了。

色彩缤纷的花儿迷了游人的眼睛,小小的花骨朵儿还没有长成,漫山遍野闪耀着星光。青山绿水,鸟语花香,就连心情也随着这轻盈的空气变得开朗。凡尘中的是是非非已经变成了过眼云烟,灵魂的洗礼从看见西湖的第一眼便开始了。

长安城中每天都是嘈杂的声音和熙熙攘攘的人群,离开那片喧嚣,整个人都变得轻松了。这个充斥着吴侬软语的地方,就像是一个迷幻的梦境,进入梦境的人因此着迷,失了心智,在这美景之中兜兜转转不忍离去。

世人都喜欢繁华,所有最好的事物都要向天子的脚下聚集,向繁盛的地方靠拢。那么多儒生,读万卷书,行万里路都是为了一朝能够成天子器重的人,享尽富贵荣华。

而人往往会被这些表面的风光所迷惑,丢失了自己的本性。长安城里那些文人墨客,有多少已经忘记了自己作诗的初衷,只把它当作走上仕途的捷径,文风早已没有了曾经的淳朴。殊不知亭台楼阁、雕栏玉砌都是镜中月,水中花。它们只是迷乱了你的心绪,然而这世界上的万千事物,没有人可以主宰,它们不属于任何人,只属于这茫茫的大自然。

大自然,是最接近真实的地方,没有刻意的人工雕琢,一切都是那么自然、清透。白居易热爱这种无拘无束的生活,没有欲念,只有一颗热爱单纯的心灵。若是他没有背负那么多人的期望,他想在这山水之中了却余生,那必将是人生一大美事。

踏着青草的芬芳,一切琐事都已经飘然远逝,那些官场风波只会在那个遥远的地方上演,这里从来都是干净之地。若人生只为自己而活,若人生没有那么多无奈,他是否会成为这山水间的一名隐士?

行游在山水之中,感受大自然的奥秘,让白居易慢慢开始喜欢上了旅行。他一生之中走过了很多地方,那些官场的失意竟成就了他的创作,而他的那些诗作中很多都是在旅行路途中的所见所闻。

游历山水无疑成了他创作诗作的源泉,而游历与写作也让他的生活变得丰富多彩,让他看到了不一样的人生,一如这世间,还有同长安城的繁华不一样的江南水乡。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