泪弹不尽临窗滴_小山词传

时间:2019-05-05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33 次

泪弹不尽临窗滴_小山词传

红叶黄花秋意晚,千里念行客。飞云过尽,归鸿无信,何处寄书得?

泪弹不尽临窗滴,就砚旋研墨。渐写到别来,此情深处,红笺为无色。

——《思远人·红叶黄花秋意晚》

秋天是个寄托相思的季节。大概是因为“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碧云天,黄叶地,乌雁南飞”的景色又一次让人想起执手相看泪眼的送别场景,也大概是因为“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这个萧瑟的时光不太适合荷池赏月,一片树叶的落下,一只燕子的南飞,一片清霜的凝结都会触动人最敏感的心弦,然后怅然若失于分飞的劳燕。(www.guayunfan.com)所以,送别诗和相思诗中弥漫着浓得化不开的秋意。比如一代词宗李清照的《一剪梅》,在“红耦香残玉蕈秋”的时节,无人陪伴的她更加敏锐地感受到万物的萧瑟,于是她轻解罗裳,缓登兰舟,其实只是望穿秋水,等待远方的那一封红笺。可是,直到雁字回时,月满西楼,也只是自己独立兰舟。晚上气温慢慢降低,秋意变浓,她定是比谁感受得都要强烈,因为内心早已“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是一片无边的秋色,寂寥而清冷。在赵明诚赴任时,李清照在独守空房的重阳佳节写下《醉花阴》。薄雾、浓云都给人一种窒息的压抑和沉闷,总感觉心中的那一份郁结要活活地被压出来。天气阴冷,不宜外出,百无聊赖中只好靠拨弄家里的香炉打发光阴。秋日是个寂寥的时节,越是寂静,越能注意到平时注意不到的细节,夜半月回才发现自己身下的玉枕纱厨是彻骨地凉薄,才发现东篱旁的黄菊在阵阵西风吹拂下早已变得纤细瘦弱,而自己早已是沈腰潘鬓消磨。

再比如范仲淹的《苏幕遮》,“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山映斜阳天接水。芳草无情,更在斜阳外。黯乡魂,追旅思。夜夜除非,好梦留人睡。明月楼高休独倚。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秋天的天高云淡、黄叶无边、碧波荡漾、天水一色,带给自己的不是空旷悠远,而是行路无涯,相思无垠。归期未定,从此不敢独登高楼遥望故乡明月,只能把自己的愁肠在一杯杯的浊酒中麻痹。

层林尽染,黄花满地,秋意如一杯酽酽的茶水,把清香和苦涩一并送到人的心里。秋意微凉,最适合和人一起热酒赏花,可是现今只能形单影只地把思绪放飞,随游子飞到千里之外。

我不禁想起了那首《古诗十九首·行行重行行》中的“行行重行行,与君生别离。相去万余里,各在天一涯。道路阻且长,会面安可知?胡马依北风,越鸟巢南枝”。天涯海角的距离却挡不住情深意切的思念。胡马和越鸟尚且知道归巢,离人何时能够回家?小山这首词里的思念和《古诗十九首·行行重行行》里异曲同工。

《古诗十九首·行行重行行》中的思念并没有一个童话般完美的结局。“相去日已远,衣带日已缓。浮云蔽白日,游子不顾返。思君令人老,岁月忽已晚。弃捐勿复道,努力加餐饭。”长久的思念换来的却是游子的疏远和日益薄情。女子是“为伊消得人憔悴,衣带渐宽终不悔”。可是思念的人却是音信渐疏,足迹渐远。而如花的韶华就在这无望的等待中虚掷了。长久的等待、失望和落寞最后炼成了无奈的豁达,将“弃捐勿复道,努力加餐饭”化作对离人的祝福。

在这首词里,我们的主人公也面临着这样的苦楚和尴尬。翘首张望,放飞云中谁寄锦书来的惦念,收获的却是过尽千帆皆不是的失落和怅惘。眼泪扑簌掉下,哀悼着逝去的甜蜜和承诺,迷惘着前路的无着。人生若只如初见该有多好,感情在不知不觉中腐烂变质,这到底是为什么?

