桓玄篡位,悲悯黎民_陶渊明诗传

时间:2019-05-05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32 次

桓玄篡位,悲悯黎民_陶渊明诗传

寝迹衡门下,邈与世相绝。

顾盼莫谁知,荆扉昼常闭。

凄凄岁暮风,翳翳经日雪。

倾耳无希声,在目皓已洁。(www.guayunfan.com)劲气侵襟袖,箪瓢谢屡设。

萧索空宇中,了无一可悦!

历览千载书,时时见遗烈。

高操非所攀,谬得固穷节。

平津苟不由,栖迟讵为拙!

寄意一言外,兹契谁能别?

———《癸卯岁十二月中作与从弟敬远》

公元403年,桓玄的野心开始逐渐膨胀:自封楚王,辖地十郡,积极地为自己谋权篡位做打算。随后不久,东晋安帝被迫交出玉玺,让位于桓玄。当年冬天,桓玄立国为楚,改元永始,把东晋安帝贬为平固王,赶出国都,软禁于浔阳。

陶渊明得知这个消息后心灰意冷,甚至有些不敢置信。陶渊明做了桓玄三年的记室参军,与他朝夕相处的日子并不算短,自认为对他还是有些了解的,但却依旧没有想到,桓玄竟然就这么急着篡位了。

“桓玄昏头了”,陶渊明默默念着这句话,那年冬天,天降大雪。在整个新年里,陶渊明始终一人呆呆地坐在桌前想事情。桓玄的皇帝肯定是坐不安稳的,想当年他的父亲桓温平巴蜀、伐中原、权柄滔天,战功赫赫,比他现在的实力几乎高出一倍,同样可以轻易称帝。但是桓温不敢,因为他明白,一旦称帝,就会成为全天下人的靶子,到时候,会有无数的势力打着“讨贼”的旗号来讨伐自己,一次失误就有可能会跌入万劫不复的境地,所以桓温一辈子也没敢坐上那个天下人都梦寐以求的位置。可如今,他的儿子桓玄在尚未达到他的高度时就已经称帝,不得不说,如果桓温是一代枭雄,那桓玄只能算是跳梁小丑。

想到这,陶渊明完全可以预见,桓玄的帝位很快就会被人们推翻,他并不为桓玄感到悲哀。令他担忧的是,一场可以预见的政治动乱与战场厮杀即将展开,天下的黎民百姓不知道又有多少要流离失所,家破人亡。

过了几天,陶渊明得知东晋安帝司马德宗被软禁在浔阳。他并不打算去见一面,因为浔阳很多官员都认识他,而且他又做过桓玄的记室,生怕再和桓玄拉上关系,也害怕别人看出他依然忠于旧帝,给自己和家人招来麻烦,更何况见一位被废黜的皇帝又有何用?

陶渊明觉得心情憋闷,有些话不吐不快,于是挥笔写下了《癸卯岁十二月中作与从弟敬远》这首诗。而陶渊明也是在这首诗中向自己的从弟打开心扉,毕竟他也需要别人的安慰。

“寝迹衡门下,邈与世相绝。顾盼莫谁知,荆扉昼常闭。”“弟弟,我真是后悔当初在桓玄手下做事,现如今就算我如何解释,也撇不清与他的关系了。这世界上没有人能够理解,我是多么地痛恨这些乱臣贼子。现在,我白天都把柴门关着,真想就这样避开尘世间的烦扰,静静地看书写字。敬远弟弟啊,这些心事我现在也只能与你诉说了。”

“凄凄岁暮风,翳翳经日雪。倾耳无希声,在目皓已洁。”年底的寒风吹得如此凄凉,飞舞的雪花漫天蔽日。我在屋里倾听,却听不到任何声音。举目四望,天地一片白茫,我真希望能有一场大雪将我在桓玄手下当过记室参军的事掩盖,悄无声息地洗涮掉一切。

“劲气侵襟袖,箪瓢谢屡设。萧索空宇中,了无一可悦!”刺骨的寒风不断钻进我的袖子,一日三餐也毫无保障,可是我忧虑的并非是自己和家人的生活,因为冬天生活困难的不止是我们一家,我担心的是天下的黎民百姓又要遭殃了。面对空荡荡的房子,我丝毫开心不起来。

“历览千载书,时时见遗烈。高操非所攀,谬得固穷节。”千年古籍我读过不少,历史事件我了然于胸,像桓玄这样的人,很快就会遭受灭顶之灾。我们读书的目的就是学习圣贤,即使不能做到古代圣人的高度和情操,也要坚持自己“君子固穷”的气节;就算是饿死家中,我也不会去当那助纣为虐的小人。

“平津苟不由,栖迟讵为拙?寄意一言外,兹契谁能别!”如果我资质鲁钝,不能担当一方官员为黎民造福,那么我只好隐居在田园之中。敬远弟,我的这些胡言乱语,除了你,又有谁能理解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