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民渊明,宋人陶潜_陶渊明诗传

时间:2019-05-05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60 次

晋民渊明,宋人陶潜_陶渊明诗传

秋日凄且厉,百卉具已腓。

爰以履霜节,登高饯将归。

寒气冒山泽,游云倏无依。

洲渚四缅邈,风水互乖违。(www.guayunfan.com)瞻夕欣良讌,离言聿云悲。

晨鸟暮来还,悬车敛馀辉。

逝止判殊路,旋驾怅迟迟。

目送回舟远,情随万化遗。

———《于王抚军座送客》

刘裕掌权已二十年,篡位的野心已经无法按捺,当时他已经是五十七岁的老人,时间已经不能让他再等下去了。于是他让朝廷给自己加了一些特殊的礼遇,让自己的王太妃进号为“太后”,让自己的儿子也进号为“太子”,现在就只剩下自己的一个“皇帝”称号了。其实他的这些做法就是给大臣们一个暗示,希望大臣们能够劝晋恭帝禅位。

公元420年六月十四日,刘裕正式坐上心仪已久的皇位,成为历史上的宋武帝。他为自己举办了隆重的登基大典,戍守各地的大臣们也都纷纷进贡朝贺。

刘裕篡位的消息,是陶潜的儿子陶佟带给他的。卖鱼回来的陶佟讲了这个消息,陶潜并没有捶胸顿足,也没有一滴眼泪,只是轻轻答应了一声,然后在之后的几天时间里都没有说话,每天只是静静躺在床榻上,眼睛盯着天窗。无论是儿子、儿媳还是翟夫人,都没有去劝他,大家都知道他心里非常难受。

之后,翟夫人让小儿子陶佟找来了陶份和陶佚,他们几人在一起想出了一些不错的主意,一是再也不提晋宋易代的事情;二是买一些好酒,陶潜一生喜好喝酒;三是让所有的孩子都过来,陪伴陶渊明一段时间。

显然这些做法都奏效了,慢慢地,陶潜的情绪好了起来,虽然他还是不怎么说话,人也有点恍惚,但是较前几日已经好了很多。之后,当陶潜想要将最小的孙子抱起来的时候,却没有成功,这件事情让这个已经隐居了的老人有了很大的震动,他知道此时自己因为抑郁再加上连日没有正常饮食,身体已变得非常虚弱,于是他开始认真吃饭,而且饭量增加了不少,之后还表示要去扫墓。

第二天,陶潜一家老小浩浩荡荡地来到了南山脚下的陶家墓地。陶潜执意要亲自清扫墓道,扫完之后又一块一块地擦洗墓碑,每一块墓碑上面都有一个“晋”字。就这样,他一直忙碌到晌午,然后摆上了一些祭祀用品,此时的陶潜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老泪纵横。

等到晚上回到家中,陶潜对自己的儿子和儿媳们说:“你们现在要记住,先朝的那个陶渊明已经死了,现在你们的父亲叫作陶潜,是潜心笃志的‘潜’。”而陶潜的这一做法是在表明自己忠于晋室,更不会担任宋朝官员的决心。

这天晚上,陶潜想要写一首抒发心中悲痛的诗,但是他心乱如麻,什么都没有写出来,只能颓然卧倒在床榻之上。

这一年秋天的时候,王弘送西阳太守庾登之回京都,送豫章太守谢瞻赴任,在湓口南楼饯行的时候,他邀请了陶潜。在这次宴会上,三十八九岁的谢瞻给陶潜留下了很深的影响,这是一个面容苍白的人,在整个宴会中都紧锁着眉头。王弘本想送给他一些名贵的药材,但是都被他谢绝了,他说:“生不必喜,死不必悲,延医问药,自寻烦恼。我死不足惜,日后王大人如能念及旧谊,眷顾我谢家门户,就感激不尽了。”

谢瞻是谢玄的孙子,而他的堂叔谢澹在之前主持了刘裕的受禅仪式,并且亲自将象征着皇权的玺绶从晋安帝身上解下来,佩带到刘裕身上。谢澹被刘裕封为光禄大夫,官居极品;而他的弟弟谢晦现在担任侍中,掌管着朝廷的机要之事,是刘裕的心腹死党。本来谢家已经非常辉煌,但没有想到这位谢家子孙却甘愿等死。

这一天,陶潜和其他三人俯瞰长江,遥望庐山,席间即兴吟诗,陶潜就吟出了《于王抚军座送客》,显然这首诗超出了其他人的作品。

在诗中,陶潜写道:今年的秋天格外肃杀和凄凉,花草和树木都早早凋零了。这个宋王朝的第一个秋天,在陶潜的眼中是格外凄寒的,因为它残杀了很多的生灵。

看到缕缕寒气从山涧中溢出,云彩被风吹散,陶潜感到孤苦无依,而水中的洲渚又能寄托多少遐思呢?水中掀起了涟漪,眺望着日暮时分的山水之色,耳边传来丰盛的晚宴过后相互之间说着的送别话语,陶潜不免感到一种哀伤和凄寒。我们不妨认为陶潜的秋天是豁达和开朗的,而他的秋天则是非常悲戚的。

陶潜和其他三个人走的是完全不同的道路,虽然生活非常贫寒,但是他不用提心吊胆地在刀光剑影、尔虞我诈下生活。比起谢瞻来说,他幸运多了,谢瞻需要面对整个谢氏家族的命运和责任,他需要保证这艘大船不出任何问题,但是弟弟谢晦和自己的想法完全不一样,所以万般无奈的他只能选择逃避责任的死亡。

第二年春天,谢瞻在建康于祖上世代居住的乌衣巷病世。果然五年之后,谢晦身败名裂,谢家的子弟中有八个受到牵连而被杀头,而将他们置于死地的就是当年为谢瞻送别的王弘兄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