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闺魂梦枉丁宁_小山词传

时间:2019-05-05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36 次

金闺魂梦枉丁宁_小山词传

关山魂梦长,鱼雁音尘少。两鬓可怜青,只为相思老。

归梦碧纱窗,说与人人道。真个别离难,不似相逢好。

——《生查子·关山魂梦长》

从来没去过迢迢关山,只是在小山的书信中和别人聊天的只言片语里听到,但却把它的一山一水牢牢记在心里。因为他踏上了关山的征程,从此把自己的牵挂和衷肠也一路带到关山。所以,在溟蒙的梦里,自己仿佛是个去过关山无数次的人,每次在夜深悠远的梦里自己都会跨过巍峨的高山和广袤的大海,飞到那连绵、苍莽的山峦里,然后俯瞰大地,四处寻找那个熟悉的身影。然后,就在重峦叠嶂的军营中看到他,或勤奋习武,或奋笔疾书,或把酒言欢,或孑然独立,总是思念中的样子。(www.guayunfan.com)可是梦境终究是梦,一旦天亮,一切就如阳光下的气泡,旋即破碎,自己还是一个人抱着冰冷的玉枕凉席,独自坐看日光的长短变化,而关山那边仍查无音信。

懵懂无知时读诗词,看到李白曾经写过“白发三千丈,缘愁似个长”,李清照曾经写过“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苏轼写过“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当时还觉得不可置信,头发和体重怎么可能发生这么大的变化?不过是文人为了突出表达效果的修辞罢了。可是,自从他踏上征程,自从自己开始思念,才真正体会到这种思念和忧伤的力量。又是一个无眠的夜后,揽镜自照,竟然发现自己面容憔悴。自己的满头乌丝也因为夜夜的煎熬不复存在。夜不能寐,食不甘味,两鬓泛青,沈腰潘鬓,原来都是因为相思无着的缘故。

对于这对为相思煎熬的人儿来说,支撑他们走下去的动力就是下一次的重逢,然后在重逢时细细回顾这一路走来的相思之苦和不懈相守。这首《生查子·关山魂梦长》里的主人公也是这样,在思念叫嚣、孤苦难熬的时候,提醒自己再多一点忍耐和坚守,就能迎来那一幅两人相逢的图景。何时能够相聚在家乡那一帘绿纱窗下,依偎在他坚定的怀抱里,聆听他思念的心跳?到那个时候,终于可以肆无忌惮地释放、袒露自己的委屈。别离的辛苦终于到达了尽头,可以尽情品尝相逢的甜蜜。

《诗经·郑风·风雨》也有一段描写情人相见的快乐,“风雨凄凄,鸡鸣喈喈。既见君子,云胡不夷?风雨潇潇,鸡鸣胶胶。既见君子,云胡不瘳?风雨如晦,鸡鸣不已。既见君子,云胡不喜。”见到君子后,什么疾病都自然会烟消云散,只有深深的喜悦。

小山这首《生查子》约作于元丰四年(1081年)至元丰八年(1085年)间,这段时期宋与西夏战事频繁,人们颠沛流离,妻离子散。壬辰有诏曰:“州民为寇所掠,庐舍焚荡者给钱帛,践稼者振之,失牛者官贷市之。”这一年的小山已然46岁,早已过了年少轻狂的年龄,也对世间的流离和疾苦有了更深刻的体悟,所以他的《小山词》突破以往在自己狭窄的记忆空间里上下挣扎的樊笼,而在思念中加入了更宏观的描摹和记叙。

在小山的另一首《少年游》里,也描写了战乱时期的爱情和相思。

西楼别后,风高露冷,无奈月分明。飞鸿影里,捣衣砧外,总是玉关情。

王孙此际,山重水远,何处赋西征。金闺魂梦枉丁宁,寻尽短长亭。

没经历过战场上的厮杀,想象不到那份生命如草芥般瞬间化为乌有的惨烈和悲怆,感受最深的却是战争带来的别离和疾苦,因为自己的幸福就因为他的征戍戛然而止。

难以忘记西楼送别时的那幅景象,为他披上战袍和盔甲,不再像以前那样暗自欣赏自己身边人的帅气,而是心中缓缓泛起一种苦涩:何时能够再见这副容颜?他也像《诗经》里的那个男子一样为自己许下“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誓言,可是战场无情,这一面之后会不会就成了永别?

自从西楼别后,感受到的不再是风花雪月和柳绿花红,而是一个人行走在暗夜里的风高霜重,再没有人帮自己抵挡侵入骨髓般的寒冷。夜晚由于空守显得格外得长,一个人硬是靠听着沙漏沙沙作响,看着明月在天上慢慢移动的轨迹而挨到天明。夜幕里看到的是孤鸿片影,它们也会为分离而怅惘流泪吗?李白在《子夜吴歌·秋歌》里写过,“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秋风吹不尽,总是玉关情。何日平胡虏,良人罢远征”。寂静的夜让万户捣衣声声声入耳,她们也像自己一样难以入睡,干脆起来为远人做好冬衣吗?原来,惦念玉门关的,不止自己一人。

关山迢迢,山高水远。不知道战场上的人儿此时此刻又在哪里奔走作战。相见无期,但会在梦境里见到他,像往常一样百般叮咛,叮咛他照顾身体,叮咛他注意安全,叮咛他早日归家,勿忘相思人。可是,梦醒之后,一切又成空,寻遍送别的长短亭也找不到他的身影。

离别和相思都是苦涩而又美好的。王维的《山中送别》曾言:“山中相送罢,日暮掩柴扉。春草明年绿,王孙归不归?”春草一年一绿,带来无限春光,可是作为我人生春光的你为什么不归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