陋室会友,断然诀别_陶渊明诗传

时间:2019-05-05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31 次

陋室会友,断然诀别_陶渊明诗传

旧谷既没,新谷未登,颇为老农,而值年灾,日月尚悠,为患未已。登岁之功,既不可希,朝夕所资,烟火裁通。旬日已来,始念饥乏,岁云夕矣,慨然永怀,今我不述,后生何闻哉!

———《有会而作》节选

公元422年五月刘裕病危。

刘裕去世之后,日渐强盛的北魏兴兵犯境,攻陷了滑台,到第二年又攻占了金墉城,五月又进攻虎牢。(www.guayunfan.com)司州刺史毛德祖率领着军队守卫虎牢二百多天,将士们因为连日得不到休息,眼角都生了疮,但是大家都因为感念刺史而不愿意离开。当时兖州刺史檀道济、豫州刺史刘粹、青州刺史沈叔狸等都离得不远,但是他们都因为忌惮北魏的强大而不敢施以援手。之后北魏军队挖地道连通了虎牢城中的水井,将井水泄出。到了后来将士们的伤口都流不出血来,之后又有了瘟疫,虎牢终究被北魏所攻下,而毛德祖也壮烈殉国。

虎牢失陷之后,北魏的军队一举占领了司州、豫州、兖州许多郡县。到了十一月,魏军又相继攻克许昌、汝阳。可就在这种情况下,建康城内却正酝酿着一场内乱。宋少帝刘义符荒淫无度,几位顾命大臣想要将其废掉。

而此时的陶潜已约五十七岁,行走时已离不开拐杖,但是仍不可一日无酒,家中的生活也非常困顿,而就在这个时候颜延之前来拜访。

对于颜延之的到来,陶潜非常开心,本想买酒招待,却无奈囊中羞涩,好在颜延之来的时候已经准备好了酒菜。距离他们上次相见已经有九年之久,当时的颜延之还是而立之年,一副血气方刚的样子,而且才华横溢、踌躇满志,现在他在经历了宦海的沉浮之后,已经没有了当年的棱角。而今天他也是在被贬谪到异地的路上路过此地前来拜访,在他的脸上已经看不到当年的豪情和抱负,倒是多了几分磨难和忧患。

当年也就是公元416年,颜延之离开江州返回建康,任豫章公刘裕的世子中军行参军。当年刘裕讨伐后秦,十月就收复了洛阳。颜延之在年底的时候出使洛阳,祝贺刘裕,被授予了宋公的爵位,之后便留在刘裕的身边供职。

宋武帝永初元年(公元420年),周续之得到刘裕的邀请在建康讲学,颜延之多次与其辩论学术,经常用几句话就驳倒周续之的长篇大论,由此其更是得到刘裕的赏识。此时的颜延之春风得意,而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逐渐展露了自己恃才傲物的情怀,从而被徐羡之等人嫉恨。而在徐羡之、傅亮等人对付刘义真的时候,颜延之也被捎带着处理掉了。

颜延之讲到自己被贬官的经过时,不免悲从心来,居然流下了泪水。而在陶潜的眼中这反而是一件好事,他笑着说:“延年兄此次谪守始安,其实是一件好事。”

陶潜指出,现在的皇帝荒淫无度,而几位顾命大臣早已经有了废立之心,现在朝堂如此动荡,离开京城反而是一件好事,很多人想要离开都离开不呢。而在陶潜眼中,徐羡之、傅亮、谢晦等人都是鼠目寸光之辈,终究有一天他们会身败名裂,而等到那个时候颜延之就可以东山再起了。

同时,陶潜也讲到自己就是因为看透了这些,所以才选择了归隐山林,在他的眼中,现在这种贫穷的生活好过钩心斗角。

颜延之在陶潜家中住了好些时日,在分别的时候颜延之回头看了一眼陶潜居住的地方,心中甚是悲凉,于是感叹说:“陶公,你这里的庭院屋舍,需要好好修葺一番了。”

而陶潜却非常洒脱地说:“屋舍一如人身,一旦老朽,万难修复。本来就是草庐茅屋,也没有什么好修的。”

颜延之也感叹说:“延之落魄到如此地步,才深知仕途险恶,人生无常,终于明白了陶公当年归隐田园躬耕自食的大义,实在是惭愧……”

陶潜则不以为意,他阻止颜延之继续说下去,说道:“既然你知道政坛是如此浑浊,如此险恶,那么你为什么还要去上任呢?所谓知易行难,归隐田园也并非易事,像你这样的江左大才子,如何忍得住饥寒,耐得了寂寞?虽然你和我是忘年之交,但是人各有志,我们是不会成为同路人的,你还是去做官吧。”

本来颜延之还想和陶潜相约下一个九年再相见,但是洒脱的陶潜则说:“九年前本不承望还有今日的相见,今日则知九年后绝无再见之理。老朽行将就木,此番一别,当是永诀。我与你相约地下再见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