可是,还是想给思念的人儿写封信笺,许是为了圆满自己的思念,许是为了再为自己的爱情争取一番。于是,铺开薛涛笺,提起羊毛笔,写下思念的蝇头小楷,如同走过当年共同携手的情深时光。幸福的泪水充满眼眶,终究是不后悔自己的人生里有一段时光和他相伴。可是,一想到这封信笺可能是绝笔信,也可能如石牛入海,杳无音信,幸福旋即变成不舍、忧伤,缓缓坠下,形成一串串的晶莹玛瑙。心在回忆里穿梭,笔在纸张上走着,而泪水在脸上流淌,落到纸上,起初是清脆的叮咚环佩,聚得多了就只有迟钝的回声和晕开的墨迹。情到深处,泪到滂沱,而笔下的殷殷情意也就成了透明的无色字,这是爱到深处则成空吗?

孟郊在《归信吟》有“泪墨洒为书”一句,与之有相似的意境,是以泪作墨。而陈匪石《宋词举》对这一句有段极为透辟的分析:“‘渐’字极宛转,却激切。‘写到别来、此情深处’,墨中纸上,情与泪粘合为一,不辨何者为泪,何者为情。故不谓笺色之红因泪而淡,却谓红笺之色因情深而无。”

而小山的另一首《两同心》也有相似的意境:

楚乡春晚。似入仙源。拾翠处、闲随流水,踏青路、暗惹香尘。心心在,柳外青帘,花下朱门。

对景且醉芳尊,莫话消魂。好意思、曾同明月,恶滋味、最是黄昏。相思处,一纸红笺,无限啼痕。

小山汲取了前朝白描的技巧,着重用一两笔把景物的轮廓和神态勾勒出来。所以他笔下的景色工丽而雅致,宛如一幅优美的风景静画。真正好的艺术品因为艺术家投入的心血,仿佛具有生命而形神兼备,你能通过外形感受到内部潜流的情感张力。小山笔下的景色也是这样,如一位妙龄少女,身姿窈窕,姿态翩飞,让人感受到青春活力。但是你总是能从某个地方嗅出一点感伤、忧郁的影子,许是她略微蹙起的远山眉,许是她一直望向远方的、带有一丝迷茫和空虚的眸子,许是她身体半躺、百无聊赖的放松姿态。感伤,就这么轻飘飘地流动着。

这儿的景色描写也是这样。在一个春天的晚上进入梦乡,那里是一个类似桃花源的神仙世界。你看那杨柳拾翠处到处是蜿蜒流水,绿映其中;青草漫步处,有暗香浮动。这些美景如桃花源里的村落,宁静安详,可还是隐隐地让自己感到不安。因为自己的心思全被女子的那处旧址所带走了,被带到杨柳天外,花丛深处。

佳人旧址仍在,可是芳踪难寻。每每晚上来临,自己就有一些复杂的情绪,一方面喜悦于两个人曾有明月夜的温软相思;另一方面想到日暮时分,独自迎接黑夜的到来,不禁悲凉感涌上心头,还是不要想着寻觅佳人的事情,在金樽中暂时麻醉自己吧。醉里还不忘提笔寄托相思,把别离后对恩爱时刻的无尽相思、自己捡尽寒枝不肯安歇的执拗和默默等待的坚守一并写入词中。情到深处,一张信笺,满面泪痕。

怎么会如此巧合?晏殊在他的《清平乐》里也描写了和他的儿子差不多的意境。

红笺小字,说尽平生意。鸿雁在云鱼在水,惆怅此情难寄。斜阳独倚西楼,遥山恰对帘钩。人面不知何处,绿波依旧东流。

在红笺上用工笔写成行行小字,把心中的无限情意说尽,其实只想说给她听。无奈两个人无论在空间上和地位上之间的距离都仿佛鸿雁和鱼,只好怀着满腔惆怅将这封红笺保存在自己的手中。这时的晏殊再也不是权高位重、机智老成的宋朝宰相,而是同他的儿子和千万个坠入爱河的少男一样,此刻只为相思而辗转的普通人。看来,在他的富贵悠闲的外表下,还是有个角落藏着青春的思恋。

当然,晏殊的相思和儿子的炽热有所不同。寄不出信笺,他的心情开始惆怅,赶紧远离了书桌这个封闭的空间。慢慢地,他踱步到西楼楼顶,正是夕阳西下的时候,凭栏远眺能看到远方点点青山,也能看到绿波东流。广阔的景色让他惆怅的心情稍微得到缓解,可是看到远方的水天一色,不禁又开始想象自己惦念的她又身在何方呢?没有哭泣,没有酒盏,没有迷离玄幻的梦境,只有淡淡的忧伤和思索,这才是成年人爱情的姿态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