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声淡无味,不称今人情_白居易诗传

时间:2019-05-05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61 次

古声淡无味,不称今人情_白居易诗传

白居易一生都在仕途上挣扎、徘徊。他已经从一个血气方刚的年轻小伙蜕变成一个历尽风霜的中年人。他比一般人更加坎坷,因为他选择了一条艰辛的道路。在朝为官,为天子分忧,为百姓造福是他毕生的心愿,不管经受多大的挫折,他从未改变心意。这也是他对家人的承诺,也是对自己的承诺。

丝桐合为琴,中有太古声。古声澹无味,不称今人情。

玉徽光彩灭,朱弦尘土生。废弃来已久,遗音尚泠泠。

不辞为君弹,纵弹人不听。何物使之然?羌笛与秦筝。(www.guayunfan.com)———《废琴》

一个酷爱音律的青衣女子,只有她配得上着冷静清透的颜色,世间一切美妙之声对她来说都是莫名的诱惑。终有一日,她按捺不住内心的渴望,于是,倾注自己半生时光,用上好的丝铜精心制作了这把琴。每次拨动琴弦总是发出悠远的声音,仿佛她的心声,深沉、忧伤中带着无尽的期盼。

琴声淡雅,情意绵绵,这是人性最原始的声音,善良的音律。因为它太过纯净,所以它进入不了那些浮躁人的心。世人大都爱那些浮夸的靡靡之音,而对于灵魂的需要,他们从来都不想倾入太多,只有虚幻的享受才能使他们感受到快乐。是厌恶之情左右着他们的行为,还是恐惧的情绪阻止了他们的心声?

玉徽的光彩褪尽,朱弦也已落了一层灰土。时间的脚步从未停歇,春去秋来,忘却了究竟多少年过去了?它已经被遗忘在角落里,没人再去弹奏,只有孤单寂寞陪伴着它。它只能等待,等待着那个有缘人再次拨动琴弦,将它沉淀已久的感情释放。

终有一日,一个男子看见这把古琴,只那一眼,他便被它的柔美所吸引。走上前,拂去灰尘,开始弹奏,原来世间竟能有如此柔美的声音,他深深地爱上了它。他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弹奏着悠扬的乐曲,纵使没有人欣赏,没有人聆听。那琴声在空气里蔓延着,从未停歇。

什么东西能够给人如此享受?不论是何种乐曲总有它的追随者,他们从来都不会寂寞、不会萧条。纵使时光如何变迁,在真心热爱音乐的人心中,羌笛与秦筝依然是世间的绝响。

时间已经将白居易身上的棱角逐渐磨平,他懂得了内敛,学会了忍耐。全无奸佞的朝代是不存在的,每个朝代都有那些令人发指的贪官污吏,他们搜刮民脂民膏,中饱私囊,却又是那样位高权重,有一群追随者。白居易渐渐明白这个道理,清官与奸佞就是此消彼长的关系,没有任何一方可以绝对胜利。

自从为官以来,他看遍了世间百态,尤其是官场的黑暗与虚伪。他们都在忙于向上级献媚,为自己谋取利益,百姓的生活以及安危根本没有几个人真正放在心上。即便是他看清了事实,可还是心有不甘,他不愿意就这样将百姓置于不顾。

他多么希望那个皇城里的“神”,能够感受到他看见的一切,那么,所有的努力都是有意义的。白居易相信,那个拥有至高权力的人一定爱民如子,只是被那些靡靡之音、虚假的消息所蒙骗,所以,他一直都看不到繁荣背后的危机。他想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君王看见现今国家的问题所在。于是,一首首诗成了最好的表达,那些淡雅的文字中蕴藏着澎湃的热情,他希望当权者能够通过诗句了解到他的感受,看到他的隐痛。

寄希望于诗,却也不能放弃手中能做的点点滴滴。成为忠州刺史,白居易下定决心大干一场,放手一搏,全心全意为百姓谋福利。他希望百姓安康,也希望自己能够重回长安城的朝堂。

忙碌的岁月,总是过的那样快,快到让人会觉得恍惚,觉得不真实,甚至会怀疑自己是否真正的经历了那些时光。然而,这一切只不过是自己的错觉,时光不曾停下脚步,依旧匆匆向前。

又一个秋如约而至,寂寥的秋天总是能勾起人们的思念。这时候的白居易开始思念离去的女儿,开始思念远方的亲人,开始思念江州那些僧侣朋友,也开始思念远在长安的旧友。瑞雪普降,白皑皑的一片覆盖住往日的喧嚣,只留下寂静无声。万物萧条,这越来越冰凉的风景,让人心也越来越荒凉与无助。

当肃杀的寒冷笼罩了世界,白居易听到了一个来自长安城里的消息———好友崔群被奸人陷害,贬出了长安城。望着瑞雪,白居易深感痛心。曾经那些忠臣如今都遭到了贬谪,而自己却还期望返回朝堂,这岂不是无边的奢望?如今的朝中没有了崔群,自己就又少了一个能够援引的人,这又怎么能够回到长安呢?

洋洋洒洒的雪花飘落下来,整个世界都变成了白色。它们像是一个个小精灵,降落人间。可它们太过于调皮,一颗颗不安分的心想要掌控世界,将这里变成它们的王国。它们覆盖住枯树,覆盖住房屋,覆盖住脚印……想必他心心念念的长安城也是如此一番景象吧?

漫天的风雪,迷茫了人的眼睛,而朝廷里的风雪则迷茫了白居易的心,让他不敢预想未来,也不敢太过期望,只留下空洞洞的躯壳,不知所措,茫然无助。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