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花深处话凄凉_小山词传

时间:2019-05-05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55 次

荷花深处话凄凉_小山词传

长恨涉江遥,移近溪头住。闲荡木兰舟,误入双鸳浦。

无端轻薄云,暗作廉纤雨。翠袖不胜寒,欲向荷花语。

——《生查子·长恨涉江遥》

“当你老了,白发苍苍,睡意朦胧,在炉前打盹,请取下这本诗篇,慢慢吟诵。梦见你当年的双眼,那柔美的光芒与青幽的阴影;多少人曾爱过你的美丽,爱过你欢乐而迷人的青春,假意或者真情。唯独一人爱你朝圣者的灵魂,爱你衰老的脸上痛苦的皱纹;当你佝偻着,在灼热的炉栅边,你将轻轻诉说,带着一丝伤感:逝去的爱,如今已步上高山,在密密星群里埋藏着它的赧颜。”叶芝曾在他的这首诗里描摹出那让人动容的情感,相依相守不是为了姣好的脸庞和纤细的腰肢,而是为了两人心灵的那种契合和欣赏。值得爱的那个人的心灵,本身就是一部一辈子也读不尽的书。而只有深刻思想的男人才能看清这点。(www.guayunfan.com)古往今来,流连于青楼瓦肆、沉迷于温柔乡的人很多,但很少有至情至性之人透过那香艳的皮囊去了解这些女性内心的悲欢离合。而小山恰恰是这少数人中的一员。小山出身贵胄家庭,又性情清高,在看惯了官场的各式规则后,他不屑于像父亲晏殊那样流离官场,却在那些单纯善良的女子身上寻找到一生寄托。“记得小苹初见,两重心字罗衣。琵琶弦上说相思。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他因为女子的惊鸿一瞥而悸动,又因为她的离别而感伤不已;“春悄悄,夜迢迢。碧云天共楚宫遥。梦魂惯得无拘检,又踏杨花过谢桥”,他会日夜思念,即使在梦里,灵魂也会踏上那条再熟悉不过的路寻找往昔的温暖。

在爱情的战争中,男人的姿态是进攻的,女子的姿态是被动的;但是在爱情的坚守上,男子来势汹汹但去得也快,女子却温婉绵长、细水长流。女子常常输了男人,但胜了爱情。小山就是体会到了这样一种感受,才写下了这首《生查子·长恨涉江遥》。

这首词的开始,就是一个为爱勇敢的女孩子的形象。在两个人相识相恋的初期,总是恨不得化为对方身体上的一部分,这样就能时时刻刻相守在一起。而女孩就是嫌两人之间江水相隔太过遥远,索性将自己的铺软一起搬到了溪水旁边。这种为了爱情不顾一切的姿态大概只有这种女子能做出来吧。这不得不让人想起敦煌曲子词里那段炽热的告白和誓愿:“枕前发尽千般愿,要休且待青山烂。水面上秤锤浮,直待黄河彻底枯。白日参辰现,北斗回南面。休即未能休,且待三更见日头。”我一生一世和你相依相守,直到海枯石烂、星辰倒挂。都说女子柔弱,纤细如蒲草,可是蒲草一旦遇到爱情便坚韧起来,力量真是坚定得可怕。

每一段恋情的初期都是甜蜜的。娇羞女子的一颦一笑都被纳入男子的眼中,然后融化成点点爱意和宠溺的姿态,而生性被动的女子却一步步上前,大胆表达出自己的欢喜和惦念。还记得在一起时的那段甜蜜时光,一起赏花品月,共享万籁清夜,共剪西烛,一夜畅谈,一起泛舟湖泊。

最完美的爱情是在冥冥指引下遇到一个与自己严丝合缝地契合着的另一半灵魂,然后结合在一起。这样的爱情,不用多加什么甜言蜜语的修饰和金银彩石的点缀,只是一个默契的眼神和动作,便足以在内心最深处感受到最纯真的爱情悸动。

《白雨斋词话》里写道,“北宋晏小山工于言情,出元献,文忠之右,然不免思涉于邪,有失风人之旨;而措词婉妙,则一时独步。”意思是说小山善于用清丽优雅的语言来完成这种私密的表达。然后,最残忍,也是最常见的场景——痴心女子负心汉又一次上演,那份对爱情的期待和憧憬也碎了一地。红颜见弃,愤怒、羞愧、痛苦和失望像冬日里刺骨的雨水一齐从天而降,即使穿着水袖长衣也会感到彻骨寒冷,直直地躲到荷花深处,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舔舐自己的蚀骨痛苦。

被抛弃的女子都会经历这样一个情感阶段,只不过那些性格刚烈、豁达的女子可能从情伤中愈合得更快一点。还记得那个“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的卓文君在听闻司马相如背弃誓言、另结新欢时骇人的冷静和决绝。她没有为逝去的爱情哭泣,也没有为誓言落空责备,只是直截了当地表明分道扬镳的决心和一刀两断的爽快。只是,卓文君终是一代奇女子,很少有人能够像她那样超脱吧。

其实,在这个让人同情的女子身后,我们看到的是隐藏着的观察者和叙述者晏小山。他曾混迹于酒楼茶馆,看过了太多女子的天真烂漫和太多男子的凉薄残忍。女子在经历过被爱情抛弃后那副无助和痛苦的神态早已铭刻于他的心中,每每想起总心痛不已。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