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无寻觅处,鸟迹印空中_白居易诗传

时间:2019-05-05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31 次

更无寻觅处,鸟迹印空中_白居易诗传

徜徉在佛法的海洋里,白居易感觉到自己在被慢慢地净化,由内而外,由表及心,他似乎感觉到那些红尘的苦难在一点一点地被剥离,而与此同时,自己的灵魂越发轻飘。这个时候的白居易才明白,原来从追求到迷惘,再到放下,这一生的追逐,都是为了让心灵走向佛陀之路,找寻真正的寄托。

某日,东都洛阳圣善寺住持智如大师来访,这让白居易高兴不已。他请智如大师下榻家中,二人促膝长谈,夜以继日。他在《与僧智如夜话》一诗中提到:

懒钝尤知命,幽栖渐得朋。

门闲无谒客,室静有禅僧。(www.guayunfan.com)炉向初冬火,笼停半夜灯。

忧劳缘智巧,自喜百无能。

因为进入了冬季,白居易住的地方又偏远,所以,很少有客人来访,只有智如大师与他一起夜话禅机。一字一句,在那无边的幽夜里轻吐,却带着厚实的生命力量,浸润他的生命。

不久之后,白居易便奉命出使东都洛阳。这一次的辗转,并无漂泊之感,也没有贬官的凄凉,更多的是几份惬意与自在,就如同一次漫不经心的旅行。由于差事并不紧急,所以他可以从容地欣赏风景,也可以体会到漫步人生的快乐。随着心意走走停停,那般惬意的心情,不可言说。

等白居易赶到了洛阳,已是这一年的年底了。洛阳的朋友们听说白居易回来了,都纷纷前去拜访,昔日友人相聚,一起把酒言欢,诉说着各自的悲欢故事,在回忆与感慨中,他们尝尽了人生百味。

命运得失,有一种很奇妙的规律。你越是想要紧紧抓住的,就流逝得越快。反而当你放下的时候,会发现曾经的渴望,就在脚下,俯拾即是。就像白居易,当他将官场看淡后,却在仕途上平步青云,而今已近花甲,他又迎来了一份要职。大和二年(公元828年)二月,朝廷下诏,白居易由秘书监除刑部侍郎,并封晋阳县男爵爵位。刑部侍郎是刑部尚书的副手,协助尚书处理刑部事务,手中权力颇大。因为职位极为重要,朝廷命他马上赴任,白居易也不得不告别洛阳的好友,奔赴长安。

被如此重用,如若是换作年轻时的白居易,定会激动一番,可是经历过风雨之后的他,心中并未太过欣喜,反倒是因为刑部的事务繁忙,几乎没有游玩的时间,白居易长久以来的宁静被打破,或多或少都使他的身心有些无所适从。

人生还真是起伏不定,谁能想到,一条曾经闪闪发光的功名路,对于一生追寻官名的白居易来说,却着实有些暗淡了。不知何时,他的心、他的魂,都缠绕在了山林泉石间,他希望心头不留任何尘世间的东西,“终是不如山下去,心头眼底两无尘”。

不论眼前途径如何光明,也不管脚下的道路如何的平坦宽阔,白居易都能以佛教中的“空幻”来看待事物、对待事物。《观幻》一诗就很好地表现白居易此时的思想:

有起皆因灭,无睽不暂同。

从欢终作戚,转苦又成空。

次第花生眼,须臾烛过风。

更无寻觅处,鸟迹印空中。

佛家的“缘起论”成了白居易“空观”的思想积淀。漫漫人生,从欢乐转为了悲哀,从苦转为了空虚,无声无息,不留痕迹。只是蓦然回首间,一切都成了惘然。

随着时间的流逝,好友相继去世,自己的身体也每况愈下,这些都让白居易忧心忡忡,他开始担心自己的未来。对于白居易的担忧,家人十分理解,并劝说他离开长安这个是非之地,远离天子脚下,总是能安宁一些。

就在白居易找理由向朝廷告假的时候,悲伤的故事从未停歇。

大和三年(公元829年)正月,白居易的朋友中书韦处厚、京兆尹孔戢、吏部尚书钱徽、华州刺史崔植相继病故,半月之内四人相继而去,让白居易感到前所未有的担忧,甚至是恐惧。他终于下定决心离开长安。与以往不同的是,这一次离开长安,白居易的心中充满了欢喜。这座曾经在他梦中闪闪发光的繁华都城,如今已经成了他的精神牢笼,他迫切地渴望离开,去追寻自己内心渴望的宁静。

初春三月的下旬,白居易百日病假也结束了,照例,他的刑部侍郎一职被朝廷免去,分司东都洛阳。而这样的结果,正是他心中所期盼的。白居易的妻子很快就收拾好了行装。裴度、刘禹锡、张籍三人为他举办了饯行的盛宴。

推杯换盏,酒至微醺间,尽是离别词,可是,同样是离别,这一次白居易的心中却并无太多愁苦。这其实是一种精神回归、一种解放,是自由的归还。往日经历的诸多,都让他看到了自己内心的深处,没有人比他自己更了解自己,其实他真正渴望的是安静地度过余生,他只想远离朝廷官场的血雨腥风,享受宁静岁月。

如白居易所愿,安逸的生活逐步在他的生命中展开,尽管是那样地平铺直叙、毫无生机。但对于白居易来说,这才是他追求一生想要的结果。人生何处是皈依?这一次,他找到了正确的答案。

相关文章: